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官方小说:《我,孟斯克》第十六章

作者:Graham McNeill编辑:陈彤2010-01-24 16:38:30
导读
  暴雪星际争霸官方小说《我,孟斯克》继续火热连载中,小说第十六章新鲜出炉。

返回《我,孟斯克》章节目录

  火焰带着绿色的光芒从被炸毁的军火工厂中窜出,但瓦莱里安说不清这种颜色到底是点燃了泄露的化学品所致还是影视浏览器的故障。消防员在跟烈焰进行着一场徒劳的战斗,而医疗兵正将尖叫的男人和女人从残破的建筑内部拖出来。

  瓦莱里安对这些人毫无同情——他们是古老家族们的员工,因此也是维护着联邦的傲慢与腐败的体制的一部分,而正是联邦六年前毁灭了克哈。

  影像从燃烧着的工厂转到了一个站在由联邦陆战队员——他们全身覆盖着战斗装甲,看起来正渴望着使用他们那沉重的高斯武器——强制圈出的边界旁的棕色头发的年轻人身上。

  “又一次阿克图拉斯·孟斯克和‘克哈之子’肆无忌惮的暴行迫使我们遭受了数以千计的伤亡,”这个记者说道,瓦莱里安认为他的声音有些适当的义愤填膺,但又混杂着津津有味。“数量不明的炸弹被使用可怕的技术遍置在了整个阿瑞斯军火工厂,导致了工厂完全被毁。还没有官方的消息显示已经有多少人死于这次最新的恐怖行动,但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很多。现在将镜头交还给迈克尔。”

  瓦莱里安在影像从燃烧的工厂切换成UNN在塔索尼斯上霓虹灯装饰的铬黄工作室内部时将声音调弱并摇了摇头。这个频道已经有些时日了,而他也没对记者所言会基本属实抱什么幻想,但这几天的报道的确实属罕见。

  克哈之子...

  一个恰当的名字,瓦莱里安思索到,一个显然是他的父亲紧随克哈的核袭击后,在他开始重整那些遵从他的命令去颠覆联邦的革命队伍时铸造的名字。这支用乌合之众塑造成的军队继续存在下去已经被证实——如果他从他的外公那儿听到的消息是真的——是当局的重大威胁。

  在UNN的报道中,阿克图拉斯·孟斯克是一个疯子,一个通过频道信口宣扬着他虚构的神学与外星生物正对塔索尼斯理事会使用心灵控制毒药的神经病。

  在一些极其稀有的时候,UNN会播放他父亲频道中的片段,不过这些摘要都被剪辑的即使是一个小孩会说它们已经面目全非。

  自瓦莱里安与父亲的最后一面以来已经八年了,这也是被迫在行星间辗转以领先联邦的暗杀者与追杀小队不被追上的八年。而这样的杀手是否仍跟在他们后面已经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了——他们在自己的生命安危未定时没有去冒险。

  这次的隐匿处是一个非常乏味的庇护所,瓦莱里安思索到,但至少有利于从临近的乌莫加偷偷送来物资与稳定的信息流,而不是那过时数星期,要不就是数月的。

  瓦莱里安起床并舒展着身体,想着或许自己该在回归关于肿瘤研究的医学电子书之前,沿着轨道站的外沿跑上几圈。轨道站235被束缚在一颗叫做凡·奥斯坦之月——尽管事实上它并不是一颗月亮,没有绕任何轨道旋转——的,极其荒凉的大石头的轨道上,这里甚至不需要一个名字,这足以说明它对其他人来说有多么偏僻和无谓。

  他想轨道站沉闷生活只能怪他自己,是他在发现这儿的名字在两年前自己读过的一篇由杰格布·拉姆齐博士记录的考古学报告中出现过之后从候选单中选取的目的地。凡·奥斯坦之月上发现过古代废墟,而轨道站235也从过去飞船过往之处转变成了一座考古学挖掘的基地。

  探险队最终因为缺乏资金而放弃了,废墟没有被完全的勘探,从报告失意的语调中,可以读出拉姆齐博士的懊恼。

  但拉姆齐之失成为了瓦莱里安之得,他扑向了这个发现真正外星废墟的机会,丢弃了长久以来他在各式的花园和河堤中挖掘出的“化石”。

  迄今为止他已经去过一次这颗贫瘠的大石头了——那是一块崎岖而只有一圈微不足道的大气的,名副其实的不毛之地,并和护卫队的士兵一起查看了废墟。

  凡·奥斯坦之月的表面走起来感觉就像在某个巨大东西的一部分上一样,但这种感觉从何而来,瓦莱里安不得而知。大气中多沙而寒冷,呼吸起来就像在冰封的冬日一般。尽管呼吸装置不是必须的,但稀薄的空气很容易使人晕头转向。

  为了避免引起联邦探勘队的注意,勘探设备的装运是一点一点进行,所以在瓦莱里安集齐全套设备来开始对废墟的完全勘测还有一段时间。

  但他目前见到的废墟的庞大规模着实令人敬畏——“令人敬畏(awesome)”取的这个词的原意,即“使人产生敬畏、惊奇或是钦佩的能力”,而不是其演变成的通俗意义——一双新鞋被说成是“棒极了(awesome)”(这个是作者的注释,似乎对中文阅读者来说毫无意义,请忽略把。)

  高居于这个世界的边缘,俯瞰着可能在远古一度是海底的地方,废墟高耸出周围的台地,倒下的塔楼与坍塌的洞穴显得太过巧夺天工的庞大与完美了。

  瓦莱里安见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天然与人工的古怪糅合——已经风化的墙壁是用奇怪的合金装饰进自然形成的岩石中构成的,而峡谷、山峦和洞穴都被巧妙的设计成设计者需要的样子。他发现宽阔通风的洞穴上覆盖的是肋骨状的拱顶,而蜿蜒的隧道深深的伸进了凡·奥斯坦之月的地表。

  瓦莱里安很高兴这个大部分未勘测的现场被抛弃了,并对拒绝为这样一个惊人发现不予提供资金的官员之愚蠢感到惊讶。

  这个现场的规模和表面上看来历经的岁月令人震惊,劣化的岩石所表明的时间跨度近乎的地质时代不是任何人类可以想象的。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