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天崩地裂》(Broken Wide)

作者:Cameron Dayton编辑:huxin2010-03-06 15:32:05
第5页

大兵艾尔丝:

  嗯哼。实验室没有什么高级设备 - 就只够做一些基础的试验。就算是用荒废生疏的技术,用不了多久我就找到了突变的位置。你知道人类的移植手术其实就是有关如何应付外来的新血肉遭宿主的身体排斥?这样说好了,想象一下如果新的细胞是来自完全不同的种族时会发生什么反应。

  异化虫的结缔组织 - 就是那个将硬化的外壳与肌肉组织结合起来的坚韧且似皮革般的东西 - 在起泡。每个我所采集的样本都显示一定程度的肿胀,并且因为上头布满了成堆球状的脓疱而颤动着。

  我接下来的发现则让我大吃一惊。颤动的肉块有一种独特的胡椒味。是一种自从我们抵达索洛娜后我习惯于每餐闻到的味道。

秦特利上尉:

  一模一样的味道如同…

大兵艾尔丝:

  我一直想不透为何虫族会想要吸收当地的霉菌到他们的基因大杂烩之中。

  或许不是蓄意的。是由某种隐伏藻类所造成的…外星感染?哈。我怀疑有任何东西可以穿透那些怪兽的生物防护,不过还是有可能的。我决定解剖其中一个较小的脓疱,是一个大约我指尖大小且发炎的绿色样本。我把医疗雷射充电开启,划开一个小切口。

秦特利上尉:

  然后呢?

大兵艾尔丝:

  两个小时候我在医护区醒来,我的皮肤像着火了一般。少尉欧伦站在我的轮床旁边,他的脸因为担忧而显得憔悴。他告诉我手榴弹是如何引起他的注意而跑来一趟究竟,他又是如何在隔壁房间内一片倒塌的墙下找到我。这时我才往下瞄了一眼并看到装备的残骸。整个右边看起来就像是被火烧过的蜡烛:装甲的板金都已经熔在一起。少尉告诉我,下次我若是想要“毁掉”自己,我应该先将我的装甲脱掉。对,他是个有趣的家伙。

  我请他带我去我的营房。少尉欧伦若不是同情我就是已经懒得跟我争辩,因为他弯下身子绕过我手臂下方然后半拖半抬带我离开医护区。我的房间变成平的,墙壁被炸飞到各个方向。我很幸运能够活着。

  “这不是手榴弹造成的,”我告诉少尉。“是一个脓疱。”

  他笑了,确信我已经疯了。我请他解释我要如何在我营房中找到一个强酸手榴弹。他认为我是从我的装备胡乱拼凑起来的:他们在废墟中找到临时实验室散落的残骸。我根本就无法反驳他,你知道的。谁会相信我说的危险外星脓疱?

  最后,我被关在另外一间房,而且还有大兵德尔梅不时地监视着。我的皮肤起脓疱、龟裂然后开始脱落;在我手部这里还依然可以看到斑块。我告诉大兵有关我所担心的事,并且我们需要将这里所发生的事传递出去。我跟她说或许有关虫族新突变的消息可以使某些人注意到我们。

  她只是点点头、面带微笑然后就继续专注地清理她的随身武器。德尔梅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一定会清理那烂东西十几次。

秦特利上尉:

  在此期间,你的部队还是每天遭到虫族攻击,是吗?

大兵艾尔丝:

  虫族?喔,没有。他们没再来过。

秦特利上尉:

  他们停止突袭?

大兵艾尔丝:

  对的,长官。最后的一场突击发生在我的意外之后,接着就没发生任何事。德尔梅告诉我说每个人都抱持着谨慎乐观的态度,就连我也抱持希望。也许真的有某种奇迹般的感染让虫族因为起脓疱而投降了。

  少尉欧伦过了几天后就起了怜悯之心,解除了对我的监禁。我不确定谁会感到比较宽慰:我或是大兵德尔梅。又平安的过了一个星期,少尉决定冒险派出侦察小队。他从一堆举起的手中选了三名陆战队;在这该死的楔牢待了这么久之后,我们所有的人都感到某种强烈的幽室恐惧症。

  我找到一些工具并开始修理我那熔掉的装备,我将膝部关节松开到我能穿这丑陋东西的程度。不管有没有虫族,再次穿着改装过的 CMC 装备走路感觉好多了。我不再是个疯狂想成为科学家的人。我曾是个自治联盟的医护兵,真该死。我父亲说大自然就像个狡猾的小偷,这个观点因为会一个会感染的霉菌而被大力推翻了。

秦特利上尉:

  好,好了。所以侦察小队有发现什么吗?

大兵艾尔丝:

  当侦察小队回来时,所有人都很好奇,连平民也都聚集在周围,希望知道攻击是否已经永久结束。少尉欧伦决定破例在众人面前听取报告。

  欧伦问该小队是否有遇到任何敌军。三名陆战队互相看了一眼并且微笑。大兵高达甚至开始笑了起来。他们说他们发现一整个山谷满满都是生病且垂死的虫族。宣称那群野兽们都因生病而肿胀,且行动迟缓。

  伊凡大兵说他们花了一下午清空弹匣,将子弹送给那些“可怜的讨厌鬼。”

  平民开始欢呼,而少尉欧伦的脸上则是挂着大大的微笑。这是这么久以来峡谷的山壁间首度回荡着某件近似希望之事。但是陆战队所说的某件事让我感到不安。或许我听错了。我必须大喊以盖过吵杂声。

  我问他们是否真的清光了所有的弹匣,并问他们看到了多少只生病的异化虫。伊凡轻蔑地笑了笑并且耸耸肩膀。说他也不太确定,但是牠们充满了整个山谷。

  我的内心渐渐变冷。这情况很不对劲。非常有问题。会感染的疾病会使族群繁殖越来越少的后代,而不是越来越多。虫族并没有逐渐死亡。虫族发现了新的突变。新的品种正大量繁殖,楔牢即将被炸开。

  我掉头奔跑。少尉欧伦在身后叫我,被我的反应所困惑着。我必须前往通讯站,试图将讯息传出去。我不记得我跑了多久,但是我在第一波爆炸开始在卡斯克回荡前抵达了通讯站。

  (又停顿了一段时间。)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