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天崩地裂》(Broken Wide)

作者:Cameron Dayton编辑:huxin2010-03-06 15:32:05
第4页

秦特利上尉:

  所以…你是说一个孤立的群组可以突变以应付非预期的情况。大自然偷了你的钱包从后门溜走,对吗?

大兵艾尔丝:

  对的,你越来越接近答案了。

  我曾认为这个理论很蠢。这不符合任何公式、运算法则或可预测的模式。大多数的科学如同一把手枪,对吧?你装好子弹,扣下扳机,然后它会射出一枚子弹。一旦你了解这个机制,你每次就能预测到。你认为我为什么会加入陆战队?我是指除了老爸的问题以外。开枪射击;把子弹打出来的洞补起来;以及打场胜战。简单、利落且容易。我父亲痛恨我渴求简单,追求一个不切实际的黑白世界,他称之为“愚蠢的二元幻想”。

  “小玛莲,”他说道“有时候 A 加 B 不等于 C。有时候它等于 M;或等于42;且有时候它会以论文形式来呈现。你必须接受其实最重要的问题会有数不尽的面。你必须退后一步并满足于模糊的全貌就好。”

  不管考试的成绩有多完美,他还是在那学期把我当掉了。说我不明白最重要的部份。

秦特利上尉:

  所以卡斯克使你重新思考你父亲的理论?

大兵艾尔丝:

  对。说到这个会让我生气,不过由于被困在荒凉的岩石上,又被一群会杀人的蟑螂包围,还被迫吃外星霉菌,这种种因素让我最后开始认清了全貌。父亲应该会为他的小女孩感到无比骄傲。

  首先,为何认为有智慧的太空外星种族故意且有系统地浪费他们的兵力在无法攻破的目标?而且为何是固定且有条理的攻击?卡斯克绝对不是什么重要的战略位置。就这而言,索洛娜也不是。

  我对于外星生物学的研究不是非常深入;在虫族生理学教到学术水平以前,我就离开了学校,脱离了我父亲的掌控。我从低水平的新兵训练营所看到的录像教学拼凑出个大概,虫族的主宰用具适应性的脱氧核糖核酸结合其他独特且无血缘关系有机体的有用部份到它自己的基因大染缸里。这使我的果蝇基因雕塑看起来像场儿戏。

  倘若是有什么有意识的东西在控制这个族群并发现了索洛娜上这个人类抵抗进退两难的困境。倘若我父亲的理论是对的?倘若这个有意识的东西不仅明白族群生存率与随机突变的反比关系,还在所有其他战术都证明无效时用此来克服困难?我们不顾一切的抵挡难道是为敌人提供一个该死的试验?

秦特利上尉:

  你让我印象深刻,大兵。我不能说明详情,但是你的战地分析与我们战术团队查看资料后的分析一致。你的结论是什么?

大兵艾尔丝:

  我必须知道。必须知道我们是不是被利用了,就算是参与了强制突变战略而帮了虫族。我们必须找出负责这个外星族群的虫巢。我们必须摧毁它。

  少尉不以为然地笑我。我试着再解释一次给他听,但是他打断了我;这次他的表情变得很严肃。他告诉我说他不知道我们要困在这个星球上多久,并且由于不知道哪位慈悲神明守护无神论的陆战队,他设法让他排上的士兵从虫族的突击中活了下来。他打算坐好然后等待装甲兵。“将科学留给科学家吧,大兵。”

  那番话戳到了痛处。信不信由你,这刺伤了我。许多年来我试着与我父亲及他那高深莫测的异想世界保持距离,但我现在渴望理解那个看法。那个概念。现在我困在可能是整个种族下个进化阶段的关键,然而我缺乏工具、训练及支持来做任何事。

秦特利上尉:

  那你做了些什么?

大兵艾尔丝:

  我做我能做的。我等到下一波攻击逐渐停止时,我爬到了护栏上面。

秦特利上尉:

  小小的田野调查?

大兵艾尔丝:

  完全正确。

  其他陆战队员全部开始吼着,我可以听到大兵德尔梅呼叫少尉。好像是有关“又有另一个佣医要去自杀,”而我必须她温柔关怀报以微笑。嘿,如果模式依然有效的话,下一波攻击最快要等到明天早上。

  少尉到达山壁的顶端并放声大喊的同时,我的脚触踏到了沙地。我不理会他继续工作,从虫族尸体上采集样本。在我奘甲上的细长手术型雷射让这项工作很快就能完成,而我还随身带着 C-7型步枪以防遇到误以为死掉的异化虫。

  就在我采集到不错的样本成果时,少尉欧伦升起了闸门且怒气冲冲地站在里面。

  他打算要做什么?射杀这星球上的唯一一名医护兵?我被大骂了大约一个小时然后被监禁在营房。我的房门被关上的那刻起,我便立即开始工作,把房间变成一个穷酸的实验室。我所需要的大部分设备都可以从我身上装甲的机械工具改装而成,而且在一个小时内我就可以对我们的攻击者做出比较分析。

秦特利上尉:

  你可以用你的装甲建一间实验室?你让我再次感到印象深刻,大兵。

大兵艾尔丝:

  你们这群上级长官都认为我们这些步兵是一群脑死的人猿,对吧?

秦特利上尉:

  “什么”?我不清楚你暗指的是什么,大兵,但是我建议你继续进行你的报告。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