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官方小说:《我,孟斯克》第十七章

作者:Graham McNeill编辑:陈彤2010-01-31 17:23:00
导读
  由论坛网友admere倾力翻译的暴雪星际争霸官方小说《我,孟斯克》今天正式更新到了第十七章。

返回《我,孟斯克》章节目录

  命运在伴随着我的旋律起舞...

  这话语在瓦莱里安在泰拉德VIII的首都——格瑞莫斯市的主商业广场上看着庞大的AAI全息银幕时回到了他的脑海中。人工广告智能将整整三十米长九米高的影像投射在了摩天大楼前微微发亮的平台上。

  通常,AAI上会刊登着衣物、轻饮料或是最新款汽车的广告,但今天看来会大不相同。

  他父亲的脸忽隐忽现的立体影像悬在了平台上方,仅此一次对那些与联邦检察官或是UNN编辑无关的人讲话。超过一万人填满了整个广场——商人、顾客、实业者、难民、罪犯与执法者——全都在聆听着平台内部的扬声器中传出的慷慨陈词时沉默并满怀着紧张与激动。

  阿克图拉斯·孟斯克在一处激动人心的宏伟画面中讲话,幽灵战机正编队飞过。

  “同胞们,”他的父亲开始说道,那洪亮的声音好像宣告着这来自一位严肃和宽宏的神明。“我来是为了对最近的事情做出解释。不要否定我们处境的危急。当我们彼此争斗时,由于历史中琐碎的争端而分裂时,更大冲突的潮汐正转向我们,威胁着我们所成就的一切。”

  瓦莱里安看着周围格瑞莫斯市民的面孔,感觉到了广阔的人群中有些许敬畏。直到最近,他见过汇聚在一处的人,最多也只是十二个左右的仆人聚集于他外公在乌莫加的家中——那似乎是恍如隔世的事情了。

  到泰拉德VIII避难是瓦莱里安的主意——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考虑到近几个月来联邦的命运和现在的宣告,似乎他们被迫的迁徙已经结束了。

  “是时候结束国家与个人长期的争斗,联合起来了,”在屏幕上的影像转变为威严的扫过克哈上空的战列巡洋舰时他父亲那洪亮的声音继续道。“一场永无胜利之战的潮水已经来临,为了避免我们被洪水冲走,我们必须到高处寻求庇护。”

  一艘联邦战列巡洋舰整体着火了的影像填满了整个图像,而观众欢呼着,全都流露出压抑了数十年的愤怒与失望。

  瓦莱里安的父亲继续道。“联邦已不复存在,无论是那团结的表象,还是其所提供的保护都化为了一个幻影...一份回忆。随着我们的敌人失去了制约,你会向谁寻求帮助?”

  蒙太奇的影像在欢呼声继续时变换着,破碎的联邦船舰被替换成颤抖着的连续摄影——瓦莱里安知道那是星灵的飞船,和一个异虫高级生物漂浮在宇宙中的快照。

  “外星入侵者造成的破坏已不言而喻。我们已经看见了我们的家园在星灵蓄谋的打击下毁灭,也亲眼目睹了我们的朋友、我们所爱的人命丧那噩梦般的异虫之手。或许他们史无前例、或许他们不可思议,但这就是我们处境的征兆。”

  影像中幽灵战机闪着光芒猛烈的战斗着,但他们在射击些什么尚不明确。

  “是重新集结到一面全新的旗帜下、联合沉睡的力量之时了,我的同胞们,”他的父亲召唤着。“已经有许多政见不同的阵营加入了我们。但最终,我们会锻造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只屈从在一个王位之下。而我,将会在那王位上看着你们。”

  一阵酥麻由瓦莱里安的脊背自下而上,但他说不清是由于慰藉还是恐惧。他父亲的话语听起来更像一次警告而不是提供保护的承诺。影像回到了重建在克哈在联邦那恶毒的攻击下的废墟中高耸的尖塔。摄像机渐渐靠近了这些建筑,最终停在了一面近几年为人们所熟知的旗帜前——一只红色的手臂握着一条鞭子,而鞭子形成了一个圆环围绕着手臂。

  克哈之子。

  摄像机在他的父亲传达着他的结束语时一直停在了这面旗帜上。“从今天起,不要有任何人向其他人发起战争,不要有任何人类组织密谋反对这个新的开始,不要有任何人与外星势力来往。而对于人类一切的敌人,我们不会任由他们挡在我们的路上,为了胜利,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

  在阿克图拉斯·孟斯克的声音消退之时,静电伴随着一阵白噪声产生了柱状的闪光,替代了克哈之子那坚毅的标志。

  瓦莱里安在听见了全息投影仪再次启动以再次重复这通信息发出的嘶嘶声时转身离开了这部庞大的AAI。瓦莱里安不需要在听一次了,他一听见这些话语就已记住。

  他沿着拥挤的大道走去,推开着欢呼着向中心广场而来的人潮。瓦莱里安发现了他所知的一条小路,在这条路上有一间他经常光顾的咖啡屋。当他到达这间店铺时,里面空无一人,瓦莱里安给了自己一杯热饮,并在破旧的木质吧台上留下了一些信用钞票。

  他坐在了窗户边上,看着欢呼的人群走过,他们因喜悦而容光焕发。瓦莱里安知道这儿的人们会暂时将这一天化为金色的记忆——令人憎恶的联邦被推翻了而取而代之的是...

  好吧,在今天以前没有人能确定谁将步入由于联邦突然而令人震惊的终结留下的权利空缺。

  除了瓦莱里安·孟斯克,他非常清楚的知道。

  今天,星区广域频道只是确定了这一点而已。他的父亲公开宣布自己为人类帝国的阿克图拉斯·孟斯克大帝一世,但还没有确信这份声明的合法性。瓦莱里安听见了一些人考虑选举,而另一些叫喊着支持这个直到最近还被全人类领域定罪为恐怖分子的男人。

  没有什么是比这对“历史由胜利者书写”更好的证明了。

  命运在伴随着我的旋律起舞...

  自他听见他的父亲说出这些话语以来的三年,瓦莱里安渐渐明白了父亲最终的目标。他见证着自己的怀疑变为了必然,他的父亲一次又一次的击败了联邦派来对付他的每一支狡猾、凶残的部队,他们表现的那绝对的冷血无情甚至仍能在瓦莱里安想起时让他眩晕。

  的确,这最后的一年见证了太多的变革,太多来的太快让人甚至很难做出任何程度理解的变革。

  人类社会的第一次震惊是随着切奥·萨拉和玛尔·萨拉被一支隶属外星种族——这个种族被称为星灵——的舰队摧毁的消息而来的。

  当这两个世界的毁灭是为了确保第二个外星物种被摧毁的事实变得渐渐明显时,第二次震惊很快来随前者而来。而那个物种的名字很快变成大规模破坏与一个又一个世界被感染的代名词——异虫。

  瓦莱里安最初由于外星生命存在的这个无可置疑的证据而感到兴奋,但在意识到星灵和异虫都不可能是他在凡·奥斯坦之月上发现的古代建筑群——他确定那是某个种族的神庙——的建筑者时他变得有几分沮丧。

  异虫是一个基因变异生物的肮脏聚合,它们只在被杀戮的本能和对毁灭无尽的饥渴驱使着而已。而星灵是一个奇怪、冷漠而又拥有心灵能量的种族。尽管后者持有的科技远远领先于人类,并且显然与人类科技迥异,但他们似乎不像是那座神庙的建造者复苏而产生的分枝。

  对于人类并不是孤独的这个消息,有些人极为恐惧,而另一些人表现出了宗教般的狂热。有些人想张开双臂衷心的欢迎这些客人,另一些则——他们理解了时代的潮流——为战争了武装了自己。而后者被证明显然是更加敏锐的。

  随着外星种族的到来,公开的战火燎原到了整个联邦区域,地方的小规模冲突扩张为了全面的反叛。当然,是阿克图拉斯·孟斯克在煽风点火。

  难民在着逐渐增多的战争形成潮水前逃走了,而冲突由恐怖行动升格为了遍及整个星区的星球大战。每一天都有数以千计的人死去,而随着联邦一个接一个的失去了紧握的殖民世界,他们的灾难也接踵而至。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