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官方小说独家连载:《刀锋女王》第十六章

作者:亚伦·罗森伯格编辑:陈彤2009-09-27 14:33:20
导读
  官方小说《刀锋女王》第十六章新鲜出炉,在这里感谢社区网友Promises0688的辛勤翻译。

返回《刀锋女王》章节目录

  “吉姆。”

  凯瑞甘正在微笑着,大笑着,在远离他的的位置游荡着。他在后面追赶她,但她一直保持在他能所够到的距离之外,她燃烧的马尾随着她的奔跑跃动着。

  “等等,”他大喊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试图抓住她,但他只抓到了空气。“回来!”

  “不,”她回答,她转过身来面对他并在他冲向她的时候敏捷的往后一跳。“你做出了你的选择。”她的声音非常轻,她的嘴上带着嘲弄的微笑,但她的眼睛显出了她的悲哀,她非常的悲伤。她走到他身边用一根手指滑过他的脸庞。“现在你必须面对它了,”她喃喃道,她的双唇靠近他的,她的嘴如此之近他几乎可以感觉到他们的皮肤的接触。紧接着一阵灼热的疼痛滑过他的脸颊,他蹒跚的退后,本能的捂住了痛处。她的指甲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只又长又尖的爪子,她就是用它们割伤他的。他看着她一边后退一边舔舐着血液,他颤抖着看着她的脸,在她的眼睛里他看到了饥渴。

  “是时候醒过来了,吉米,”她缓缓地告诉他。“是时候面对你的末日了。”

  他惊醒过来,痛感依旧留在他的脸上。

  他们加入星灵已经过了两周。最开始的几天是最糟糕的。

  “带所有人离开那,”他通过通讯系统告诉Cavez和Abernathy。“立刻行动。”

  “是,长官,”他们同时回答,他能听到Abernathy喊出命令的声音。而Cavez依然在线。“我们去哪,长官?”她问道。

  “这真是个该死的好问题”雷纳承认。“现在我TM不知道。”他摇摇头。“让所有人向山里移动,你们一出发就通知我。那时我会有更好的主意。”

  他们只能往山里去。自从从凯瑞甘那里逃出来,就再没有星灵说过话了。这真是一幅怪异的景象,他们在完全的沉默中在Char的环形地貌中穿行。偶尔他能听到在他后面传来零散的细语,听起来就像是风穿过树林,他估计他是不经意听到了星灵们的讨论—在狂徒们或是黑暗圣堂武士之间的讨论,他不能听全,所以他也不能确定。那两支队伍完全没有走在一起,狂徒们呆在他的左边而黑暗圣堂武士在他的右手,跟随着他们值得尊敬的领袖,他一直认为他们最终会分开行事。这就留给他一个难题—他该跟着哪边?他对塔萨达了解的多些,他们曾经直接交谈过,而且他觉得执政官更加直率,而泽拉图知道如何杀死脑虫,从这点上来看雷纳想跟他在一起。幸运的是现在还没必要决定—就现在来看那两个人要一起行动,虽然他们并不交谈甚至看都不看对方一眼。雷纳真想吹个口哨以缓解缓解紧张气氛,但他还是忍住了。

  接下来的情况变得更糟了。

  “长官,我们遭遇zerg!”雷纳刚刚回应呼叫,就听到Cavez通过comm对他大叫。

  “你们现在在哪?”雷纳也大声吼道。他能听到那边的高斯步枪的反击声,嘶嘶声,噼啪声与惨叫声混合在一起。他来了个急刹车,他的装甲及时纠正了姿势,星灵们也立刻停下了。

  “我们还在飞船那,”Cavze报告,他听起来有些窘迫。“收拾物资比我们想象的要花时间。紧接着zerg突然从周围出现了。”

  “坚守,”雷纳一边下命令一边用他装甲上的搜索系统定位营地的位置。“不要试图逃走--它们会把你们分割包围。集中在飞船边上,有装甲的步兵站在前面,守住堡垒。我在赶往你那的路上了。”

  他一关闭通讯就转向两位protoss指挥官,他们在他通讯的时候静静地在旁边看着。“它们正在攻击我的人,”他急切地解释道。“我们必须把他们救出来。”

  他已经准备好来一场争论。但这并没有发生。“照顾好自己的队员是指挥官的责任,”塔萨达同意道。“你必须立刻前往。”接着,或许是从雷纳吃惊的表情要不就是他心里的疑问中读出了什么,执行官抬起了他的头,他的眉毛弯曲起来作出了一个幽默的表情。“我们已经与你结盟,”高等圣堂武士向他保证,“我们会在这次救援行动中帮助你。”

  “太好了。”雷纳终于松了口气。他瞥了一眼没有说话的泽拉图。“那你呢?”

  执行长耸了耸肩。“我们生死与共。”他回答道,这句话已经足够了。雷纳转过身全速冲向他的基地,而两组星灵跟随着他。

  就算是有着他装甲的帮助和星灵天生的速度,他们也花了一个小时才到达飞船。在他翻越最后一座山之前他听见了战斗声,这至少意味着他的人至少还活着还能够战斗。紧接着他看见了飞船。第一眼看上去它就像是被奇怪的皮革和骨头装饰起来,零星的钉子和角从它的各个部分伸出来。他的盔甲很快过虑了影像。他看到虫群包围着飞船,而他的人坚守在飞船周围。

  “我们进来了!”在他翻过小山并穿过飞船前的山谷后,他冲他的comm喊道。“射击时小心!别误伤我们!”他边跑边端起他的步枪。

  他冲向那里,并把一打子弹打向了一个试图用前抓切开飞船的侧面的雷兽。那个巨大的虫族倒下了,压扁了几个在它身下的小狗。剩下的氏族把目标转向雷纳,给了他的伞兵一个喘息的机会,但对他来说就不那么妙了。

  但几秒钟后那些虫子就完全把他忘在了脑后,因为两组星灵突然袭击了他们。

  这是一场短暂的战斗。很明显,凯瑞甘只派出了她氏族的很小的一部分,只有少量的雷兽和守护者跟随着一些飞龙,刺蛇和吞噬者(这个是啥?空中重龙么?),或许还有30只小狗。他们到达时就这只有这么多,无论如何—他很欣慰他的人在他们到达时已经放倒了几乎一半的攻击者。星灵们在剩下的异虫身上只花了很少的时间,能量剑切开了他们厚厚的甲壳把他们的锐利的前肢削下来。10分钟内,剩下的攻击者就全被干掉了。雷纳爬进飞船清点损失。Cavez正在等着他。

  “对不起,长官,”他的副官这样开场,而雷纳拒绝了他的道歉。“我们本应该在在你下达命令后立刻行动的。”

  “那样的话它们就会在开阔地把你们逮住。”雷纳安慰他,他注意到Cavze的右上臂全是血。“在这战斗要比较好。为什么你没穿装甲?”

  Cavze耸了耸肩。“我觉得其他人更需要它,”他承认。

  “大错特错,”雷纳把他顶了回去。“你是他们的指挥官。这意味着你必须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帮助他们。你是最需要装甲的那个人。没有它你对你的士兵来说只是个累赘。下次注意。”

  “是,长官!”年轻的伞兵立正并敬了一个礼,雷纳回应了他一个微笑。该死,Cavze让他想起了Mut(这位仁兄刚刚还在星际2中出了场…)!他想起这名年轻的飞行员还有休伯里安(为啥都喜欢叫这个名字….),这让他冷静了些。

  “好吧,好吧,”他说。“你至少还活着,也不算是不能补救。下次记得穿上能量装甲就是了。”他瞧了瞧了周围。“Abernathy人呢?”

  Cavez避开了他的视线。“死了,长官。Non受了伤而她想把他拉回船上。一个异虫刺穿了她的胸口。我看见她倒了下去。”

  雷纳点了点头,但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等等,刺穿了她的胸口?”Cavez点了点头。“那只虫子有没有切开她的盔甲,把她切成碎片?”

  “长官?”

  他意识到Cavez还很年轻,他在Char之前并没有参加过几次战斗,特别是对抗异虫的。幸运的是,他有经验。“她的盔甲在她倒下的时候还很完整?”他又问了一遍。

  Cavez停下来想了想。“是的,长官,”他最终回答。

  “那只虫子继续攻击她了吗?还是就把她放在那不管?”

  “都没有。”Cavez骄傲的回答。“我把它放倒了,长官—正中喉咙,干净的掀掉了脑袋。”

  “好样的。”雷纳激活自己装甲的目标搜索系统,下令寻找损伤的盔甲。它显示出8个—两个在飞船里,5个在外面,还有一个比较远。“上来。”他已经准备好跳跃,在他定位坐标的时候Cavez一个助跑,爬上了他的盔甲,蹲在盔甲的后面。

  Cavez的记忆很准确,他立刻看到了。Abernathy的胸口受了一击,损坏了盔甲的马达可能还有其他系统。没有动力驱动装甲的话它就会倒下并变成铁疙瘩一块,失去它的防御作用。幸运的是,在那个异虫能造成更多伤害之前Cavez给它了一枪。而剩下的虫子很显然对还在反抗的目标比较有兴趣。除了胸口的窟窿,雷纳没发现其他什么伤痕。虽然异虫轻易切开了盔甲防御,割开了金属,塑料以及电路,但他没有看到血。

  “帮我一把。”他对Cavez说,蹲下来摸索着盔甲的紧急按钮。他自己的盔甲的手指开枪没问题但对于细致动作还是不太擅长。他只能按到两个按钮直到Cavez把一侧整个打开。

  最终他找到了剩下的,并把盔甲的前端完全拆了下来,仍到了一边。

  “那个,真是段血腥的经历,”Abernathy说道,她坐起来,破碎的金属和电路从她的盔甲里冒出来。她对他们两个一笑,而雷纳也以笑容来回应她。“有没有留两只给我?”

  “不必担心,”雷纳向她保证,他站起来并把她装甲剩下的部分扛到他的肩上;零件还可以再利用。“下次我们会把他们都留给你。”

  Abernathy并不是唯一幸运的人,除她之外还有3个人回到了飞船,他在之后点了名。他们在这次战斗中损失了10个人,3,4个人受了伤。考虑到异虫的数量和速度,他们真是TM太幸运了。

  “集结你的战士,”过了几分钟塔萨达对他说道。星灵们在飞船周围布成一个圆形,狂徒们在一边而暗黑圣堂武士在另一边,警戒着第二次攻击。“我们必须转移了。”

  “我必须埋葬牺牲人的。”雷纳告诉他,执政官看着他,眼里露出不可思议感觉,但他没有让步。“我不能就把他们放在这里任他们腐烂掉。”他坚持道。“这是他们应得的待遇。”

  他跟星灵对峙了一会,最终塔萨达点了点头。“很好。我们会保护你直到你准备好了。”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