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小说连载:《黑暗降临之前》第18章

作者:Jeff.Grubb编辑:陈彤2009-07-15 13:53:22

返回《黑暗降临之前》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生死搏斗

  阿多俯身冲回指挥岛,本能地把来复枪的保险打来。开枪的时候身体还往前跑着。

  三个飞螳从破碎的窗户冲进来。它们紫色的翅膀被残留的碎玻璃划破,但是这些动物毫不在意身体所受的这点伤害。它们扁平、血棕色的眼睛里充满了疯狂:不顾一切、残忍无情、杀气腾腾。进攻的时候宽大的嘴里发出刺耳的尖叫。

  “继续射击!继续射击!”布莲娜在信道上大喊着。阿多很愿意遵命。他举起高斯来复枪,也加入到身后指挥岛传来的机枪的死亡召唤中。

  那些丑陋的怪兽疯狂地向前移动的时候,翅膀隔膜、软骨、皮肤、肌肉一片片地从它们的身体飞散开去,残片甩到了窗户上、天花板上、地板上,立即变成了酸雾。没过几秒钟,整个指挥室就充满了让人头昏的臭气,即使是从破碎的窗户呼啸而人的大风也吹散不去。

  阿多继续开火。他可以看到离他最近的飞螳张着嘴,下巴上的肌肉跳动着。他迅速扫了一眼飞螳巨大下巴两侧犬牙一样的突出物。

  它在进攻!阿多突然意识到。他闪到了左侧。

  一股令人作呕的像长了蝙蝠翅膀一样的东西从怪兽巨大的肚子里喷射到了指挥岛基座,也正是阿多刚才所在的位置。看不见东西的怪物冲着金属物扇动着翅膀,不停地喷射着。地面熔化了,发出可怕的声响。飞螳转向阿多,想追他,可是阿多跑得很快,它根本就追不上。他往前朝电梯间跳去。

  飞螳喷射着东西跟着他身后,现在它一心把阿多当成它的进攻目标。不断呕吐出的秽物砸在地板上,地面很快就销蚀成了液体。

  房间里充满了酸雾,这让依然带着头盔的阿多很难呼吸。他匆忙奔向电梯间。电梯门关着。电梯的左侧和右侧是高出控制台的平台。没有其它的隐蔽处了。他已经无处可藏了。

  他来到电梯口,用力用手捶着呼叫按钮。他快速转身,手掌还不断地拍打着按钮。他瞥了一眼飞螳肚子中喷射出来的带翅膀的东西,看到那些东西直冲向他,把喷溅到的金属蒸发成了气体。

  突然飞螳可怕的进攻停止了。阿多抬起头。从指挥岛打过来的一束曳光弹把飞螳的头给炸开了花。几片黏糊糊的东西甩到了阿多的战斗服上,怪物体内的酸性物质腐蚀着衣服的金属部分。阿多边叫边用手套快速把脏东西从衣服上拂走。他衣服上四处是洞,但是他还没注意到有地方已经烧透了。追他的飞螳重重地倒在地上,身下的地面几乎马上就熔化了。

  怪物倒下的地方,燃烧成了一片,地面上只留下了冒着烟的裂缝。通过裂缝的声音可以判断出,火已经燃烧到了指挥中心好几个甲板。

  阿多靠着电梯门又举起了枪。他透过房间里滚滚的烟雾搜索着,但是他已经看不到同伴了。因为看不到同伴,他才突然意识到指挥岛上的枪声已经安静了下来。

  “中尉?”阿多小心地喊着。

  阿多听到头顶上的信道依然响着,“……重复,雌狐,立即回到基地。这是直接命令!”

  “詹司!不要挂断!特基斯马上就去了!我马上就回去接你去,好兄弟!”

  是马斯!阿多意识到。他一定已经收到了信息!他现在正在归航。他们所要做的就是……阿多咽了口唾沫。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在这里等。

  旋转式紧急灯在滚滚的酸雾中闪烁。詹司也许会帮助自己离开这里,他突然意识到。如果所有指挥岛上的人都死了,那么他可以把詹司拖到运输船上。他可以告诉特基斯自己也被落在了后面。他为什么要关心这次任务和那个该死的箱子!如果他可以离开,那么也许就能想办法脱离改造箱,返回到旁特富行星去。也许他就可以重新开始他的生活,让陆战队和联邦见鬼去!那么,也许他就可以发现原来的他的生活不过是个谎言。也许,只是也许,米兰妮还在那里某个地方,在找他,等他。也许,只是也许……阿多扛起武器。房间里的烟雾还很浓,但是阿多记得詹司倒在了哪里。他迅速穿过四处是裂缝的地板。詹司倒在了指挥岛左侧的发射控制台附近。如果他能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到达那里,他就能在混乱中摆脱擅离职守的罪名,然后利用詹司离开这个行星。他就能逃离该死的联邦和它的陆战队,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了。

  阿多小心翼翼地移动着。至少还有两个飞螳。它们可能已经死了,但更可能的是它们潜藏在附近某个地方。

  “风景基地,我是雌狐,在航标外五英里!詹司,快回话!詹司!快回话……”

  阿多到了詹司身边。詹司仍然倒在阿多把他打晕的那个地方。

  有什么东西打了阿多战斗头盔的一侧。刚开始阿多还没有注意,但很快头盔就被砸了第二下。

  阿多迅速抓起武器,转向指挥岛。他的心突然狂跳不止,因为他透过滚滚的浓烟看到布莲娜中尉蹲在地图桌旁边。莫迪丝就在中尉的身后。利特尔菲尔德蹲在地图桌的另一侧。

  布莲娜打手势示意阿多不要动。然后她伸出前两个手指指向自己的眼睛,然后又用手指指着阿多。

  阿多明白这个标准手势的意思,再一次环顾房间四周。烟雾很快从房间散去。很显然酸性物质已经破坏了很多控制台,房间里有几条腐蚀出的沟壑。浓烟继续从飞螳倒下的地方烧出的洞孔处涌出,但房间视线已经很清晰了。阿多看了看布莲娜,摇了摇头。

  布莲娜简慢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然后指了指詹司。

  阿多迅速低头看去。詹司头部一侧已经淤血,起了一个很大的肿块。他当然不会羡慕这个人随后会遭受到的头痛之苦……如果他醒来的话。阿多突然惊奇地意识到,其实自己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人是不是能醒过来,他只是想利用这个人上运输船而已。

  阿多看着布莲娜,伸出手掌,掌心冲下放平。稳定,他示意。

  布莲娜又点了点头。她指了指詹司,又指了指阿多,然后示意阿多往电梯那边去。

  他已经把电梯给忘了!阿多回头看了一眼。电梯门已经打开,准备好了运载他们。他冲布莲娜点了点头。他弯下身抓住失去知觉的技师的工作服领子,慢慢把他从地板上拉向等候他们的电梯。他眼睛盯着电梯间,目光明亮热切。

  “詹司!我是马斯!我在一英里外……”

  阿多透过指挥甲板破碎的窗户向外望去。他可以隐约地看到运输船在西方远处的轮廓:日落的方向上很多联邦飞船拖出的尾巴映衬出的一个点。

  “你不要……担心……几分钟……你那里……”

  突然有很亮的东西落在了他和电梯之间,飞溅在地板上,升腾起烟雾。

  阿多迅速抬头看。

  一束银色的融化物画着粗糙的弧线,在指挥岛上方的天花板上划出一个圆。

  “中尉!快跑!”阿多在信道里大喊着。

  布莲娜和利特尔菲尔德也与此同时抬起头看。建筑的十字架支撑正在酸雨的腐蚀下熔化。他们可以听到十字架支撑物慢慢坍塌的嘎吱声。

  看到此景,他们迅速行动起来。布莲娜从靠近指挥岛的一个控制台上跳过去。利特尔菲尔德一把抓住莫迪丝的胳膊向楼梯跑去。

  他在后面推着莫迪丝朝侧向的小通道跑去。

  “哗嚓”一声,指挥间的天花板坍塌到了指挥岛上。随着一声巨响,天花板顶的壳体以及交叉结构支撑物砸在了指挥岛上的控制台上,所有的通讯天线也都随之塌了下来,沉重的顶部壳体滑下残破的指挥岛,落在了被酸性物质严重腐蚀的地板上,天线也被砸成一团。

  阿多狂怒地拽着詹司避免被坍塌翻腾而下的金属砸到。但是技师苏醒以后便挣扎了起来。醒得真不是时候。阿多心想。但是他需要这个人,好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准备战斗!”布莲娜大喊,“它们来了!”

  布莲娜已经痛苦地站了起来。她的肩头划了一个很深的伤口,鲜血不住地从战斗服撕破的地方往外流淌。利特尔菲尔德和莫迪耸在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指挥岛的另一侧。阿多看到他们两人在跑动,试图绕过废墟到电梯那里去。

  就在这时他发现了那些东西:长了翅膀的东西从天花板的裂口处急速飞了下来;飞螳已经打通了到达指挥中心的新路,把躲藏起来的人赶了出来。它们的猎物现在就在明处,很容易攻击。

  阿多赶紧把詹司放在一边。他们所在的电梯是开着的。詹司软绵绵的身体横躺在电梯门口,这样电梯就不会再关上了,把詹司放下以后阿多马上举起武器。

  莫迪丝挣扎着站了起来,抬头一看不禁尖叫起来——阿多想莫迪丝尖叫绝对不是出于恐惧,而是太惊奇了。很难想像那种女人还会害怕什么东西。不管她因为什么原因惊叫,阿多发现她的叫声引起了怪物们的注意。残余的几只飞螳从天花板的缺口快速地拥了进来。

  布莲娜立即行动起来。她的来复枪立即开起火来,把这些可怕的长了翅膀的家伙扫射到了废墟上。其中有两只飞螳的翅膀被折断的天线支架给穿透了。它们被从空中击落后,愤怒地尖叫,翻腾着,身体被锋利的金属边缘割破了。

  阿多没有时间来关注布莲娜的战事。一团黑色的毛皮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他自己。他开火把它从空中击落。但这个怪物还不肯停下来,在残破的地板上翻腾着。

  阿多扫射着它的翅膀,集中火力把它翅膀的隔膜给打飞了。他大脑镇定的一部分清醒过来,这是他很想遗忘的部分,但是这部分却在他需要的时候过来帮助他了。阿多边跑边开枪,从小房间跑出直奔目标,怪物继续逼近他,凶残无情,毫不在意它身体受的伤。

  阿多继续扫射着怪物的翅膀;,它还能再走几英尺。他想。阿多轻轻地向左走丁几步。

  这只飞螳突然身子一蜷,猛地一跳。

  阿多早有准备。飞螳进攻的那一刻阿多改变了火力方向。子弹不断射向飞螳的胸骨,把它推到了半空中,推到了刚才它的同伴在地板上腐蚀出的裂口上方。

  飞螳拍打着翅膀,但是它的翅膀已经没有剩下多少,飞不起来了。它尖叫着从裂缝掉了下去。阿多向前走了几步,把火力集中到它的头部和胸部,射击的时候他奇怪地感到很满意。

  “你不应该杀戮……”

  “以眼还眼……”

  “要爱那些憎恨你的人们……”

  他感觉一阵恶心,但是他不能停止射击——也不会停止。他又把火力转向仍在挣扎着试图进攻布莲娜的那些飞螳。他和布莲娜两股火力汇合在一起,很快就把这些怪兽扫射成了烂泥。这些怪兽躺在天线中间,酸性的血液侵蚀着周围的金属,身体的每一个伤口都把周围的金属给熔化了,熔化的金属天线坍塌在它们身体上面,把这些怪兽压在了下面。

  “快跑!莫迪丝!赶快跑!”

  阿多迅速循声望去。是利特尔菲尔德。

  中士在向进攻他的飞螳开火,但是怪兽却离他非常近,情势危险。从他所在的地方,阿多可以看到逼近利特尔菲尔德的怪兽,它喷吐着酸性物质,侵蚀着利特尔菲尔德的盔甲。莫迪丝在利特尔菲尔德身后。他们俩都在指挥中心的另一侧。

  利特尔菲尔德握着来复枪,喷射出的子弹不断穿透着怪兽的身体,脓水溅落在他们之间的废墟上,一阵阵烟雾随着升腾起来。

  莫迪丝开始奔跑,但是飞螳开始转向她了。利特尔菲尔德迅速跑到怪兽和莫迪丝中间,继续开火。怪兽向利特尔菲尔德和莫迪丝冲了过来。

  阿多把枪口从刚才射中的垂死的飞螳那里掉转开来,但是他无奈地犹豫着。飞螳在他和利特尔菲尔德之间。如果他向这个怪兽开火的话,很可能会打到利特尔菲尔德和莫迪丝,怪兽被打飞的身体碎片飞溅出的酸性物质可能喷溅到利特尔菲尔德和莫迪丝的身上。

  “利特尔菲尔德!快闪开!”

  阿多能看到利特尔菲尔德的额头上满是汗珠。

  中士看了一眼阿多,笑了笑,然后径直冲向飞螳。他把枪抵在了怪兽的肚子上,然后腾出另一只手紧紧卡住了怪兽的脖子。怪兽被激怒了了,用布满利刃的尾巴把利特尔菲尔德卷了起来。

  “不!”布莲娜高喊着。

  “快跑!”利特尔菲尔德痛苦地大声喊道,“快跑!莫迪丝!”

  在利特尔菲尔德的射击下飞螳变成了碎片。从怪兽身体喷出的酸性物质在腐蚀着中士的战斗服,把他和怪兽的身体可怕地熔在了一起。

  莫迪丝的脸已经失去了血色,绕过房间中央的废墟跑到了阿多那边,但是她什么也看不清了。

  布莲娜向前走动着高声喊叫着:“快走,利特尔菲尔德!放开它走!”

  利特尔菲尔德的武器继续开着火。阿多想利特尔菲尔德的手上的肉肯定已经被腐蚀掉了。也许只是正在腐蚀的战斗服盔甲在让枪发射着子弹。利特尔菲尔德和飞螳的身下已经流下了一汪酸性物质,怪兽停止了挣扎。

  阿多浑身激烈地颤抖着,枪都几乎拿不住了。他们听到外面有另一种尖叫声,声音非常熟悉,声调非常尖。

  莫迪丝循声向上看去,然后大喊道:“快看!”

  是运输船。瓦尔基里雌狐在三十英尺外盘旋着,引擎发出的声音非常刺耳,但此时对他们来说这声音是悦耳的。

  阿多心中一震,转过身来。詹司靠在电梯边,依然发昏,但是眼睛已经睁开了。阿多小心翼翼地从变形的地板上走过去,把詹司拉起来。“先生,该你把我们从这个鬼地方弄出去的时候了。”

  他们迅速走到残破的窗户前面。阿多可以透过驾驶员座舱罩看到马斯。

  布莲娜长叹了口气,然后说:“我们马上就可以离开了!”

  站在布莲娜身边的莫迪丝却显得很不安,“中尉,刚开始哨兵报告有多少只长了翅膀的怪物过来了?”

  “8只。怎么了?”

  “那么你的哨兵有没有报告说他们已经杀死了多少只?我的意思是,我想不是所有的……”

  布莲娜的眼睛慌乱地瞪大了。她冲运输船挥着手,大喊道:“快离开!转回去!”

  他也笑着冲布莲娜挥着手。

  “不!该死!快走!”布莲娜边喊边更加用力的挥手,“他 妈 的信道到底是怎么了?我联络不到他……”

  “哦,不!”莫迪丝喊了起来。

  剩下的三只飞螳飞到了指挥中心上空。马斯太专注于寻找他的弟弟了,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等他意识到它们在攻击他的时候,那些飞螳已经把大量酸性液体吐进了引擎人口和座舱罩上。

  布莲娜举起武器开火。阿多也加入进来,但是火力太小,也晚了。情急之中,马斯打开引擎,没有防备的飞螳被吸到了引擎人口里。酸性物质流人引擎,把涡轮片从高速旋转的轴杆上分离开。很快运输船就开始分裂了。

  马斯把运输船开到了西侧一百码的地方,运输船爆炸了,碎片在风景前哨上空四散而下。运输船撞到基地西面的峡谷里,自燃式燃料箱爆炸后燃起了一片熊熊大火。

  透过这柱浓烟,阿多看到很多联邦运输飞船划着优雅的弧线飞向天空,拖出橘红色的尾巴,映衬在日落红色的地平线上。

暴雪星际争霸官方小说《黑暗降临之前》

  在遥远的未来,在离地球足有60,000光年之遥的地方,一群松散的人类联邦流亡者陷入了对抗神秘星灵和凶残异虫的战争之中,三方种族都在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奋力拼杀——在这场交织着悲壮史诗,人性光辉和血腥残忍的战争中拼杀。

  能在Bountiful的殖民世界平静的生活一直是阿尔多·梅尔尼科夫的梦想。但是当阿尔多眼睁睁看着异虫残忍的入侵了他的家园并且杀死了他所深爱的人后,阿尔多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这个星系已经是满目疮痍。现在他加入了联邦海军陆战队,带着那些痛苦的回忆,为保卫人类联邦的世界而拼死战斗。但是那未知的真相,却彻底改变了阿尔多的命运……

《黑暗降临之前》章节目录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