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星际争霸2中文网:地球联邦情报网 » » 当前文章

官方小说连载:《利伯蒂的远征》第15章

作者:Jeff.Grubb编辑:陈彤2009-07-17 14:38:06

返回《利伯蒂的远征》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分崩离析

  人人都讨厌节外生枝。在塔索尼斯覆灭之前的最后的几天里,节外生枝却成了家常便饭。军队常常在谁也想不到的地方突然出现,小道消息在盟友之间传得沸沸扬扬,不断更改的作战计划让大家无所适从:我们发现,事先拟定好的计划在实行时老会变换花样。总而言之,我们陷入了困惑。

  不光是我们,连那些自以为掌控着局势的大人物,也有大吃一惊、狼狈不堪的时候。战斗越来越激烈,需要手下有更多棋子投入战场,照顾不过来的地方越来越多,直到自己完全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就像盂斯克最后遇到的情况那样:一些原来忠实他的士兵,一夜之间突然产生了自己的想法,在棋盘上不按他的指令行事,居然擅自行动起来!

  或许这就是孟斯克最终踢翻棋盘的原因。用这种方式结束一盘棋虽说荒唐,但他却成功了。

  一般人觉得,只有当每件事都在你控制之下时,你才憎十艮节外生枝,但我在这里想告诉你,当你控制不住每件事时,说不定你会更加憎恨节外生枝.

  ——利伯蒂的自述

  运输艇与雷纳率领的人在阿特金广场汇合。当雷纳他们上艇的时候,一群穿轻便铠甲的技术兵从艇里出来,踏上塔索尼斯的地面,其中还有一个杜克手下的幽灵特工,这个通灵者的脸罩在不透明的头盔中,看不清楚。

  “你们这样太容易受伤啦。”雷纳说,“你们这些小伙子,怎么连件像样的盔甲都不穿。”

  “我们也想穿厚点,但总得服从命令吧。”这个小组的队长气冲冲地说。一群人相互推搡着经过雷纳的小组,朝雷纳的突击队撤退回来的方向走去。

  迈克猜测,孟斯克一定意识到UNN大楼里可以捞到些好东西。他宰然对自己背上这个塞得胀鼓鼓的背包感到非常满意,里面装满偷来的秘密,其中有些内容一定可以用来对孟斯克施加影响。

  他瞄了凯丽甘一眼。凯丽甘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杜克手下那名幽灵特工。她的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表情非常难看。

  “有什么不对头吗?”迈克问。

  凯丽甘摇摇头道,“最好赶快回指挥船去。”

  他们刚到达亥伯龙号,雷纳就得到指令,叫他到杜克的作战指挥室商议军情。“让你立刻就去。”传令兵说。雷纳嘴里骂出一连串脏话,嘟嘟囔囔地跟着走了,甚至来不及脱下战斗盔甲。迈克揭下头盔,急急忙忙从臃肿的战斗服里钻出来。凯丽甘早已熟练地除下她的轻便迷彩战斗装,这时正向出口走去。

  “等等。”记者说,“我和你一道。孟斯克那个老王八想让我们一起去向他汇报。”

  凯丽甘说,“让我一个人去和阿卡提诺斯说。他会对我把以后的事说得更清楚些。”她大步跨过亥伯龙号的对接走廊,向通往孟斯克观察舱的电梯走去。

  迈克本想赶几步追上凯丽甘,但转念一想,她可能是对的。她和恐怖分子头领打交道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孟斯克在她面前应该会吐露更多的心声吧。

  而且,迈克想,凯丽甘这回说不定能从孟斯克脑袋里读到更多的信息,了解到他启用“脑波脉冲发射器”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

  迈克四下张望。一起返回的其他人都脱下盔甲洗澡去了。雷纳现在应该正在指挥舱与将军待在一块儿。说实话,那个将军虽然不是个好伙伴,但跟他在一起总比在这儿等着孟斯克召见强得多。

  他可不想现在洗澡。他担心凯丽甘会突然需要他。

  走在亥伯龙号的通道中,迈克想起和自己通过话的那个技术兵。一想起这个,他不由得注意到,现在通道里来往穿行的人,大多数是生面孔。阿尔法中队的成员,渐渐取代了孟斯克手下早期的起义军。一个接着一个,那些最初干革命的人,不是在战斗中倒下了,就是被派到别的船上去了。这也许是孟斯克的又一个计划吧,在舰队中安插些老伙计,让每艘舰上都有自己的亲信。或者是另一种可能:打算用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换下原来的民兵和平民出身的老兵?

  不管哪种动机,迈克料定这是孟斯克有意安排的。

  迈克正要经过杜克的指挥舱时,指挥舱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撞开,两个穿战斗盔甲的人绞成一团翻滚出来。

  是雷纳和杜克,两人拉扯在一起。雷纳已经撕掉了将军的肩章,战斗服上两只戴着钢手套的拳头,轮番挥向对方的头盔面罩,把面罩砸得出现了裂纹。杜克刚才好像也没闲着,不管怎样,雷纳战斗服胸前的护甲出现了几道新鲜的凹痕。

  “吉姆!”迈克吼道。雷纳猛听得有人叫他,不由转过身来。

  杜克将军可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砰砰”两拳,双风贯耳,打在雷纳的头盔两侧。雷纳向后一个趔趄,但没有倒下。

  俩人摆脱这种铁甲拥抱,杜克马上腾出手来,去掏挂在腰边的武器,一支能穿透钢壁的针枪。杜克还没来得及把枪举起,雷纳早巳一步跨上,拧住老家伙的手腕。立刻,两套战斗服的伺服系统时发出“呜呜”的报警声。雷纳捉紧杜克的臂膀,向舱壁上面猛撞。

  一下,两下。撞到第三下时,杜克钢手套上有什么部件被碰碎了,将军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手一松,枪掉在地上。掉到地板上的枪滑向迈克。迈克蹲下抓住枪,再站起身,把枪插在自己腰间的皮带上。

  这时,迈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通道两头已经站满了全副武装的陆战队士兵,他们手上举着的武器全都朝着自己和雷纳。

  “你这是在自己的死刑判决令上签字,年轻人!”杜克咆哮道。他嘴角流着血,捧着刚才拿枪的那只手,看来被雷纳砸坏的不止是钢手套。

  “你对生你养你的这颗行星签了死刑判决令,将军!”迈克咬牙切齿地说。他转向陆战队员们高声说道,“他启动了发射器,要把泽格族引到这里来!他 妈 的王八蛋!他和孟斯克甚至不给联邦一个投降的机会!泽格族正在朝这边来,铺上红地毯迎接它们来的就是这个杂种!”

  一些陆战队员开始犹豫起来,枪口放低了些,不再对准迈克和雷纳。好像突然间对自己参加的这次革命行动有点拿不准了。要不就是突然开始担心泽格族什么时候会来到自己面前。另一些则仍旧保持严峻的神色,毫无表情地瞪着雷纳,他们的枪纹丝不动地指着雷纳的胸膛。

  迈克猜出来,犹豫不决的这些士兵,是没有经过“神经中枢社会化再造”的。而另外那些,则正在等待着执行杀人的命令。

  “我要把你送上军事法庭!”将军对雷纳说。迈克不觉松了口气。杜克只是威胁,并没有下令除掉雷纳。他一定是怕惹孟斯克不高兴。

  “想撤我的职?随你便。”雷纳怒冲冲地说,“我和你一样直接受孟斯克指挥。没有孟斯克的允许,你连屙屎都不敢。”

  “那你想想,我是在谁的命令下启动发射器的呢,年轻人?”杜克狞笑着说。

  “你竟然一下就启动了十二个发射器!”雷纳说,“所有平民都会活活被吞没!”

  “我们所有的发射器,都投放在联邦军队最集中的地区。”杜克说,“而且我们自己的人大多数已经撤离。见鬼,年轻人,在投放第一个发射器时,我们就把你们接回来了,你难道忘啦?”

  迈克一下子想起上运输艇时,碰到的那群技术兵和那个幽灵特工,还有凯丽甘当时毫无血色的表情。当然,孟斯克是不会关心数据资料的。他一心想的只是如何才能控制全人类。

  雷纳吐了口唾沫,“你这个混……”他对着杜克冲上两步。

  杜克将军,身穿全套战斗盔甲的杜克将军,抬起他那只没被雷纳撞伤的好手。不是去战斗,而是保护住自己的头部。将军害怕了,这个躲在闪闪发亮的金属壳子里的老乌龟。

  雷纳顿住身子,瞪着杜克。然后他又啐丫一口,转过身向通往观察舱的电梯走去。

  过道上的陆战队士兵,没有一个上去拦阻他。有些是因为没有勇气向自己人开火;有些是因为没有接到命令;还有些是因为不知道哪一个人才是真正的犯罪分子。

  迈克紧赶两步跟上雷纳。他们身后,杜克将军怒吼着,叫那些士兵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迈克的一只手从后面搭在雷纳的肩上,雷纳掉过头来。有那么一阵子,迈克甚至有点害怕他会揍自己一顿,这个大块头男人眼里燃烧着的怒火不见了,只剩下一种深深的悲悯的目光。

  “他们甚至不给联邦一个机会。”他说,“他们本来可以用发射器作为威胁,赢得整个战争。但他们连警告一声都没有。没有向对方发出任何警告,他们居然就启动了发射器。”

  “那你现在要去干什么?”迈克问。

  “我要去找孟斯克说清楚。”雷纳说,“得有人让他清醒清醒。”

  “你现在还是不去为好。说不定杜克正在他耳边吹风,想要你的命。在杜克会命令他的部下来拘捕你之前,你只有十分钟时间。再过一会儿,不管是否得到孟斯克的允许,他都会下手的。”

  “是啊。”雷纳恨恨地说,“我也有这种预感。也许我还是先到孟斯克那里碰碰运气为好。”

  “呃,那样,那样的话说不定会和孟斯克搞僵的。”

  “那怎么办,你开个处方,利伯蒂医生?”雷纳说。

  “去找支持我们的人。你原来的那些老部下,从萨拉星系来的殖民地民兵,把现在还在这艘船上的全部找来,集中到一块儿。完了以后待在你的住处,等我和你联系。另外,还有这个。”他把自己的背包递给雷纳,“保护好这个包。里面的光碟上记的可都是对我们有利的隐私。”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