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星际争霸2中文网:地球联邦情报网 » » 当前文章

官方小说连载:《利伯蒂的远征》第4章

作者:Jeff.Grubb编辑:陈彤2009-07-17 14:16:42

返回《利伯蒂的远征》章节目录

第四章 玛尔·萨拉行星

  任何战争中,第一次打击与第二次打击之间都会有一段停顿。

  这个停顿通常是个安静的时刻,甚至可以说是宁静的时刻。大家惊魂甫定,刚刚认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清楚接下来会继续发生什么事。有人打算逃走,有人打算抵抗。奇怪的是,没人采取真正的行动。是的,我们只有打算,没有行动。

  抛到空中的球,在最高点暂时停滞不动。这,就是那个致命的停顿。球刚掷出时,方方面面都手忙脚乱,应接不暇。但现在,大家却呆在原地,仰面朝天,傻愣愣地望着定在半空翠的那颗球。

  除了极少数不安分守己的人以外,其他人都心安理得,毫无作为。然后,球从高处落下,第二次打击当头而来,将所有人全部卷进惊涛骇浪之中。

  ——利伯蒂的自述

  迈克·利伯蒂在禁闭室里足足待了两天。星际陆战队在玛尔·萨拉行星上的行动把他排斥在外。艾米莉中尉和她的一个经过“神经中枢社会化再造’’的同志,负责在迈克住所前看守。这之后,他才在特别护送下登上交通艇,搭乘穿梭机飞往美丽的玛尔·萨拉星球。

  现在,又过了一天,迈克正与一伙当地记者混在一起玩扑克,诈取他们的生活积蓄,同时等待官方公布更为详尽的情况。

  官方的正式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不过是些预先定好调子的陈辞滥调,强调切奥·萨拉遭受攻击的突然性啦,向杜克和诺德Ⅱ的全体官兵致敬啦……等等。杜克一伙人被渲染成挺身而出面对强敌的英雄。官方还宣称,正是由于联邦采取了高度戒备的应对措施,玛尔·萨拉才得保太平。普罗托斯族(还是没有说清楚这个名称的来历)被描绘成那种一动起真拳头来就告饶示弱的胆小鬼。那些一闪即逝的灵巧飞船,给人们的印象尤其深刻,这进一步证实普罗托斯族是一群懦夫。他们虚晃一枪,随即抱头鼠窜,究其原因,当然是害怕被我们的人逮着狠揍一顿。

  真是漂亮的故事,不管实际情形怎样吧,总之星际陆战队需要用这种故事来鼓舞士气。事实上,新闻圈子里谁的报道如果与官方版本偏离太远,这些报道在发送时就会突然出错,消失得无影无踪。政府这样做,当然是为了维持地方上的管理秩序。

  记者们都领到带条码的通行证,随时检查,随时出示。迈克知道其中底细,通行证能发射信号,持证者在什么地方活动,官方一清二楚。

  圈子内的新闻记者,都知道利伯蒂在诺德Ⅱ上的经历,但没有谁试着在自己的报道中运用这些材料。

  对外面的世界而言,玛尔·萨拉的消息封锁得很成功。按官方的说法,这里实施了旨在保护平民的措施(引白官方向新闻界发布的简报),说穿了就是军事管制,军方已经接管当地政府的一切权力。

  玛尔·萨拉的居民们,被军队驱赶到一些临时驻地集中,据说那些地方撤退起来很方便,其实就算有一个放弃行星的时间表,也没人知道关键时刻救生飞船会从哪边飞来接他们。在此期间,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陆战队士兵来回巡逻,那些待在城里没走的市民,现在的样子全都非常紧张不安。

  没什么好报道的东西,记者们无所事事,聚在宾馆前面的咖啡厅里打扑克,等待下一批官方允许发布的“新闻”出台,同时拼命瞎猜。 迈克也在这里消磨时间,他穿着他的大氅,看上去比周围那些记者更像土生土长的当地人。

  “伙计们,我才不认为那是什么外来的种族呢。”双手捧着扑克牌的若尔克说。若尔克是个火红头发的大个子,前额上有一长条弯曲的疤痕。“我想是‘柯哈之子’终于羽翼丰满,开始为他们被毁的家园向联邦发动核报复了。”

  “别乱嚼舌根。”曼格斯说。这是一个为当地日报工作的执拗的老家伙。“拿柯哈随便开玩笑,你想挨枪子儿呀。”

  “那你有什么高见,伙计?”若尔克不服气。

  “他们是人类,但不是我们这种类型。”老记者说,“他们来自古老的地球。我想他们可能太看重遗传的纯粹性了,不然最初也不至于把我们那些有犯罪基因的祖先流放到这儿来。他们现在用克隆技术传宗接代。到这里来,目的是为了清除人类遗传基因中的杂质。”

  若尔克点点头,“我听过这种说法。在邮局工作的撒迪厄斯说,他们是机器人,内部有一种程序,不允许他们为自身安全而进行防卫。为什么诺德Ⅱ一出现,他们撒腿就跑呢?原因就在这里。”

  “你们全弄错了。”来自某个宗教类新闻网的特约记者默里说,“他们是天使,上帝对人类的末日审判到啦!”

  若尔克和曼格斯不约而同地报以一串嘲笑。然后若尔克转向迈克问:“你怎么看,利伯蒂?你认为他们是什么?”

  “我不知道。”迈克说,“不管他们是什么,总之,他们把隔壁那颗行星的表面煮成了一锅粥,我亲眼看见的情形就是这样。我能肯定的只有一点,他们如果要来这里的话,动作会比联邦的反应快得多。而我们呢,只能坐在炸弹旁边玩扑克牌。”

  好一会儿,大家都静默无言,连圣洁的特约记者默里都懵在那里无话可说,牌桌上方像悬起一副有形的棺材罩。最后若尔克长长呼出一口气,说:“你这个塔索尼斯小子,老是破坏聚会气氛。该你摸牌还是该你出牌?”

  突然间,迈克坐直身躯,目不转睛地盯向外面的大路。默里和若尔克赶紧旋转坐椅,顺着迈克的眼光朝外看,但是他们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形。街上和平日一样,散布着一些陆战队士兵,有的身穿战斗盔甲,有的身穿标准制服。

  “快!若尔克,把你的记者证给我用用。”迈克说。

  火红头发的大个子本能地一把捂住挂在自己脖子上的证件,好像那是他仅有的一根救命稻草,“伙计,这可不行。”

  “好啦。”迈克拿出自己的星际陆战队身份证件,“用我的证件和你换总可以吧。”

  “为什么呢?”大个子若尔克说,双手不自觉地把证件从脖子上取下来。

  “你是本地记者。”迈克说,“他们允许你通过警戒线进入内地。”

  “话虽这么说,但我写的东西一样要经过军事审查。”若尔克断言道。他把证件递给迈克,“总之,你什么报道也别想发出去。”

  “可能吧,不过老待在这里我会发疯的。拜托,再拿包烟给我。”

  “我还以为你打算戒了呢,伙计。”若尔克说。

  “别废话,快点,哥们儿。”

  迈克一把抓过若尔克的烟,塞进衬衫口袋,站起身飞快地冲出咖啡厅,他扔到桌子上的记者证在桌面上弹了一下才停稳。

  “塔索尼斯人全是疯子,伙计们。”若尔克盯着咖啡厅的门摇着头,嘟嘟囔囔地说。

  “你还想不想接着玩牌啦?”曼格斯慢吞吞地问若尔克。

  “艾米莉中尉!”迈克喊道。他一边跑一边把若尔克的记者证往脖子上套,脚下扬起一路轻尘。

  中尉转过身,笑嘻嘻的脸对准迈克,“利伯蒂先生。很高兴再见到你。”尽管迈克始终不能断定,这笑容是发自真心还是程序改编后的结果,但此刻,他感到艾米莉的微笑很温暖。

  她没穿战斗服,而是穿的一身土黄色卡其布军制服。这意味着她没有承担监控任务。她臀部的一侧别着一把应急喷射枪,另一侧佩挂一柄让人望而生畏的搏击匕首。

  迈克来到女中尉面前,从衬衫口袋里掏出刚从若尔克那里抓来的那包烟。艾米莉有点不好意思地微笑着,从中抽出一支。

  “我还以为你戒烟了。”她说。

  迈克耸耸肩,“我以为你也戒了呢。”

  迈克忽然想起自己身上没带火,但艾米莉已经拿出一个微型打火机。打火机闪出一小束激光,点燃了香烟。

  女中尉贪婪地吸一口烟,缓缓喷出来,才开口说道:“上次在诺德Ⅱ上把你强行拖开的事,我得说声抱歉。那是我的职责。”

  迈克又耸了耸肩,“没关系。干记者这一行,常会遇上这种事,你够客气的啦。你怎么样,忙吧?”

  “现在不忙,有什么事吗,先生?”

  “我想找一辆便车和一个驾驶员,带我到内地去看看。”迈克尽力使自己的语气轻松,好像提出一个最简单的要求,类似于讨根香烟什么的。

  艾米莉的脸阴郁了片刻,“他们允许你通过警戒线?我没别的意思,先生,但上次指挥舱的事过后,我想上校肯定想把你撵回塔索尼斯去。”

  “常言道,‘时间会抚平一切创伤’。”迈克说。他拉了拉胸前挂着的若尔克的证件,“他们给我松了点绑,比原来自由些。这回需要点背景材料,想采访一下那些逃难者。”

  “撤离者,先生。”艾米莉纠正道。

  “不错,是撤离者。我想到现场去,了解一下英勇的玛尔·萨拉人民,如何以大无畏的精神,蔑视那些来自太空的威胁。你有兴趣和我一同去吗?”

  “嗯,我倒是没有值勤任务,先生……”艾米莉犹豫着说,迈克赶紧递上那包烟。

  “的确,”艾米莉口气一转,“我看不出你这样做有什么不好,嗯……上校真的不反对吗?”

  迈克眉开眼笑,是那种诡计得逞的笑容,他接过艾米莉的话头说,“如果他不同意,我们在第一个检查站就返回来。那样的活,我们就一块儿到咖啡厅去,我介绍你认识几个和我一起玩扑克牌的兄弟。”

  艾米莉中尉弄来一辆老式越野吉普车,敞篷的,车身宽大。若尔克的证件使他们顺利通过检查站。一个无聊的军警将证件猛地打进读卡机,现出一行发绿光的字:“本地记者”。这些关口的守卫好像并不在意谁要进内地去,特别是在军事护送之下。他们似乎更担心有人从内地出来。

  曾经丛林密布的偏僻行星切奥·萨拉被炸毁之后,它的姊妹星玛尔·萨拉成了萨拉星系惟一可以住人的星球。玛尔·萨拉的天空是橙灰色的。大部分地区的地面像被火烤过一样,泥土又干又硬,间杂生长着低矮的灌木丛。当地居民用人工灌溉的笨办法,在定居点附近开辟出一些种植区。吉普车行驶在城市外围时,迈克看见,这些种植区的土地因为缺水,全都荒芜了。浇水用的起重灌溉机,像衣衫褴褛的稻草人,孤零零地立在地头。

  这里的农作物必须持续不断地养护。迈克在他的采访记录器中记下自己此时的想法,对这个行星上的农作物来说,人口的迁移和来自太空的打击同样致命。放弃农业区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联邦已经料定普罗托斯族会卷土重来。

  下午三点左右,他们找到第一个难民集合点(错了,应该叫撤离者集合点)。这是一个在旷野上用纺织品搭建的帐篷城邦。一个巨型哥利亚机器人矗立在那里,虎视眈眈地监控着这个难民营。守卫的军警和检查站的那位一样无聊,他甚至不等迈克把话说完,就将若尔克的证件猛地打进读卡机,显示出是本地记者,他立刻不耐烦地挥挥手,让迈克他们进营地去。

  艾米莉把吉普车停在哥利亚机器人的脚旁。

  “让我和逃难……呃,和撤离者们单独谈谈。”迈克说。

  “先生,我得对你的安全负责任。”艾米莉回答。

  “那要注意保持距离。一个联邦军人靠得太近的话,可就没谁愿意打开话匣子同我说实话啦。”

  艾米莉脸一沉。迈克赶紧补充道:“当然,我发任何报道都要事先经过你们的人检查,这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句话好像打消了艾米莉的顾虑,当迈克去忙活他的民间采风的时候,她终于留在吉普车附近,没有跟着一起来。

  这个难民营刚建好几天,估计大概能提供一百个家庭的生活补给,也许当初就是按这个标准搭建的吧。可是现在收留了五百多家人,大大超员。那些多出来的难民,像集装货物一样,正在被打包塞进方方正正的公共汽车,显然是准备把他们运送到更偏远的地方去安置。营地四周,垃圾堆得老高。运水车前有许多难民,排成一条等待领取净化水的长龙。

  难民们好像还没有从丧失家园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离家的时候,大多数人只来得及随手拿些东西。结果那些没用的废品,像情感信物之类的,就被扔掉或者用来交换食物和被褥。现在,几天劳碌后安顿下来,人们总算有时间想想自己的处境,顺便发发牢骚,咒骂把他们害到这个地步的罪魁祸首。

  一点儿也不奇怪,联邦挨的骂最多。骂他们最方便,眼前就是他们的巨型哥利亚机器人和用强力战斗服武装起来的陆战队。从另一方面说,所谓普罗托斯族,存不存在还说不定呢,因为惟一的证据来自联邦公布的报告。玛尔·萨拉当时在星系恒星的另一头运行,大家都没有看到他们的姊妹星惨遭焚毁的那幕景象。

  迈克一边记录难民的状况,一边听他们抱怨。难民们讲述的故事丰富多彩,有别离的悲情,有把贵重物品落在家中忘了带走的伤心,有农场和产地被联邦强行征用后的冤屈。形形色色的牢骚,重要的和细枝末节的,不一而足。大家都反对联邦用军管的方式取代地方行政,地方官员们现在沦落为难民营的小组长。没有谁敢公开跳出来反对联邦,但面对记者,却人人都有一肚皮苦水。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