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官方小说独家连载:《刀锋女王》第十七章

作者:亚伦·罗森伯格编辑:陈彤2009-10-02 13:06:34
导读
  官方小说《刀锋女王》第十六章新鲜出炉,在这里感谢社区网友observations的辛勤翻译。

返回《刀锋女王》章节目录

  接下去的两周是一段活跃与空闲,学习与懒散交错混杂的诡异生活。当塔萨达最终表示有兴趣了解暗黑圣堂武士们的Protoss天赋之后,泽拉图显得很是高兴,但在回应这个请求之前,执行长犹豫了,意味深长地瞥了雷诺一眼。

  “这些天赋存在于我们生存的最核心,”他警告这个年轻的星灵,“并且只能展现给我们种族的其他成员,以免其他人恶意地洞察我们的灵魂并滥用这些知识危害我们的人民。”虽然说得很含蓄,但是雷诺还是听懂了其中的深意。

  “我出去一下,”他站起来拍掉裤子上的尘土,“你们处理自家兄弟之间的事儿吧。”但是塔萨达举手阻止他离开。

  “吉姆雷诺是我们的盟友,”执行长对这个消瘦的暗黑圣堂武士说。“而且他还是一个…”他停顿了一下,雷诺心想他正在深呼吸----如果星灵有嘴啊鼻孔啊肺啊之类的东西的话----“朋友。”塔萨达终于说了出来。而这一个字蕴含着令人惊讶的情感。不仅是星灵们感到十分震惊,连雷诺都吓得倒退了一步并瞪大了双眼。他觉得自己的失态有些可笑,但仅仅是一点点。更多的,他意识到,星灵们不仅仅是阅读情绪和思想,他们还将它们投射出来,由于这个原因塔萨达的话语中才蕴含着他如此丰富的感情和思想,也使得雷诺知道了这是多么意义重大的一种承认。塔萨达不只是说他们是伙伴——这个意思已经包含在“盟友”里头了。把雷诺称为“朋友”,就等同于塔萨达和他之间建立了一个强烈的羁绊,一个需要用忠诚和荣耀来维护的羁绊。雷诺所能想到的最接近的比喻就是拜把兄弟——那些发誓和对待血亲一样互相支持的人。这是一个惊人的荣誉,他从来没有想过能从这个高大的、沉默寡言的盟友战士那里获得。

  “谢谢”雷诺对塔萨达说,他知道执行长会看出这个词已经说明了他感觉到了所有的感激之情。他从星灵的眼中看出他明白了。然后他瞥了一眼泽拉图,并在他的脸上同时看到了开心和困惑。

  “但是我不想妨碍你们。”

  “你没有妨碍我们。”塔萨达提醒了他。“你是受欢迎的客人。”他放下手臂,表示雷诺可以自由选择是否离开,然后他们一起转向了黑暗圣堂武士。现在由你决定了,雷诺无法控制自己这么想。

  执政官可能察觉到他的想法,也可能仅仅意识到这两个人正在等待他的回应。年长的星灵可能是想酝酿点戏剧效果,停顿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看到了表层之下的东西,”他称赞塔萨达,“承认了内在的灵魂,并无视外在的形式看到了其中的血族关系。这令我印象深刻。” 他的语气听起来几乎有些嫉妒了,雷诺也在刹那间察觉到了这一点。因为自己的学识、智慧和忠告,all his talk about an open mind, 泽拉图对自己确定的东西有着顽固的看法。而塔萨达刚刚展示了他能够超越他以往的教育,跳脱窠臼。这是一份难得的天赋,一份连执政官自己都不曾拥有的天赋。

  “接下来大部分我要教授的东西只能通过思维联结来学习”泽拉图继续道,“因此我们的同伴”——他对着雷诺点了点头——“将无法参与其中。不过,我会尽可能分享一切,让他更多地了解我们和我们生活的方式。”他又点了点头,但是头更低,几乎是鞠躬了。“也许你会在这发现作为星灵的真正含义,并且从外族从未有过的深度了解我们。”

  “也许”塔萨达补充道,“你那没有受到我们传统束缚的视角,会为我们所有人提供有用的见解。”

  雷诺犹豫了一瞬,但也仅仅是一瞬。一方面,这件事可能会很无聊,尤其是这两个星灵如泽拉图所说一般连接自己心灵的时候。另一方面,他对星灵了解的越多就越对这个种族着迷,并且现在面前摆着一个学习其他任何外族都无从知晓的知识的机会,甚至显然是大部分星灵都无从知晓的知识。塔萨达称他为“朋友”是这一切真正的决定性因素。雷诺知道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比得上他初次离家的那天,遇见麦克•利博蒂的那天以及离开阿克图拉斯•孟斯克那天。圣堂武士邀请他参与到某个无比重要的大事件中来,而拒绝是对他们这种新关系的侮辱。他坐回当椅子用的石头上,点了点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提供些什么东西,” 他接受了,“但是谢谢。”

  这问题显然已经告一段落。当天下午更迟一些的时候——因为这位老星灵拒绝做任何不带适当戏剧性停顿的事儿——泽拉图开始了他们的教育。

  如同暗黑圣堂所警告的一样,雷诺无法跟上这一切。经常都是两位星灵连接心灵之后执政官直接地展示一些东西。他们曾尝试过把雷诺加入到他们的心灵连接之中,但总不外乎以几个奇怪的图像,一阵瀑布般的噪音和剧烈的头疼而告终。“你的心灵不是干这个用的”执政官略带歉意的指出,“而且这个连接即使在星灵之间也只是在连接两个心灵时才能达到最佳效果。”因此,慢慢的雷诺发现自己只是坐在两个雕像之间,或者在他们忙碌地交流时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

  而其他的时候,泽拉图就向他们讲授星灵的历史和神学,雷诺则在塔萨达的身边听,虽然他只能明白一些细节。他了解到了Xel’Naga,那个数千年前创造了星灵然后被他们自己的麻烦所袭击的种族。他了解了那些使得这个种族分崩离析的纷争,和将人民们统一起来并创造了Khala之道--飞升之路的哈斯。这就是Khala之道,直到今天仍在以它严格的规矩定义当今星灵的社会。拒绝接受它的星灵们则被他们的家园所流放,成为了后来的暗黑圣堂部落。

  “这是萨尔纳加亲自赐予我们的力量,”泽拉图解释道,“深深渗入我们种族的血脉。但是这力量经过了卡拉的净化,被限制在了我们先贤所规定的范围中。我们真实的力量绝不止于此。”

  “然后如果没有这种限制的话我们就会失去所有的控制,”塔萨达反驳道。“就如同很久以前发生过的那样,当时ADUN未能尽到他的职责,导致的部族在艾尔上胡乱释放他们的能量,几乎毁灭了世界。”泽拉图的内心涌出一波波的震动和过去的酸楚,使雷诺退缩了一下。“是的,我知道这些事。”塔萨达承认。“传言仍然存在,当我们在圣堂教育中提升到了足够高的层次之后,我们会被灌输关于谎言和真理之间区别的指示。”

  “指示,是的”泽拉图表示同意,“但是不完整。你看到的也不是完整的真理,只是数世纪之前秘密会议商定的说法而已。”他转过身去,并没有说更多,但雷诺知道这一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了。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