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连载]星际争霸官方小说:《黑暗圣堂传奇 长子》第一章

作者:Christie Golden编辑:陈彤2009-09-23 15:16:44
导读
  社区网友陈述者GQ为我们带来了最新的暴雪星际争霸官方小说《黑暗圣堂传奇》的中文译本。

  该部小说中花费了大量的笔墨对星际争霸2中剧情进行了交代,如果你是剧情迷相信这部小说能够让你爱不释手的。

返回《黑暗圣堂传奇-长子》章节目录

  倘若世上真的有上帝,那Jacob Jefferson Ramsey也从未见过他,甚至有些怀疑他是否真的存在,但Jacob确信世界上一定有魔鬼之类的玩意,因为如果没弄错,Gelgaris,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地狱。

  许多年之前,考古学家还是一种虽然乏味但还被尊敬的职业,有点像一本老旧的精装百科全书,主人不时怀着尴尬的自豪感掸去上面的灰尘。在王朝按时拨给的微薄的资金中,Jake Ramsey,领取了其中不错的份额。Jake像同行们一样稍显乏味却被尊敬,这些年来,他快乐地在风沙中工作,吹着口哨趟过泥浆,在真空中穿上防护衣时说那些根本不好笑的笑话。他曾经遭受过无数次的灾难:冻伤、咬伤、晒伤……他与他的乐观平安地度过了这一切困难。他的乐观惹恼他的队伍和激励他们的次数一样多——倘若他足够坦诚,其实前者比后者多一点。

  但是这个地方……

  Jake和他的队伍已经在Gelaris坚持了两年,Darius嘲笑说这里连上帝估计都不记得了。这两年,由于日渐稀少的资金、供给和耐心,二十二人的考古组和一个起初自信满满现如今已经得了抑郁症的实习医生在此处每日苦干却收获甚少。

  Jake知道,正是这点使如此他如此憎恨这个地方。无论Gelgaris晚上寒冷刺骨,到了早上却能将人煮熟的温差,抑或是总设法钻进人身体中想在里面造窝的小昆虫,都不会使Jake沮丧。然而,一无所获使Jake精疲力竭。

  是的。Jake想,就是因为这个这里才是地狱。

  无休止的风吹袭着Jake,他正设法从凿岩机回到庇护所,那个被他当做家和信息中心的地方。无论是现在的寒冷还是中午火焰般的炎热,都使这几米的路程像几英里一样漫长。在恶毒的风中Jake就像一个醉汉般蹒跚前行,他瞪大了眼睛盯着逐渐接近的庇护所。在大约黄昏到来的前三小时,工作组穿上了防护衣,以防止比他们的情绪跌落还快的骤冷。而现在Jake确信该死的防护衣已经失灵了,一点都没有用了。因为蜷缩在这防护衣里他依然他妈的感到寒冷刺骨。每天似乎只有两个时间段Jake感觉温度还算适宜,它们绝对不超过20分钟,然而Jake发现每天就是为它们而活。

  风嚎叫的就像……就像什么东西在嚎叫,Jake累的都都想不到一个比喻。他竭力伸出手,终于,终于碰到了门。他尽可能背过身子,防止风将手指吹的乱晃。他试图输入密码,却发现已经看不到密码板上的数字:他的护目镜上太多霜了。护目镜像防护衣一样失灵了,Jake咕哝着将护目镜一走,眯着眼睛输入了密码,闯了进去,用力关上了门。

  当门打开时自动灯的强光,费力地穿透Gelgaris夜晚的黑暗,Jake眯上了眼睛,把手套撇在了地上,全身融进了庇护所的温暖,他眨了眨眼睛。

  “啊,该死。”

  一直发着光的decipedes(他经常怀疑他们是如何在这个任何生物都活不下来的地方生存下来的,但这是一个留给昆虫学家的问题)用着十条细小的腿试图爬进他的眼睛探寻热量——又一次——他花了一些时间把它挖出来,并用长着老茧的手压扁他,接着他决定弯下腰去查看是否又有信息。通常情况下这里什么都没有……在虫族吞没了Mar Sara,星灵来结束战斗之前,Jake就有足够少的人他交朋友的,现在,他认为一个都没有了。但是他的一些组员还能与家庭保持着联系。

  即使如此,随着时间的流逝,Jake注意到在他工作组的每个人得到的信息也越来越少。

  他踉跄地朝已经开出叮叮作响的护甲仓走去,卸下外出时保护他的结霜的防护盔甲,在发现手指上面还有发着光的虫肠子之前,Jake挠了挠头发。唔,算了,反正没有什么音速去污器不能去除的,除了一些Jake认为他不真的需要了的老茧。

  一道红光在操作台上闪烁。

  Jake眨了眨他那蓝色的眼睛,不确定那道闪烁的红光是真的还是仅仅是另一只没被发现的decipede造成愉快的幻觉。

  不,它就在那里,就好像它在Tarsonis不错的邻居家屋前的圣诞树上一样般快乐地闪烁,在还有Tarsonis之前……

  他充满了担忧,最后一次他们收到的消息,是Leslie Crane的妈妈死于突发性中风。当然,Leslie没有能够回去寄予她最后的缅怀,或者去照顾她崩溃的父亲——运输船不会在八个月以内再次为了他们回来了。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