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星际争霸2中文网:地球联邦情报网 » » 当前文章

官方小说连载:《利伯蒂的远征》第13章

作者:Jeff.Grubb编辑:陈彤2009-07-17 14:35:26

返回《利伯蒂的远征》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黑暗的心

  透过历史的镜头看,战争进程往往具有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准确性,犹如一只恐怖的八音盒。大大小小的战役,只不过是这个死亡机器内部的发条,只是推动事态发展的动力装置而已。毁灭的戏剧一幕推动一幕,环环相扣,流畅自然,直到交战中的一方被打垮为止。回顾往事,联邦的崩溃完全合乎逻辑,程序一经启动,其结局便清晰可见。

  对于处在战争旋涡中的人来说,战争带来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恐慌,偶尔被精疲力竭的感觉打断一下,别的可就什么都谈不上啦。

  没有一个人(包括那些制订战争计划的人)能够清醒地判断对手的力量。等我们明白过来时,战争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一切都已无可更改。

  发条?也许是吧。但我更乐意用定时炸弹来打比方:我们拼命拆卸,满头大汗,一心希望这个该死的东西在大伙儿面前炸响之前,能够被顺利排除。

  ——利伯蒂的自述

  运输艇计划在安提卡的低空轨道上与亥伯龙号会合。刚激活发射器,孟斯克就迫不及待地命令运输艇升空。但他总算还没有扔下那些衣衫褴褛的士兵不管,径自逃出联邦的包围圈。至少,在迈克看来是这样。

  乘坐运输艇离开地面时,迈克一直看着屏幕。运输艇上所有的摄像镜头都对着地面。发射器已经对附近的泽格族生物产生作用。

  像被激怒的蚂蚁一般,泽格族生物翻翻滚滚拥出它们的巢穴,乱哄哄地骚动不已,甚至在发射器的影响下相互疯狂地攻击。但是很快它们就稳住阵脚,开始拥向迈克和凯丽甘放置发射器的那个炮塔。汇聚起来的泽格族风暴,层层叠叠围住起火的炮塔,像扑向亮光的飞蛾。

  运输艇飞到更高的地方时,传感效果波及到更多的虫巢。从凯丽甘大脑中发出的源信号被不断放大,每过一秒钟,都会激起泽格族越来越强烈的反应。无线电里传来联邦地面部队被泽格族淹没的哭喊声。在安提卡主星处于黑夜时间的那个半球上,不时冒出点点爆炸的火光。叛军早就得到了警报,但即便这样,那些行动稍稍慢些,没来得及离开地面的人员,还是很快就消失在泽格林剥皮犬和海德拉刺蛇的浪潮中。

  运输艇继续升高,迈克眼中的地平线变成曲线,安提卡主星的轮廓渐渐显露出来。这时一道强光突然照亮空间,电磁脉冲扫过运输艇,所有屏幕立刻变成一片空白,几秒钟后才恢复正常。一艘巨兽级太空战斗舰,诺德Ⅱ的姊妹船,被一浪高过一浪的泽格族进攻摧毁了。

  空间轨道上的联邦封锁也早已溃不成形。具有登陆功能的舰船全都改变航线转向地面,另外一些则尽力从空中炮轰不断增多的泽格族。

  三个白热的三角形一闪,从附近掠过,在迈克的视网膜上留下白亮亮的光斑。迈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普罗托斯族来了。虽然规模不大,但却足以使安提卡的气氛加倍紧张。

  更远处的飞船发来报告,各处都发现有时空扭曲现象,从这些弯曲的时空中喷涌出一群群泽格族生物。带着龙虾螯钳的水母状的飞行物,泽格族的皇后,飞螳,飞螃蟹,奇形怪状。它们在不可抗拒的召唤下,从天而降,扑向安提卡。

  运输艇与亥伯龙号飞船对接成功,乘坐者马上疏散到母舰中。接着运输艇被抛弃了,现在可没时间来保护它,同时要尽可能减轻亥伯龙号的重量,免得逃命时被拖住后腿。脱离母舰的运输艇旋转着坠向地面。

  孟斯克的飞船惊慌失措,在联邦星际舰队和空间中突然涌现出的泽格族中间,像个气泡一样上升。泽格族只与挡住它们去路的东西作战,联邦舰队比较凑趣,正好把最好的飞船都摆在泽格族的攻击线路正中。四周不时闪起爆炸的光焰。亥伯龙号也不示弱,在逃离时不断发射炮弹,小小的炮光一闪,意味着至少又会有五百名联邦士兵,几秒以后将在核爆火球中丧生。

  凯丽甘疲惫不堪,脸色苍白。迈克确信,即使在这样的高度,她仍然能接收到发射器发出的信号。这种意念波到底是怎么回事?迈克一无所知。他只清楚眼前的事实,这种意念波的确将宇宙中的大批泽格族吸引过来了。他扶了凯丽甘一把,帮助她走出登陆舱。

  雷纳在过道上偶然碰到他们。

  “祝贺二位,干得不赖。”他热情地说,“你们在泽格族的屁股后面放了把火。我不知道你对它们说了些什么,中尉,但泽格族的确被你牵着鼻子跑啊。”

  凯丽甘抬起头,眼睛里怒火闪动,甚至连雷纳都看出其中的愤怒和屈辱。然后,这种情绪像突然出现时一样,又突然消失不见了。凯丽甘玉绿色的眼睛里剩下的只有厌倦,无尽的厌倦。

  雷纳关切地拍了拍凯丽甘的肩膀。他的额头皱起,显出很深的纹路,话音变得温柔,“中尉,你,还好吧?”迈克注意到,他说话时有些细微的停顿。

  凯丽甘再次抬头,与雷纳四日相对,眼里不再有愠色。迈克想,这是另一种思想反馈回路吧一一恐惧引发恐惧,关心激起关心。

  “我没事。”她说,一边用手把一绺稍显散乱的红头发理顺,“只是有点累。”

  迈克问道:“孟斯克呢?”

  “在上面,他的观察舱里。”雷纳说,“他可能喜欢观赏战斗。我刚从他那儿下来,我是真不想再看下去了。”

  迈克转向凯丽甘道,“我一个人去向他汇报就行,你这么累,去歇会儿吧。”

  凯丽甘愣了一下,身子还有些站立不稳。

  “谢谢你,迈克。”她说。眼睛却一直盯着雷纳。

  “看你的脸色,你真的像要支持不住了。”雷纳对中尉说,流露出的关怀如此明显,连迈克都可以对他的内心产生感应了。“想要一杯咖啡?或者咱俩说说话?”

  “有咖啡当然好啦。”凯丽甘努力地抬抬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说话也不错。是的,说说话可以放松些。”

  迈克向电梯走去,留下俩人在过道里,好让他们“说说话”。站在电梯门前时,他想到一句话。他把这句话放到思绪的表层,放到凯丽甘毫不费劲就能读到的地方。

  记住,让他说完他想说的那些该死的句子。他想道。然后乘电梯向上升,找毁灭安提卡主星的总设计师去了。

  观察舱里只有孟斯克一人,背着手站在大屏幕前。象棋盘上的棋子已经摆好,随时可以开始一局新棋,而且一包没开封的香烟也摆好在烟灰缸边上。两只窄口酒杯和一瓶还没开封的柯纳克白兰地站立在吧桌上。

  除了悬浮在中央的大屏幕以外,其它屏幕都关闭了。大屏幕上演示着安提卡的实况。屏幕上的黄三角代表联邦的部队,正在不断增多的红三角代表泽格族。安提卡的上空有几个冰蓝色小点,是普罗托斯族的飞船。另外在行星地面的边缘有一些小圈,那是没能及时撤走的起义部队。迈克看到的时候,它们正被红三角吞噬掉。

  空间轨道上也在上演同样的故事。更多的红三角,每个包含数以百计的飞行的泽格族生物,全部向安提卡主星上空汇聚过来。它们没理会那些逃走的飞船,剩下的猎物已经足够了,每艘飞船都成了一个聚焦点,被成群结队的泽格族团团围住,转瞬间就给撕成了碎片。

  迈克不由回想起诺德Ⅱ坠落的惨景。不过眼前这幕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我们正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孟斯克安慰地说,“我加强了计算机的图像显示效果,这样,屏幕上的图像不会因为我们撤离而变小。”

  迈克越过房间,走到吧桌旁,拔出酒瓶上的软木塞,给自己倒了一指高的柯纳克白兰地。他没给孟斯克倒酒。

  “我们计算过,根据发射器的能量,我们发出的召唤已经把二十五光年范围内的泽格族生物全引了过来。”孟斯克接着说,“也许能作用到更远的时空。凯丽甘中尉真像古老地球传说中唱歌的海妖,她轻轻一唱,就把水手们搞得神魂颠倒,纷纷迷航啦。”

  “她付出得太多。”迈克说。喝了一大口酒。

  “但没有谁能比她做得更好了。我很高兴你去帮助她,没有你帮一把,说不定她完不成这个任务。”

  迈克感到脸发烫,有那么一会儿,他想这可能只是因为白兰地喝急了些,“你故意激我去帮忙的,是吗?你不会让我有其它选择,我没说错吧?”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