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2官方短篇小说:间接伤害

作者:Blizzard编辑:陈彤2010-05-25 13:56:13
导读
  暴雪推出了最新的《星海争霸》短篇小说。故事环绕着克普鲁星系近代史上最令人为之战栗的战争机器之一:奥丁。

  在贤者对这项任务画上句号后,潘多拉隔天便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开始伪造赛门森基地的数据。在她的脑海中,一个声音不断的回响和刺激着她。你为了成功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我认为我讲得很清楚了,我们必须撤,」贤者边说道边接过潘多拉递给他,含有伪造档案的遥控仪表。贤者最害怕的就是无法知道赛门森真正的警卫人员数量,而伪造的档案中大大的降低了对这方面的评估。

  「你教过我永远不要忽略有用的资料。我想…你看过后应该会重新考虑一下。」

  贤者将数据扫过一遍,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你为了成功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潘多拉已经打破了影子特务最重要,大于一切的规定;禁止使用诈欺能力欺骗自己人。潘多拉知道她们与自治联盟那些傀儡般的幽灵特务不同,她们得到了更多的自由和自主权力,但相对的,尤摩捷护卫军希望他们的影子特务能够拥有极高的自律能力。

  这是不得已的。潘多拉知道当任务结束后,贤者一定可以谅解她。

  「你看那里的安全布署和配置,里面最多不会超过12个守卫。」

  贤者抓了抓脸,不发一语的盯着眼前的资料看着。潘多拉突然感觉到了他心理微妙的变化,他不再那么坚持要取消这项任务了。

  你为了成功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似乎是这样…但我不确定数据的准确度有多高。」

  几乎不加以思考下,潘多拉开始引导幽能,轻声细语混乱贤者的思路。这是她接受训练时,被教导在操控目标前必须进行的前置动作。

  多大的代价?

  贤者摇了摇头后干笑了几声。「你一但下定决心,在没达成目的前是不会放弃的,对吧?」「跟你学的,我的良师」潘多拉边说道,边把精神完全集中在贤者脑中正在思考的问题,用自己的回答消除他脑中所出现的疑惑。

  #

  在潘多拉眼前的通风铁栏上的裂痕中透出着细微的光线。她从浴室的通风口进入,来到这个死路前,她已经在这个弯曲的通风管中爬了15分钟了,中途不断的轻敲着手上的遥控器,直到她来到微型监察机的讯号范围内。

  她其实可以冒险,试着通过安全检验后再行动。来不及了,潘多拉心道。她回想起设计图和录像带中的内容,找到了这一条通路,想起在这个复杂的设施后方有一个大型的出口,用来排放有毒废料。

  聆听着从死亡的守卫身上拔下的通讯器里其他守卫交谈的内容,她知道还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守卫已经失踪了。他们必须花不少时间才有可能找到那具被她锁在厕所间的尸体,这些时间足够让她逃离此处。

  潘多拉推开了眼前的通风铁栏后跳了下来,来到了一间被十几个黯淡的吊灯照明着,像是洞穴般的房间。地面上被一层薄薄的灰尘覆盖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炸药所发出的浓郁硫磺味,让她想起在安萨姆的安全房内也曾闻过的相似味道。根据这房间宽敞的面积来看,她猜想这里一定是位于这个复杂设施中央的巨蛋区,代表废料区必然在与这里连接的另一头。

  潘多拉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她发现这里散布着看起来像是攻城坦克、秃鹰和四轮驱动的恶狼喷火车的车身和外壳,有些已经残缺毁损,又或已被烤烂,有些则只有受到局部的损伤。

  一台扩音器中传出了雷声般的声音。「奥丁计划 A-37 瞄准系统测试,开始倒数3…2…1。」

  潘多拉感到一阵摇晃,她开始四处张望。房间内不断传出车辆发动所发出的回音。一台秃鹰绕过了一旁的坦克,差点撞到潘多拉身上。摇晃的悬浮机车从她一旁行驶了过去,上面并没有骑士。

  一台无人的秃鹰从房间的一头行驶至房间的另一头,在潘多拉的左方,她看到了远方一个模糊的轮廓,一台双足站立着的巨大机械的轮廓。潘多拉知道这个怪物的名称就是奥丁。

  位于机械躯干上方的小型驾驶舱在黯淡的灯光下一闪一闪,就像是一只眼睛。巨大的身躯左右各装有一只手臂,各配有一支双管加农炮。就算它离潘多拉有一定的距离,这个怪物的体积都大到让人无法置信。它脚边的恶狼差不多只有它那新型钢铁足的三分之一那么高。

  奥丁将它的加农炮对准了正在往它接近的秃鹰,房间接着变为了雾白色。炮弹击中了秃鹰,目标顺间化为废铁,碎片像雨水般四处飞溅。潘多拉匆忙的寻找掩护,躲到了一台已经翻过身的坦克后方。她已被包围了,剩下的车辆从房间的一头轰隆轰隆的行驶到另一头。

  奥丁往前走动了几步,每步都为地面带来了强烈的震动,它旋转了身躯,面向潘多拉。在黯淡的灯光下,她看到了它缓慢而平稳的移动方式。奥丁的背后装备了四座巨炮,看起来就像是战巡舰的武器被拆下后装在这台机械的肩上。

  潘多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一台正在缓慢移动的秃鹰。这台悬浮机车的车头已经受到了严重的损害,但其他部位看起来都还是完好的。她跳上秃鹰,双手迅速的在操控板上移动,直到她找到了一个插在钥匙孔上的接收器,意识到这就是与遥控器相应的装置。她把接收器拔掉,在奥丁背后的大炮开火时将秃鹰从房间的一头疾驰至另一头。

  潘多拉做为掩护的坦克周围燃起了熊熊烈火。弹幕的冲击力将她身边的一台恶狼给震翻了,也逼着潘多拉的秃鹰向前进了一段距离。她沿着房间的边缘开到奥丁的左侧,看到了奥丁后方有一个不清楚的轮廓,潘多拉看出来那是一个被炮火炸开的防爆门。

  奥丁双臂上的加农炮持续锁定着潘多拉。她身后的爆炸所造成的冲击将她的秃鹰震离了地面。潘多拉控制着秃鹰,找回重心后减速,在缓慢移动着的坦克和恶狼之中穿梭着躲避炮火,身边经过的掩护和障碍物一台接着一台被炸为碎片。奥丁的连续炮击让她无法喘气,被击中的机会越来越大。

  潘多拉猛然的转向,往奥丁的方向急驶了过去,在它的脚边绕着圈。她看准了机会,突然加速往被炸开的门那冲去。它来不及转身的,潘多拉告诉自己。它不可能的,它…

  轰!她左方的恶狼爆炸了,白色和橘色的火花四溅。飞射的碎片割裂了她的脸。她感觉到自己往后飞离了地面,然后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当她的视力恢复后,她看到奥丁像栋高楼一样,耸立在离她一公尺之前。痛苦的感觉拨动着她身体内每条神经。她将手放到脸颊上,感觉到湿热的血肉和挂在她手指间,已碎掉的幽能编织残丝。

  运用了她最后一点剩余的力气,潘多拉凝聚了心灵幽能,发出了求救讯号,期望可以传达到眼前奥丁的驾驶员脑中,如果驾驶舱中有人的话。奥丁重新调整了装在双臂的加农炮的炮口,但并没有开火。潘多拉用尽全身的力量,加强了幽能的传送。

  奥丁的身体突然往前倾,它的巨足弯曲,躯干往下坠,直到发亮的驾驶舱快要碰到地面为止。驾驶舱的舱罩打了开来,压缩的空气像雾一样散了出来,一个穿着无袖驾驶员制服的女人拿着急救箱走了出来。

  「噢,他X的…搞什么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潘多拉张开了嘴巴,但疼痛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撑一下。」那女人从急救箱中拿出了一个注射针筒,在潘多拉的脖子上打了一针。燃烧般的疼痛渐渐消退了。

  潘多拉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会大发雷霆,就像她驾驶的那台死亡兵器一样,但她并没有;眼前这个女人的脑中充满了罪恶感和忧虑。

  「妳不会有什么大碍,」驾驶员边说道,边从急救箱中拿出了一个瓶子,将里面的东西浇在潘多拉脸上。气味辛辣的液体从瓶子中流出,潘多拉认出那是塑修液。几秒过后,她的脸上传来了一阵阵发热的感觉,塑修液覆盖了她裂开的伤口,形成了一片塑料保护膜。

  「这东西不太适用于严重的伤口,但它可以在我帮你把医护队拉来这前把血止住,」驾驶员边说道,边用拇指按下挂在腰间的遥控器。

  房间巨大的新型钢铁门打了开来,潘多拉拿出了藏在她制服内的 C-7 手枪,对准了那个女人的脑袋。潘多拉犹豫的时间让那女人有足够的时间转过头来面对她,足够让那女人以潘多拉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瞪大了双眼的恐惧眼神看着她。

  她忿怒的扣下了板机,生气她为什么要犹豫。C-7 手枪射出了一发8毫米针弹穿过了那个女人的头,鲜血和脑浆溅洒在奥丁的脚上。

  不过是个障碍物罢了,潘多拉告诉自己,那个女人的身体倒在地上,脸上挂着两只因为恐惧而睁大的眼睛。与寇顿‧麦斯马、莉贝卡‧薛福和那个守卫一样,不过是个障碍物罢了。

  与贤者一样。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