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天崩地裂》(Broken Wide)

作者:Cameron Dayton编辑:huxin2010-03-06 15:32:05

 

  从战巡舰“帝王之怒”的残骸上 所寻获的损毁音档之残余部分(全息影像则完全无法修复)

  主题: 玛莲·大兵艾尔丝,医护兵,第128排“铁丑”

  接收方: 史尔·秦特利上尉,博士,特殊研究行动

秦特利上尉:

  请坐,大兵。我能想象你一定对你所遇到的事情感到万分沮丧。

大兵艾尔丝:

  沮丧?别开玩笑了,上尉。这不是完全没料到的。大自然不仅会适应而以。它还会作弊、改变规则、偷了你的钱包并从后门溜走而你仍浑然不知。

秦特利上尉: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大兵艾尔丝:

  抱歉,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我父亲说的,那令人尊敬的德伦?艾尔丝博士。这是他个人独到的见解:“一个出名的研发基因科学家和两个乡村土包子。总是会让我尴尬的无地自容。”

  每当我抱怨我的研究发生了一些未预期的结果时,他总是会说那句谚语。我想这是习惯使然。

 

秦特利上尉:

  大兵,如果我们能从最早阶段开始…

大兵艾尔丝:

  这就像是整个控件组决定开始繁殖小到能够逃出容器网孔的果蝇,然后将这散布到其他生态环境。牠们蓄意毁掉费时三个月的长链蛋白质雕塑计划。至少我认为这是精心策划的。

  我在十二岁的时候就为了一个学校的作业,开始拼命研究我自己改造的黑腹果蝇突变。老爸只是笑着告诉我下次记得使用果酱罐。死老头。当初我中途从研究所退学转而加入陆战队时他还未想到一个漂亮的谚语,现在他想到了吗?

秦特利上尉:

  大兵艾尔丝,我们可以专心讨论目前手边的话题吗?

大兵艾尔丝:

  对不起…太私人了吗?你说从头说起,不过我想你对我与父亲之间的父女问题不感兴趣。其实只是…我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跟新兵训练营以外的任何人好好聊天了,而且离我们回到文明的地方还有好长一段旅程。

秦特利上尉:

  (清了清他的喉咙。)

大兵艾尔丝:

  好吧,我会切入重点。

秦特利上尉:

  请说。

大兵艾尔丝:

  六个月前,我们这一排前往安赛姆结冰区的一个偏远前哨站,准备与前几年被派遣驻守在那冰冻之地的可怜虫轮班。我们才刚跃传到星系,正在计算着最后跃传的距离时就收到来自克哈IV的重要呼叫:所有牛头人级的战巡舰通通被召回首都,为大气层间的战斗进行改装。

  我们收到的指示暂停所有不重要的任务,将所有乘客及装载物送至最近的可居住检查站,并且尽快跃传回到总部。相关弥补行动会在指挥部认为适当的情况下由第二级的军事船舰接手执行。这使我们很快清楚理解。你我都知道“可居住的”这个词自治联盟用得有点随便。

秦特利上尉:

  非预期的调派是军旅生涯的一部分,大兵。

大兵艾尔丝:

  是没错,不过我不认为所有人对于无限期无法升级交通工具感到高兴。

  我们的导航计算机计算出最近的这些标准要素的星球是一个在我们星系边缘且荒凉的采矿星球:索洛娜。你看过的那地方 - 那是一个橙锈色的星球,其中央区段有条细细的小行星环。看起来就像是个胖小孩系着一条肮脏的腰带。

秦特利上尉:

  (大笑,然后突然住嘴)

  对,我看过索洛娜。

大兵艾尔丝:

  对。那时我已经在第128排做了两年的医护兵。我们称自己为铁丑,由少尉崔维斯?欧伦所指挥。只有一小群队员实际看过战斗,而且大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维护和平行动。对,我知道,我们根本就比不上天堂之魔;他们才不会派战争英雄去看守安赛姆。不管如何,我想我们没人会想到暂时的挫折会变成这样。

  那已经是六个月前了。六个月了,博士。

秦特利上尉:

  是上尉…

大兵艾尔丝:

  况且那里根本就没有接待人员在热柏油路上欢迎我们。

秦特利上尉:

  这蛮寻常的,大兵。有些较小型的殖民地缺乏人手使星际港能补满人员。

大兵艾尔丝:

  并不是说我们在午休的时间到达,博士。那个地方是净空的。而且空了一段很长的时间。

  少尉的计划是收集一些我们能携带的补给,然后跋涉到十五英里外最近的殖民哨站,一个叫卡斯克的地下洞。在那里我们就能跟当地的市长取得联系,并且找个能在这段期间内扎营的舒适地方。少尉欧伦还开玩笑说至少我们能在出发前往安赛姆前作日光浴。有些人都不禁笑了出来;我想所有人都试着往好的方面想。

  但虫族一下就打碎了美梦。

  (隔了许久,还有秦特利在座位上换姿势的声音。)

秦特利上尉:

  请继续,大兵。

大兵艾尔丝:

  在我们离殖民地大约五英里的时候,地面就…突然在我们周围爆炸开来。我只记得满地虫爪、愤怒摩擦着的利齿和一堆鲜血。流了好多血。虫群向我们这一排涌来如同红海里的鱼。大兵布莱登当时就站在我的面前,我看到他的肩膀被利落的撕开 - 装甲、骨头及所有东西 - 他受到两只野兽攻击而倒下。

  你我都知道人类的太空领域中已经有很多年都不曾有虫族活动的迹象。我听过这些外星生物,也看过训练用的录像。但是没有什么能帮助你面对这些怪兽攻击时,产生动物般原始的恐惧。牠们如此疾速,如此残暴。自从那次之后,我遇到过上百只虫族,不过第一次遭受攻击时的感受依然挥之不去。永远难以忘怀。

  (又隔了一会儿。)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