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星际争霸2中文网:地球联邦情报网 » » 当前文章

官方小说连载:《利伯蒂的远征》第5章

作者:Jeff.Grubb编辑:陈彤2009-07-17 14:20:42

返回《利伯蒂的远征》章节目录

第五章 安瑟姆镇

  大自然无法容忍真空状态的存在,同样的道理,人类则憎恨信息匮乏。在找不到信息的地方,我们就削尖脑袋去探究追寻。某些情形下,我们甚至依靠想像去虚构事件。

  有关萨拉星系的情况正是如此。没人告诉我们实情,我们只好深入内地,寻找答案。然而几乎刚到那里我们就意识到,我们追寻的正是我们想要避开的。

  我们想当然地以为一切终将太平无事;我们子弹还没上膛就忙不迭地行动;我们甚至家伙都没带够就闯了进去,我们自以为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一切是多么愚蠢啊。

  而所有愚蠢中最愚蠢的是,我们居然忘手所以地认定,普罗托斯族是人类接触过的第一个外星智慧种族。

  ——利伯蒂的自述

  迈克费尽心机,好不容易说动艾米莉中尉绕道去安瑟姆·贝思走一遭。他给她讲述自己从那些难民口中听来的故事。为了不进一步刺激艾米莉,免得她再生恼怒,迈克说话时尽可能选择不带感情色彩的中性词。

  即便如此,中尉还是沉浸在被红头发凯丽甘败坏的情绪中。现在,艾米莉闷闷不乐地开车前行。兴奋剂虽然能使她控制自己的恼怒,但却不能完全排除由此引起的不快。

  吉普车搅起一路烟尘,像一堆鸡毛跟在他们后面翻滚。迈克·利伯蒂相信,安瑟姆的居民远远地就可以望见他们到来。

  然而当他们到那里时,城镇却空荡荡的,不见人影。

  “看来他们撤啦。”迈克说,一边跳下车。

  艾米莉中尉咕哝着走到吉普车后面,打开后舱盖,拽出一支磁力枪。

  “你也拿一支吧,先生?”她问。

  迈克摇头。

  “至少带支手枪吧?”

  迈克再次摇摇头,他向临近的一座房子走去。

  安瑟姆是个矿业小镇,仅有十来座房子,都是用矿渣浇铸的预制板和当地的木材搭建的。现在这里一片死寂,满目荒凉,没有家畜,没有狗,甚至见不到一只鸟。

  为什么会这样?迈克迷惑不解,心中升起一种强烈的不安,莫非有人正在暗中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迈克走近的这座房子是一个办理采矿权的办公室。木制地板,前面办公,后面住家。主人好像刚离开不久,柜台上的天平秤里,还摆放着蓝色的晶体矿物。

  迈克进去。艾米莉逗留在门口,手中的磁力枪随时准备开火。

  空气中有一股辛辣味,呼吸起来弄得人鼻子难受。

  “他们都撤离了。”艾米莉说,“我们也走吧。”

  迈克拿起一个咖啡壶,手上感觉壶还是热的。咖啡已经被煮干,剩下壶底一层咖啡泥。

  “还开着呢。”他说。从电炉上扯下插头。

  “看来他们走得很匆忙,先生。”艾米莉说。话音明显紧张起来,“你说过撤离者们都在抱怨,说他们是被强行驱逐出家的。”

  迈克到柜台后面,拉开一个抽屉,“抽:屉里还有钱!很难想像一个淘矿的人走的时候会把钱丢下不管,要不就是陆战队不准他们回来取钱。这太奇怪了。”他自言自语地说着,消失在里屋门口。

  刚走出艾米莉的视线,她就在后面大声喊,迈克赶忙退出来。

  “是间卧室,好像刚发生过一场搏斗。”他说。

  “一定是那种不愿撤离的人。”艾米莉板着脸对迈克说,“可能这个人在关闭他的铺面之前,就被强行拖走了。”

  迈克点点头,“我们分头检查一下镇上的其它房屋,沿着街走,一人走一边,如何?”

  艾米莉中尉深吸一口气,“好吧,先生。但你不能进屋去,不要走出我的视线。”

  迈克穿过街道,向对面一排房屋走过去。这时起了一股小风,烦人的灰尘贴着安瑟姆的主干道打旋,使这个小镇显得更加萧条。

  安瑟姆真的被人们彻底遗弃了?

  为什么会这样?迈克身上掠起一层鸡皮疙瘩,颈子后面的汗毛是不是竖了起来?

  在迈克查看过的那间矿务办公室对面,有两座房子。可能是矿物分析师的实验室,看上去也是才被屋主放弃不久。里面一个电视屏幕上还播放着新闻节目,画面闪烁不定,信号很差,而且没有声音。只见画面上是一艘外形与诺德Ⅱ一样的战斗巡洋舰,在太空中游弋。

  一个啤酒罐被摔在电视前的安乐椅旁。迈克暗暗怪自己不争气,因为他发现自己正下意识地想看到一包忘记带走的香烟。可惜不走运。

  接下来是一个普通的小店铺,满屋凌乱,箱子柜子全都翻了个底朝天。货架上的东西被拖下来,撒得一地都是。自动收款机后面的一个玻璃枪橱被砸烂,敞开着,里面一支枪都没留下。

  也许这就是莎拉·凯丽甘让我来寻找的线索。迈克寻思道。武装抵抗的征兆,这是跟联邦的人刚干过仗的痕迹?还是与普罗托斯族拼命时留下的现场?

  迈克的目光从自己肩上扫向对街.,看见艾米莉正经过街那边一座二层楼的酒吧。他闪身进入店铺里,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

  迈克跪下细看,只见地板被一些霉菌或蘑菇一样的东西覆盖着。一种暗灰色的物质;边缘有一层硬壳,手指按上去还有点弹性。

  里面有些蛛网形状的细线,颜色更深,似乎像血管。

  不对头!这里一定洒得有什么东西,霉菌不可能长这么快。太快了,迈克意识到,不到两天时间,居然生出这么多霉菌。

  这家店铺里还有些别的异常情况,后面房间传过来一种声音,像有什么东西在木地板上溜过。响动了一下,又陷入寂静。

  一头野兽?迈克有些惊讶。一条蛇?或者多半是个躲过了第一次强制撤离的难民,也可能是后来逃回来的。迈克起身,打算进这个发出奇怪声音的房间去看个究竟,靴子下的蘑菇被踩得“嘎吱嘎吱”响。

  他突然想起自己身上没有带任何武器。

  突然,艾米莉的一声尖叫越过街道。迈克不敢贸然转身,他面朝里屋的门,向外退。直到退出这间小店铺,他才急忙转过背横穿过街。只见艾米莉紧靠在酒吧门外的墙壁上,像喝醉了酒。

  “我想那家店铺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所以才进去——”迈克说。

  “酒吧里有人。”艾米莉嘶声说道。她脖子上的疤痕旁血管跳动,太阳穴上的血管也在搏动。她双目圆睁,看样子被吓坏了。恐惧正在侵蚀她“神经中枢社会化再造”的程序。很明显,她刚打过一剂兴奋针,用过的针贴扔在门廊的地板上。

  迈克情不自禁地通过开着的门往酒吧里面看去。

  老天!这哪里是酒吧,根本就是一个屠场!粗绳子捆住脚,倒吊着满屋的尸体。那些曾经组成人体的零部件,现在被悬挂在天花板上。大多数尸体上的衣服和肉都被剥掉了。其他尸体上的四肢被扯掉,还有三具尸身的脑袋被砍了。三个头颅顺着吧台摆得整整齐齐,已经被熟练地切开,露出里面的脑髓。显然有什么东西曾经啃啮过其中的一副脑髓。

  同时他看到,一条巨型蜈蚣模样的生物圈住一具尸身蠕动,像一条巨大的铁锈色的蛆。它正在吃尸体上的肉。

  刹那间,迈克感到透不过气,真希望自己也有一个装兴奋剂的小包。他定定神,心中闪念,无论如何得进去看看。

  迈克挪动打颤的脚一步步走了进去,他的靴子“嘎吱嘎吱”踩在覆盖房间地板的硬壳蘑菇上。他意识到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这里还有某种活物!他虽然没看见,但已经能感到它的存在。刚到达安瑟姆时那种被人在暗中监视的感觉又出现了。

  他赶忙向后退,退出门口,转过身,刚想对艾米莉说什么,眼角突然瞄到有样东西在酒吧后面一闪,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他冲来,只一步,就蹦到了门口。

  没有撞到迈克,因为他被什么东西猛力一推,跌倒在一边。

  迈克“砰”地摔在地板上,扭头一看,将他推倒在地的原来是艾米莉中尉,这时她正对着街上的一头大狗开火。不,那玩意儿不是一条狗。它有四条腿,但与狗的相似之处仅止于此。它像被剥了皮,浑身的肉都暴露在外,身上生着橘黑色的斑纹,嘴里伸出一对又长又大的尖牙。

  它正在磁力枪子弹织成的弹网下尖叫,被打出一身窟窿。超音速子弹的冲击力使它在污垢的地面颤动不已。艾米莉的手指还压着扳机不松。

  “艾米莉!”迈克叫道,“它早死啦!艾米莉中尉,别打啦!”

  艾米莉猛地抽出勾住扳机的手指,好像那是一条扭动的蛇。大滴的汗珠顺着她的脸滑下,嘴角的一边还留有白沫的印渍。她呼吸急促,空着的那只手摸向皮带上挂着的刀子。

  迈克觉得她的社会化再造功能所能承受得住的压力快到极限了,她正在逐渐失去控制。

  “老天。”她喊道,“那是些什么!”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