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官方小说:《我,孟斯克》第十五章

作者:Graham McNeill编辑:陈彤2010-01-19 10:38:33
导读
  今天社区网友admere为我们带来了暴雪星际争霸官方小说《我,孟斯克》第十五章的中文译本,让我们来先睹为快吧。

返回《我,孟斯克》章节目录

  剑划出银色的曲线向他而来,瓦莱里安扭腕抬起自己的武器格挡。刃在钢铁的尖啸中相会了,在米亚莫托大师的剑向前突进时,他转身躲过了这反戈一击。瓦莱里安将剑压低,在扭转着这一击的同时,逃离了连续的攻势。

  汗在他的脸上汇成了小河,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与此相反,米亚莫托大师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平静与镇定,无论他是在倒茶还是表演着完美的剑技。

  穿着简单的乳白色剑道衣和剑道裙,米亚莫托大师的表情如往常一样无法理解,丝毫没有在这种名为剑斗的危险芭蕾中暴露他预期的行动。

  瓦莱里安身着和他完全相同的训练服装,尽管那是为他那九岁的体格——已经在他长大并进行了更多的锻炼的同时开始变得充盈——量体制成的。他依旧看上去消瘦而清苦,但过去的两年见证了他的肩膀和手臂开始变得强壮,也见证了他或许能成为一个堂堂男儿的希望。

  他们独自在花园之中——米亚莫托大师不许任何人观察他们的训练,甚至是瓦莱里安的母亲也不行。高耸的石头建立的粗制墙壁围出了这个花园——一个由一片片微微摇曳的植物、被打理的神采奕奕的香草还有西墙边石板铺制的道场组成矩形庭院。

  一虹清泉在花园的中心平静的流淌着,冰冷而稀薄的空气中洋溢着收割作物的泥土味。伊卡罗斯IV的这片地区总能嗅到这样的味道,因为这儿肥沃的土壤造就了这样富饶的农业世界,而它的衰落显然暗示着化学肥料的滥用。

  栖于高墙之上的鸟儿们是瓦莱里安严酷的训练仪式唯一的旁观者。而它们叽叽喳喳的交谈着,就像一伙戏迷正愉快的享受着一个男孩在一位剑术大师手下的受到的凌辱。

  “胜利意味着什么?”米亚莫托说着,缓缓举剑并后退了。

  “打倒你的敌人,”瓦莱里安在米亚莫托大师侧移时与他对绕着。

  “不,”米亚莫托大师闪电般的向瓦莱里安刺去。“这还不够。”

  瓦莱里安以令人钦佩速度避过了攻击,并将剑劈向训练员的侧面。他的剑击中了空气,在米亚莫托大师的剑面重重的打在他的二头肌上时才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

  “那是什么?”他叫喊着。每次答错问题时,瓦莱里安就会收到米亚莫托大师自武器而来,灼烧般的谴责。

  “是去毁灭他,”米亚莫托大师说道。“将他从生者的记忆中斩除,不能让他留下剩余的影响,完全粉碎他的每一个成就并抹去他存在所有的痕迹。在这样的失败中,没有敌人能够翻身。”

  米亚莫托大师的剑在一连串完美的动作中在他身体的周围划着圈,如果瓦莱里安失手,他将失去耳朵、肢体甚至死亡。

  “这,”米亚莫托大师说着,“就是胜利意义。如果你注意了你父亲的阅读单或是我的那一份你就会知道。”

  “我读了那一本,”瓦莱里安恢复了防御姿势并向米亚莫托大师鞠着躬。

  “不够仔细,再读一遍。”

  瓦莱里安点了点头并再次进入了警戒姿势,将剑伸长。在被米亚莫托大师训练了三个小时后,瓦莱里安的双臂被疲劳灼烧着,肺中感觉就像有一团火焰一般。

  米亚莫托大师向瓦莱里安还了礼,他们两人再次彼此环绕起来,剑,在午后的阳光中闪闪发光。

  “如果敌人蜂拥而至,”米亚莫托大师。“你如何与他们战斗?”

  瓦莱里安将注意力转到了他的导师刚才提及的文字上。那是一本书是从里根号——那艘将殖民者们带到乌莫加的超级航空母舰的数据库中找到的。恐怕是一位古代地球的勇者国王所著,个中的词句教述着战争、外交与自律的艺术。

  这本书没有正式的名称,但米亚莫托大师叫它刚毅之书,而且似乎倒背如流。瓦莱里安读过那本书,因为它在他的父亲允许阅读的著作列表上端,但他发觉在设法躲避着米亚莫托大师剑面那猛烈的拍击时很难回想起那本书上的教诲。

  “快点,”米亚莫托大师说着,抬剑而击。“不要去想,明白吗!”

  瓦莱里安举剑,让自己的心飘回许多个夜晚困倦前在书页中的遨游。他已经读过这本书十几遍甚至更多了,就在他的思维集中在导师的剑尖上时,词句无意识的涌了出来。

  “最好设法将他们引到一个峡谷或是封闭的空间中,”瓦莱里安说道。

  “为什么?”——猛然向着他的身体斩去。

  “这样他们的数量会对他们不利。”——旋转着阻挡。

  “为什么会这样?”——刺向他的胸膛。

  “拥挤,前面的人会阻挡后面的。”——避开并还击。

  瓦莱里安左移并发动了攻势。“后面而来的推力会阻止前面的人后退或是去寻找一条更好的路。”

  “很好,”米亚莫托大师说着,轻松的扭转了瓦莱里安的攻击。“‘和’为什么?”

  “成功的钥匙,”瓦莱里安说着,在词句再次轻松涌现出来时微笑了。

  “为什么?”米亚莫托大师重复着,格挡着这次笨拙的攻击并将剑绕着瓦莱里安的旋转。

  “一个自信的领袖会用智谋取胜,”瓦莱里安说着,打偏了攻击并向右绕着圈。

  “那么他一定是训练他的战士全部进行近身战,”米亚莫托提出。

  “不,那样他会在敌人的火力中失去全部的军力,”瓦莱里安反驳道。

  “很好。那么何谓‘和’?”

  “这意味着军队的每一个小部分都和谐无间的协作,也因此其战斗力会比所有部分的总和更大。”

  米亚莫托大师点了点头,放下了剑,快速的剑这把武器旋回了腰间的鞘中。

  “今天已经结束了,”他说道。

  由于他身体的疼痛,瓦莱里安如释重负,但他也有些失落,因为他最终开始欣赏这关于刚毅之书和如何在训练时忆起它的课程了。这才刚刚开始,但他感到,这是个很重要的开始。

  他向米亚莫托大师回了礼并将剑回鞘,用双手梳过他的金发。在剑术训练期间,他将头发紧紧的束成了马尾,而其黄金般的色泽仍不减过往。

  米亚莫托大师转身沿着石板铺成的路走向了花园中心的泉水。他坐在了泉水周围的突出部分上,并将双手浸入了冰凉的水中。

  瓦莱里安跟着这位剑术大师并坐在了他的旁边,将一捧水泼在了脸上。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