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官方小说:《我,孟斯克》第九章

作者:Graham McNeill编辑:陈彤2009-12-08 13:38:32
导读
  论坛暴雪星际争霸官方小说翻译团队又加入了一名新成员。今天网友管修彦就为我们带来了《我,孟斯克》第九章的中文译文。

返回《我,孟斯克》章节目录

  阿克拉图斯走出汽车,一辆闪亮的79式蓝色钴制“陆地微风”,调整下制服的领子。他对机动车如何能把他从A点送到B点不是很感兴趣。但他不得不承认那辆“微风”是一架好机器,平滑优美的流线型,豪华的皮制内部,引擎咕噜声像只满足的猫。

  他转身向朱莉安娜伸出手,后者接受了这个礼貌的姿势并轻盈而优雅地从车里出来。

  朱丽娜和阿克拉图斯相识并相好的两年时间里,已经从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成长成为一个美丽的女人。十八岁的她,环肥燕瘦,拥有着自信和其他女人梦寐以求的体态。

  穿着简单的黑色露背长裙,带着和她眼睛颜色相匹配的雅致珠宝,朱丽娜挽起阿克拉图斯的胳膊向前走去。那一晚是温暖芬芳的,从海边吹来带着咸味的海风,当他们启程沿着绿树成荫的林荫大道向酒店走去的时候朱莉安娜围上了一层轻薄的羊绒。

  在后面一段安全距离内跟着两个穿灰西服的壮实男人,乌莫加保安人员在朱丽娜外出旅行的时候寸步不离。阿克拉图斯能感觉到他们不喜欢他,或者至少是不喜欢他穿的制服。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联盟一直试图迫使乌莫加投入自己的怀抱,但是乌莫加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并且一直的拒绝加入塔森尼斯政权。

  赛费得大道是奥赛卡罗(泰拉德 IX 最奢华的度假城之一)娱乐区中心的一条走道,所以他们剩下的旅途是步行的,阿克拉图斯并不介意,因为这给他一个机会沉浸在肉挂香味的空气中,享受不被射击的感觉。

  泰拉德 IX 是晚期殖民星球之一,绕行着它的姐妹星泰拉德 VIII。特殊的生态环境和远离塔森尼斯的喧闹,使得它自从殖民地建立伊始就成为了一个很受欢迎的旅行去处。

  泰拉德星系的两颗远端行星的轨道运行模式,赐给了泰拉德 IX 令人难以置信的气候和生物多样性,一个几公里的旅程就可能感受到温度,湿度和地形的巨大变化,这让有魄力的殖民者们得以创造一个仙境,一个天堂一样的世界。

  滑雪胜地与丛林和崎岖的海滨小镇紧邻,在那里勇敢的游客可以潜入翠绿的海水去欣赏有趣的泰拉德独角鲸。艳丽的沙漠在高耸山峰的背风处蔓延开来。白雪皑皑的山顶住着富人和名流,那里只有通过轨道飞行器才能到达。很多古老家族在泰拉德 IX 有私人领地,在这些庄园里面他们可以尽情享受假期。有传言说,这里也是掩盖家族丑事的地方,那些有桃色新闻的浪荡公子哥们被送到这里避开塔森尼斯的媒体。

  阿克拉图斯对此毫无兴趣,能放松并享受没有杀戮的生活就已经很好了。他早上刚到泰拉德 IX,第二天就要启程回克哈。一周以后他得回到他的部队,所以他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思考战斗服,C-14高斯来复枪,流血和死亡上面。

  “很美,不是吗?”朱莉安娜挽着他的胳膊说,抬头看两边神奇的大楼。

  阿克拉图斯笑着说“是啊,确实比我看过的好,使用SCV也许是个高效的建筑方法,但是他们建起的那些建筑都趋向同一个单调的结构。”

  “我喜欢。”朱莉安娜说“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

  确实如此。大道上铺设着不同图案的瓷砖,他们周围的建筑有种核心世界所缺乏的朴实魅力和特质。他们走过了卖旅游杂货的木牌匾商店,当地画家的画廊,卖各种当地食品的熟食店。

  形形色色的餐馆和酒吧争相吸引他们的眼球,多种不同美食混合的飘香汇成一股令人垂涎欲滴的嗅觉盛宴。吃了这么久糟烂的霍尔(美国物理学家)流体食物,阿克拉图斯突然意识到他有多怀念正常的食品。悬挂在铁制灯柱上的柔和灯光和彩灯发出的光纤线缭绕在树枝间,使林荫大道呈现出愉快的节日气氛。街道上挤满了人。明显都是富裕又有教养的男女。阿克拉图斯看到这些面孔中有很多表现出一种奇怪且令人有点不安的相似,并猜想他们多半是做过整形手术或基因治疗。

  街头艺人在为路人奏乐。木偶戏,魔术,笑声回荡在风中。

  街道的远处,阿克拉图斯看到一队士兵在一个简陋的酒吧外喝酒。他们的喊叫声和对过路女人吹口哨的声音与这条街其他地方的氛围很不相符。他们注意到阿克拉图斯,几乎马上,他们的喊声变小了。

  阿克拉图斯礼貌地向那些士兵们点头,他们制服上的徽章说明他们是二等兵和低级军士。其中一个看上去刚到能穿军装年纪的男孩,在阿克拉图斯经过的时候立正敬礼。

  “晚上好,中尉。晚上好,女士。”那个男孩说,阿克拉图斯在几英尺外就能闻到他呼出的酒气。

  “晚上好,士兵。”阿克拉图斯答道。回敬了一个军礼并在酒吧旁停下来。不和他们说几句话是不礼貌的,虽然这么做并不是想要多了解他们。

  “你叫什么名字,孩子?”他问道。

  “肖,第57陆战工程师,长官。”

  “你们守规矩不?”阿克拉图斯带着宽厚的笑容问道,“有没有坚持军队的优良传统?”

  “SIR,YES,SIR!”士兵们高举酒杯大喊。

  “好样的,弟兄们。”阿克拉图斯说,“继续吧,记得要守规矩”

  “Absolutely, sir,”(机枪兵标准游戏语言)肖说道“不用担心我们。长官。”

  “我不是担心你们”阿克拉图斯说“我是担心这里的女人们。”

  士兵都笑了起来,阿克拉图斯又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和朱莉安娜继续往前走。士兵们发出的嘈杂声变大了,这时朱莉安娜挤了一下他的胳膊。

  “你穿制服看起来很有型。”朱莉安娜说。“很适合你。”

  阿克拉图斯笑了。他穿制服确实很帅。两年的军旅生涯使他的身体强健肌肉猛增,特征变得坚毅,他一直有作为一个年轻男人的自信,但现在的他好像脱胎换骨一般。

  “谢谢你,朱莉安娜。我已经说过了,你今晚很美。但是对一个女士赞美多少都不算多,是不是?"

  "当然。”朱莉安娜同意。“我们在一起两年了,阿克拉图斯,我想给你留下美好的印象。”

  “你成功了。”阿克拉图斯看了看周围,“这一点当然所有男人都知道。”

  她笑着说,"喔,并不只有我引人注目,你也很吸引人呐,你知道吗。”

  阿克拉图斯注意到,一些在大街上散步女人在对他微笑--甚至一些男人,有的是明显的挑逗,但大部分只是点头并对他的军人身份表示尊敬。

  “据说女人喜欢穿军装的男人。”

  “真的是这样。”朱莉安娜用半开玩笑的温顺腔调说道“我们是弱小的生物,并且很容易被男人狡猾的诡计征服。”

  既然你知道,阿克拉图斯也明白。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