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天崩地裂》(Broken Wide)

作者:Cameron Dayton编辑:huxin2010-03-06 15:32:05
第2页

秦特利上尉:

  那你是如何在那次埋伏下存活下来的呢,大兵?

大兵艾尔丝:

  嗯,还好少尉依然还保持理智,他最后带领我们逃出那场莫名的恐慌。他叫铁丑们丢下背包,围成一圈然后射击。我记得他的声音 - 就算在那种混乱之中依然冷静平稳。他是一名好的领导者。一位优秀的人。

  五名陆战队在第一轮开火前就血淋淋地躺在沙堆上。天性使然,我将 A-13放回枪套,准备带着急救包的心脏电击器跑向布莱登,但是大兵德尔梅抓住我并吼着叫我别白费劲。她是对的。当一名陆战队的内脏透过他腹部的 CMC 战斗装流出来时,我的纳米治疗器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大约两分钟不到,少尉欧伦就叫大家停火。浓烟散去后,我们就这样站在那,错愕不已。

秦特利上尉:

  受到惊吓?得了吧,大兵。所有自治联盟的陆战队接受训练就是为了应对任何可能发生的虫族攻击。

大兵艾尔丝:

  你从来就没有与虫族对战过吧,博士?

  我们六十人的陆战队一下子就少了十二人,然后还有三人生命危急很快就会加入死亡数组。虫族把我们打的措手不及,所有的训练根本就用不上。更糟糕的是?经过查看并重复确认,我们只能找到十具异形的尸体。十个外星生物。一小群异化虫在几分钟内就杀掉了我们四分之一排的人。

  如果殖民者没有听到我们的枪声并前来调查的话,我们将无法活着看到下一次黎明。我们看到地平在线掀起一阵沙尘云,在夜晚的星空下亮着红光。少尉叫我们摆好阵形,准备迎接另一波攻击。接着我们听到了人类重型引擎发出让人雀跃的轰隆轰隆声响。是一台采矿车 - 就外观来看这是一台大型矿石装载车 - 正朝着我们开来,我们开始欢呼着。

  但当这台车开到视线范围内之后,欢呼声嘎然停止。

秦特利上尉:

  不是你们所预期的吗?

大兵艾尔丝:

  这样说吧,这台装载车曾经辉煌过。车架有许多地方划过深长的割痕,而且履带的一边还有啃咬过的痕迹。两个刺蛇的头颅就架在那辆车的前面,塑钢大灯透过空荡荡的槽孔阴森森地闪着。这并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欢迎车,但至少凹进去的矿石拖车有够大的空间可以容纳我们这一排。我们通通坐上去并试着忽略那个平民脸上一脸无望的表情。他们显然不是期待一排睁着大眼的士兵。

  我们在开回去的途中得知详情。虫族大约在八个月前先攻击了索洛娜外围的殖民地,接着迅速地袭击了剩余的人类驻守地。对,没错 - 八个月。殖民者声称自从那时便每天发出紧急求救讯息给自治联盟以及附近的哨站。但没得到任何回复。他们以为他们的通讯站已经无法运作。电话坏的真不是时候,对吧,博士?

秦特利上尉:

  那一群手无寸铁的矿工们是如何在一群有史以来最危险的敌军围攻下生存下来的呢?我们深感困惑。

大兵艾尔丝:

  你们看过侦察兵在你们最后决定现身后的录像了吗?如果他们尚未准备好,你的科技人员是否调出卡斯克的结构图。

  这个殖民地名字取的很好。它座落在我能想到的最完美的天然堡垒中,这个殖民地可以说是军事建筑师的梦想成真。卡斯克位于峡谷的层层高耸崖壁中,出口端则有巨大的拱门石。拱门可以遮挡该行星上双烈阳的照射,还可以保护殖民地免遭受任何事物的攻击,除了最剧烈的空中攻击外。从陆地进攻的敌军则会被迫通过矿工们喜欢称之为“楔牢”的狭长窄路。就连矿工们打开布满战痕的钢闸让我们通过临时护栏时,我们单独一台车也被山壁刮的伤痕累累。

  博士,这八个月来虫族每天都来侵袭楔牢,不过都被拿着短枪和采矿雷射的平民给击退了。这是我首次听到平民阻挡了虫族的攻击,我想我们可以期盼这样的消耗拖延战略或许可能成功。虫族无法在一个可以说是毫无生命迹象的环境下维持攻势,他们可以吗?

秦特利上尉:

  关于外星种族,我无法告诉你任何比训练录像中看到还进一步的科学信息,大兵。请你继续报告。

大兵艾尔丝:

  对。抱歉。

  我们后来跟当地的领导者连络上了,当我们清楚地告诉他,不,我们不属于更大群军队中的一群,而且我们不知道我们的运输工具何时会返回时,他变得越来越消沈。殖民地的医生在一个月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所以我很快地就淹没在一群生病和受伤的平民中。

  补给不足引发了营养不良,平民从被围攻的水栽农园和生长在峡谷边缘阴影处的原生霉菌刮取任何可食之物。那个霉菌是酸性的,尝起来像浆糊,有种怪异的胡椒味。不过它含有足够的蛋白质和羧基化合物能让人民免于饥饿。但是酸性物质蚀掉了他们牙齿的珐琅质,所以我其实花了很多时间在拔牙。我知道这不像是你会预期在虫族攻击后发生的事。

  我们抵达一个小时后就遭到了第一波虫击攻击。克莱森警报器响起时,我们正在卸除我们所能携带的装备及物品。在警铃大响的瞬间,峡谷的山壁似乎跟着颤动,而且我可以听到越来越大声的沙沙声。少尉要我们丢下一切,驻守平民用临时替代墙所搭建起来的哨站。

  被虫族伏击是一件事。作好准备、瞄准目标且子弹上膛又是另一种全然不同的体验。第一批异化虫在转弯处即遇到一阵由三十六枝C-14型步枪和八个采矿雷射的毁灭性交叉火力攻击。虫液洒满了峡谷的山壁,下一波生物向前扑来,外星生物被牠们剩余的手足弄的湿淋淋。牠们也很快就被消灭了。

  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充斥着规律的枪炮声以及不时会有虫族垂死前所发出的斯斯叫声。等到显然不需要我的战地止血技术时,我在墙上找了一处然后就用借来的C-7型步枪开始扫射。

  不断地射击。在变异虫身上钻出血淋淋的弹孔。看着牠们挣扎扭曲,倒在地上,抽搐着直到变僵硬为止。尽管违背希波克拉底誓言,那感觉真好。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