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小说连载:《天堂的恶魔》第五章

作者:William C.Dietz编辑:陈彤2010-05-24 05:30:17
导读
  今年的历史性重聚,一次由各个初始老家族代表参与的星际峰会,将在一个礼拜的典礼与庆祝之后于Tarsonis举行。

返回《星际争霸2:天堂的恶魔》章节目录

  “今年的历史性重聚,一次由各个初始老家族代表参与的星际峰会,将在一个礼拜的典礼与庆祝之后于Tarsonis举行。距离第一艘超级运载舰从地球来到Koprulu星系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而这些勇敢先锋的后代被选出来讨论各种关于Terran社会的经济与政治话题。联邦政府的成员已经计划好了与这些代表的会面,以更加方便及时的执行他们的指令。”

  Max Speer, UNN晚间报道

  2488年4月

  窗帘静静地撩开让朝霞映入房间,床轻轻的晃动着,Ark Bennet床头的闹钟发出了轻柔的铃声。

  那少年伸了个懒腰,把脚挪到了厚重的地毯上,开始为新的一天而作准备。他打开了通往他私人阳台的两扇门。繁华的Tarsonis市蔓延至天边,远处的细节都在晨雾中变得模糊。这座摩天大楼是人类联邦的首都,也是联邦最大城市的首府,这意味着里面居住着上百万的人民——但其中没多少人能享受每天早晨从一座拥有六十三个房间的庄园内欣赏风景的待遇。

  但作为老世族的一员,这是Ark的与生俱来的待遇。随着他的目光扫过林立成群的办公大楼,错综复杂的公寓群,以及参差不齐的贫民窟时,他能感受到都市沸腾的能量,那迷宫般街道的黑暗诱惑,还有他耳闻却从未实际体验的愉悦的呼唤。但是富有的代价就是成为偷盗犯,绑架犯以及媒体的目标。所以,他很少有机会能够不受一小队重武装保镖保护而只身出门,他们还会向他父母报告他的一切所作所为。财富到底有什么好的?Ark扪心自问,如果你只是财富囚徒而已?

  城市里除了交通的怒吼之外没有任何回答,他关上们走回了房间,踏过一片宽阔的地毯进入了自己的私人浴室。这里可以容下四个人。墙面是精致的大理石,至少有一打松软的毛巾可供使用,Ark在一个华丽镶边的巨大镜子前打量着自己。

  他据他母亲说来是一个“非常英俊的年轻男人”, 但Ark知道这不是真的。他的眼睛相距太远了,他的嘴唇太薄,而他的下巴又太尖了。女孩们还是照样喜欢他——至少表面上如此——但这是真的么?或者这只是他家庭富有的结果而已?

  周围一直有与Falco家族联姻的传言,虽然没有他的家族这么显赫,但Falco拥有一条较小的运输线。这次联姻合乎情理——跨星球运输,飞船制造,制造诸如军事运输舰的太空船在一起确实能够产生一次强有力的合作。而如果他们是一个大家族的一分子——就拿发表意见来说——他们的声音会让更多人尊崇,这确实会有很大的不同。不过Ark对迎娶十六岁的Hailey Falco几乎没有任何兴趣。

  他提早两个星期完成了高阶学校——现在,他的压力在从两条道路中选择自己的未来。他的父亲想让他学习家族事业,他的母亲却想让他成为一个学者,而Ark很确信自己两者任意一个都不可能做好。

  当Ark用声波剃须刀刮脸的时候,通讯仪突然响了。那声音是他父亲的。“Ark,我们二十分钟内出发。”

  Ark叹了口气,答道,“是的,父亲。”他看着镜子。一个非常稚嫩的面孔与他眼神相接。我该做什么?镜中的Ark一言不发。

  老世族的成员有两种交通方式,它们各有所长。他们可以坐着重武装车辆在车流中横冲直撞,也可以坐着看似普通却十分特殊的车辆中秘密行动。这次,Ark和他的父亲坐在一辆被售车商诈称为“都市套餐”的地面车辆中。这车兼备着幕窗,防弹外壳,以及坚固的轮胎。这一切都是为了在确保Bennet家族隐私的同时兼顾他们的安全。

  与其他老世族不同的是,那些世族热衷于媒体所谓的“抛头露面”,而Ark的父母尽量让他和他的姐姐保持低调。其中部分缘由是因为他们瞧不起那些经常在媒体面前卖弄的家伙,但事实上,主要还是因为绑架犯经常盯上最显眼的目标。在城里夜店风花雪月的年轻人很轻易就能被劫走。所以,Ark也更习惯于低调为人处世,他也乐意如此。

  为两名贵宾的不起眼汽车开路的是一辆载着数名武装卫兵的破旧出租车。一旁则是一两被喷满涂鸦的面包车,车侧门可以随时掉落。一旦两侧掉落,两个全副武装的前陆战队队员就可以任意用AGR-14 Gauss机枪向街道扫射。这种火力对付起刺客和绑匪来绰绰有余。

  但目前,三辆车都在等红灯转绿。这就是低调出行的缺点了。车队不得不遵守交通规则,而非闪灯鸣笛地冲过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

  老Bennet有着宽广的额头,较窄的瞳距,以及一副稳重的下巴。这个商人穿着两千员的外套,那衣服随着透过天窗的光芒闪耀着。Ark从未想过像这样穿着;他的品味和他的同学们差不多,他喜欢能够根据四周变色的电子外套,摇滚体恤衫,以及最新款的街头跑鞋。

  “所以说,”Errol Bennet看着自己的儿子,冰冷地说道,“这将是你的第一次会议——也就是说这将是你第一次看到等待你的未来。”

  根据他言谈举止的方式来看,Errol Bennet一定认为当所有事情都搞定之后,Ark将拥有和自己相同的远见。这摊生意——这个帝国也许更恰当,是以星际运输为核心而建立的,但它在其他相关产业也有参与——这一切都是Ark的姐姐Tara梦寐以求的。自从他记事以来,她就一直为继承父业而训练准备着。

  但这生意对Ark毫无吸引力,事实上这个少年最近才在一次家庭会议上因为表达这些想法儿和他父亲吵了起来。Errol作为回应,让Ark的母亲和姐姐离开了房间,好与自己所谓的“亲爱儿子”进行一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谈话。他似乎能够用一种争锋相对的口吻说出这个词,而Ark感觉就如同五脏六腑被狠狠踢了一脚一般。Errol郑重地告诫少年他并没有其他的出路——他智商平平且没有天生的才能,他还能做什么呢?——之后,一切都决定好了:Ark将参与会议。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