破碎的联盟

  Kerrigan履行承诺,壮大了自己Zerg奴仆的规模,帮助Mengsk从UED手中夺回了Korhal。接着,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她开始命令Zerg攻击帝国和Portoss的驻军。Duke将军在战斗中丧生,但是Kerrigan饶了Mengsk一命,打算品味Mengsk在见证自己逐渐强大的过程中所承受的痛苦。至于Jim Raynor,他逃掉了,并发誓有一天一定要亲手杀掉她。

你是对的,Fenix。我利用你来完成了任务,而且你的行为跟我预想的分毫不差。你们Protoss都是这么顽固这么一根筋,你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Kerrigan


非常讽刺。我还能记得Tassadar 在Char上教过你类似的一课。

——Fenix

  接着Kerrigan挟持Raszagal到了Char。不出所料Zeratul循着他们的踪迹尾随而来,并要求Kerrigan放人。诡计多端的女皇又开出了条件:如果Zeratul和他的同胞们能毁掉年幼的主宰,Kerrigan保证将归还Raszagal。由于主宰不光是Kerrigan的,同时也是Portoss的大敌,Zeratul无可奈何也只得答应。

  直到Zeratul及同胞们浴血奋战再次消灭了主宰之后,他们才发现Kerrigan很早就已经腐化操控了黑暗圣堂武士的女族长。女皇一直漂亮的将Portoss玩弄在股掌之间。随着主宰和他的脑虫们的全军覆灭,所有Koprulu星区的虫族部队都在卡莉甘的掌控之中了。

  然而黑暗圣堂们拒绝放弃。他们从Zerg那里夺取了被控制的Raszagal,但是随即Kerrigan的爪牙包围了Zeratul的基地,阻止了黑暗圣堂们带着他们的女族长逃离。随着Kerrigan的步步紧逼,眼看女族长又会再次被囚禁,Zeratul强忍悲痛杀掉了Raszagal。在她弥留之际,Raszagal感谢Zeratul帮助她摆脱了Kerrigan的束缚。而Kerrigan决定饶泽拉祖一命,而不是让他在死亡中寻求安宁。在悲痛和自责中纠结的Zeratul立誓要为Raszagal复仇。

无上之力

最终,这种生灵组成了完满的一环。早在星辰诞生不久,它将在宇宙秩序中扮演的角色就被预定了。见证历史将要踏上的新里程吧。

——Duran

  在Zeratul和他的族人离开Char时,他们检测到一股Protoss能量信号从附近一个没有记录的卫星上传来。 Zeratul带领少数Portoss调查了这个区域并发现了有人在利用基因拼接技术混合Zerg和Portoss的DNA,以此创造新的生物!

  在某种程度上,这样的尝试已经成功了。Zeratul深陷在这让人作呕的生物带来的无比恐惧中。这时培养皿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男性Terran,并自我介绍称自己作:Samir Duran。

  Zeratul记得这个名字,质问他Kerrigan是否为这个混合生物计划的主使。Duran否认了这个猜测,并称自己服务于一个更强大的力量。Zerg和Protoss的混合体是一个宏大实验的最后环节,有了它,这个计划已经臻至完满。这些混合体分散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并将很快醒来,然后重写整个宇宙的命运。深陷不安的Zeratul和其他Protoss无奈地回到星舰,继续他们重返Shakuras的旅程。

Kerrigan登基

  刀锋女皇此时依然面临着另一大威胁。Duran不合时宜的突然消失令她很不满。消息又传来:Arcturus Mengsk已经召集了部分亲信和残余,组成了一支新舰队。Artanis也带着一支普罗托斯星舰部队传送到Shakuras。不仅如此,倔强的DuGalle司令决定要亲手打败这个一手导演了Stukov死亡的女人。

你也太小看我了,亲爱的。

——DuGalle


非常讽刺。我不这么想,司令。你看,此刻,我已经是整个宇宙的女王了。你那可怜士兵或者飞船都不可能再阻挡我。

——Kerrigan

  但是结果是,Kerrigan好好地给三支部队上了一课: 绝不要轻视Zerg。面对眼前的失败,Mengsk和Artanis只得选择离开战场。由于其他两支部队的认输,更加剧了UED舰队的失败。DuGalle提出投降,希望Kerrigan能放他的部下一条生路。但是刀锋女皇并无意扣押任何俘虏,她假意让DuGalle掉转船头逃回地球,然后在UED逃了几步后,她残忍派虫子们追杀这支残兵。

  DuGalle和余部毫无选择只得拼命逃跑。在旗舰Aleksander号上,DuGalle写完了给妻子的最后一封信。显然他的使命彻底失败:Zerg依然在肆无忌惮的扩张,殖民星区并没有归顺。他的自负害死了Stukov 并把理事会的舰队带向了这条绝路。

  在Kerrigan的爪牙赶上UED舰队并开始第二次屠戮前,船长自裁了。据说最后没有一只理事会的船回到地球,报告Koprulu星区的情况。

后记

  刀锋女皇并没有沉醉在连续的胜利中。她在Char的皇巢里继续关注着Zerg的发展。母巢之战让她成了Koprulu区的霸主。然而在爆发式扩张后,Zerg突然令人不安的沉寂了四年之久。虽然如此,到达Zerg势力范围的侦察部队也没有一支能活着回来,没人能获知Zerg的内部情况。

  因此,外人只能毫无根据的凭空猜测这四年她的行动或者企图。许多人相信Zerg即将开始扩张,之前的时间都在加强力量以及研究新的生物兵器。另有一些人则觉得Kerrigan暂时收手是因为还有小部分人性残留在她灵魂至深。但是见识过她残忍一面的人明白,后者纯粹是一厢情愿的妄想。

在Terran前线

  Mengsk和他部队重新占领了Korhal-IV星,接着的第一个政令就是重建Terran帝国。他现在有了一个新的复仇对象——Kerrigan。由于人生有了新的奋斗目标,Mengsk倒很是有些开心。在他统治下,帝国成为了Terran诸多派系中最有竞争力的一支,并接管了不少原联邦统治的世界。

  Kel-Morian联盟和Umojan保护国一直在准备即将与Zerg或Mengsk展开的恶斗。地球理事会远征军几乎在母巢之战中全军覆灭,只有少数分散的幸存者藏匿在Koprulu星区。

  Jim Raynor带领着一支对抗帝国的势力,但是一直势单力薄。Arcturus Mengsk用他最擅长的武器,媒体和政治宣传,将Jim的一切努力无效化。Raynor似乎开始失去信心,酗酒,并无法摆脱过去的阴影。他一直自责让Kerrigan落入Zerg之手。

Protoss的重新融合

  Portoss中来自Aiur的逃亡者们试图从亡国之痛中恢复起来,同时也在寻找与以Shakuras为家园的暗黑圣堂武士们的社会的融合之道。过渡时期对于两边的人都很艰难,而Raszagal这个名字却常常被提及,为的是提醒人们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和平。

  旧议会已经不复存在,因此许多Portoss开始重归古老的部族联合之道,以此来寻求统一指挥和自我认同感。由于Portoss全族像上古时代一样又一次凝聚,以及对Shakuras星上Xel'naga技术的研究,他们自信开发出了有效的办法来对抗Zerg。

  关于Raszagal的记忆折磨着Zeratul,而遭遇到Samir Duran和他那几近完成的Zerg-Portoss混合生命的经历又加剧了他的痛苦。Zeratul在Shakuras告别Raynor不久后,自己也离开了这个星球,这几年没有人再听到他的消息。事实上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搜寻Duran和混合体到底有何阴谋。最近他已经确信这事件跟Xel'naga,也就是Portoss和Zerg的造物主确实有莫大联系,并尝试揭晓全部秘密。

« 第一章:星际争霸 第二章:母巢之战
«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第三部分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