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官方小说独家连载:《刀锋女王》第十二章

作者:亚伦·罗森伯格编辑:陈彤2009-08-07 09:24:00
导读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暴雪星际争霸官方小说《刀锋女王》的第十二章中文译本。在这里感谢社区网友大口径喷子辛勤翻译。

  听到这些,雷纳不禁想大声喊叫,他咬住穿着手套的手,以免发出声来。泽拉图!无论那个黑暗圣堂武士对扎兹做了什么,那一定是永久性的,并让整个虫群陷入巨大恐慌。

  “我也觉得奇怪,”凯瑞甘承认,似乎是自言自语,“为什么我感到主宰......离我那么远。”

  “我亦有此感,”达格斯回答道。从脑虫的话语中雷纳听出了惊讶与悲伤。“你还太年轻,最近才加入虫群。我似已活过数生,而一直以来,主宰的意志与我同在。现在空虚占据着我的脑海。我的呼喊未等到他的回应就已消逝。”

  “那很难么,”凯瑞甘问他,话语里带着傲慢与奇怪的讥讽,“没有主宰的指引,引导自己的方向?”

  “那不是我们的方式”这是达格斯唯一的回答,雷纳看到凯瑞甘的脸色突然变了,似乎很反感。她显然不高兴,虽然雷纳知道,她很乐意看到扎兹永远地死了。尽管那样,她仍因了解到这个新的消息而咆哮着,鉴于最近一系列的事情,她的骨翼不耐烦地颤搐起来。“那么,”她终于说道,几近咆哮。“塔萨达的计划只不过是调虎离山了。我不该这么低估他,”总之,她看起来甚至比以前更加愤怒,如果凯瑞甘找到了那个执行长,雷纳会可怜他的。凯瑞甘一直痛恨的一点,如果有的话,就是有人像觉得她无足轻重地那样对待她。然而塔萨达对她的嘲弄只不过是一个让她心烦意乱的计策罢了。实际上,这并不意味着她不重要——恰恰相反,这与星灵的话相称,星灵说过她很关键,是极大的威胁——但她不这样看。

  “没有了它们的主人,”达格斯说道,“扎兹的氏族变得狂乱,现在甚至威胁到了主巢簇。”他的领主转过身,其他领主仍在凯瑞甘的氏族上空游荡。“脑虫,”它喊道,向那个无名的脑虫发号施令,它的氏族正被凯瑞甘指挥。“你必须清除掉那个横冲直撞的氏族,以免它们造成更大损失。”或许是出于恐惧,达格斯的领主抽搐着。“我会亲自料理那些星灵。”

  “不,”凯瑞甘纠正道,那只领主原本转身飞走,因这句话而停了下来。“那个高级圣堂武士是我的。”

  “我们都应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尊敬的刀锋女王,”达格斯训斥般地告诉她,字里行间透着怀疑。显然,凯瑞甘也这么认为,她的骨翼扫起来,擦过领主的身体,疼得令它抽搐。“我们必须按主宰可能会吩咐地那样去做,如果他会再次发话。”

  “那个高级圣堂武士是我的,”她轻轻地重复道,话语中带着力量。“你去对付扎兹的氏族。我会找到星灵,并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她咧嘴笑了笑。“如果主宰和我们仍有连接,他会准许这个方案。”雷纳听得出来,她最后的陈述中带着刺,提醒那个脑虫他没有后台。

  一段时间里,没有人说话,雷纳几乎能感到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他想知道,达格斯会被证明是另一个扎兹,公然违抗凯瑞甘的命令吗?

  但是达格斯是一个更年长的脑虫,而且明智得多,“如你所愿,”他最终声明道。“我的氏族在扎兹的氏族附近,它们会清理掉那些发狂的家伙。”

  “很好。”凯瑞甘点点头。“完成之后,找到星灵的飞船,并摧毁它。我不会给他逃跑的机会。”她收起骨翼,转身离去。达格斯意识到这儿没他事了,他的领主也飞走了,大概是回到了他的氏族那里。这里只剩下凯瑞甘和她的那些忠诚的仆从。

  “你去哪儿了,小圣堂武士?”她低声道,眼睛缩小了些。雷纳感觉到眼睛里面有种奇怪的压迫感,他认为他看到凯瑞甘朝他的方向瞥了一眼。然后,这种感觉消失了。“啊,”过了一会儿,她叹息道。“你在那儿啊。”她开始奔跑,骨翼在身后拍打着,使她进入滑翔。她的氏族跟着她,不一会儿便只剩雷纳一人留在原地。他等待着,直到确信它们都跟了过去,才放弃了藏身之处和所有的伪装,向它们追去。

  异虫一连跑了几个小时,似乎不知疲倦。它们跳过小的裂缝,绕过更大的那些,最终来到一片广阔的高原。在安提加主星,雷纳和凯瑞甘就是在这样的高原上初次相见的。他尾随着异虫,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最后一只异虫跳了下去,落到那片高原上,雷纳及时地滑到一边,停了下来,差点一同掉下去。

  星灵正等着它们。

  他们是塔萨达的星灵,足有一百人,被安置在了高原的另一端边缘。塔萨达站在他们前面,靠近这块宽广而扁平的石头中央,高大而自豪。他的目光已锁定在凯瑞甘身上,而此刻她已第一个跳下到这高原,向他大步前进,骨翼因某种预感而张开。

  “最终你还是被截住了,小圣堂武士,”她在向他靠近时发出嘶嘶声。她的手弯曲成爪,渴望插进肉里,骨翼也效仿着这个动作。

  “这应该是我们的战斗,尊敬的女王,”塔萨达回答道。“在这里面对我,我会亲自将你打败!”在她靠近时,他没有后退,也根本没有移动。她突然停了下来,或许只有五英尺远,而他那双蓝色发光的大眼睛只是冷静地注视着她。

  “我正面对着你,小圣堂武士,”凯瑞甘回答道,对他龇着牙,“而你正面对着自己的末日!”她跳向前,像曾做过的那样旋转身体,骨翼在身周旋过,它们的刃口向执行长呼啸而去——

  ——但这里空无一物。塔萨达已不在那里。

  “你在哪里?”凯瑞甘转身环顾,几乎与雷纳同时发现了那个高级圣堂武士。这个星灵的领袖正站在她身后十步远处,看起来仍然毫无忧虑。雷纳不清楚他是怎么移动得这么快的,而凯瑞甘似乎对此并不在乎。她弹跳起来,转动身体,然后单脚着地,再次起跳,进入旋转,几乎是跳过了这段距离。多么优美的死亡芭蕾,她的身体变成了呼啸的利刃,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跟前。然后她的翼刃找到了它们渴求的血肉。

  一只刺蛇的血肉。它已被切成几块,残存的身躯仍在颤搐,同时塔萨达的影象从它身上褪去。

  “错觉?”她咆哮着,转过身,对着高原的另一端。她的目光扫过全副武装的星灵战士,试着找出她的死敌,嘴唇咧出讥讽的神情“你害怕面对我吗,圣堂武士?”

  “只要你继续表现得不出我所料,尊贵的女王,”塔萨达回答道,“我就完全不须要面对你。你的自身便是你最大的敌人。”他的声音在他们四周回荡,但却没有清晰的声源,而在此期间,他的战士也一动不动。

  “你不可能躲过我,小星灵,”凯瑞甘警告他,眼睛缩小。雷纳感到了那种同样的奇怪压迫感,并意识到她正将精神感知向外延伸。几秒钟之后,她从蹲着的姿势中站直起来,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狂徒身上。“我知道你在这儿,”她喊着,向她选中的那个战士走去。“我找不到你不要紧,你是他们的领袖,小圣堂武士,我想你不会允许你的手下受到伤害。”她的骨翼从身后伸展开来,沐浴在阳光中。雷纳觉得,在她的翼刃之间,他看到了一种像肥皂泡般的光辉,连接着那些羽刺,在它们之间形成一层模糊的膜,如彩虹一般。

  现在,凯瑞甘来到了那个战士面前,冲他笑着。这并不是个友善的笑。而星灵仍然一动不动,目光穿过了她,似乎望着远方某处,双手交叉于胸前。她转过身去,好像要对她的异虫发话,它们待在原地,不耐烦地等待着。她的左翼在转身时扫了过去,那道光辉接触到了战士的脖子。他还没发出任何声音,眼睛便突然黯淡下来,头颅滑落在地,从那片高原的边缘滚落。他的身体在一秒后突然瘫倒,血液从曾经支撑头部的地方喷涌而出。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