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小说连载:《黑暗降临之前》第5章

作者:Jeff.Grubb编辑:陈彤2009-07-15 13:32:18

返回《黑暗降临之前》章节目录

第五章 绿洲行动

  风在这片崎岖不平的荒凉地带肆意横行着。阿多几乎可以感到砂粒钻进了他的动力作战服的各个连接处。对此他毫无办法。小分队正在立正。如果他胆敢动一动,他肯定布莲娜中尉会让他以后再也动弹不了。

  即使作战服很好地控制着他的体温,力图使身体保持最佳状态,他还是感到有一股汗正在从肩胛骨流向背部。也许利特尔菲尔德中士说得对。在航空港接受记忆改造之后,也许还有什么东西仍旧留在他的脑袋里。他有点难以集中精力,有一种预感,似乎就悬浮在他意识的边缘。他父亲常常把这种感觉叫做“神的提示”,那种平静、微弱的声音,向人们昭示神的指示。“注意倾听那种声音,”他父亲说,“它永远不会让你走错路。”

  可是当泽格族怪物将他父母撕成碎片时,那个预警之神在哪儿?

  一阵刺痛穿过他的右眼眼底,让他几乎看不到东西。紧接着,阿多感到一阵恶心,身体不由得畏缩了一下。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个情景:吃过的杂烩早餐全都喷在战斗服的头盔上。利特尔菲尔德说过这一切会过去的,阿多想,他费了好大的劲,想保持头脑的平衡。

  再坚持一会儿,一切都会结束。

  他试图把精力集中在布莲娜中尉身上。她就站在他们前面,有意识地把安全头盔的极化部位拉下,好让每个人都能在她说话时看清她的脸。队列中每个人都一脸严肃地正视前方。没有人敢冒险在她阔步巡视时吸引她的目光。

  “就在人人都撤离的时候,他们却把我们派到了这里,我的勇士们,”她的声音通过头盔,和往常稍微有点不同。战斗服中有一个听觉加强器,传播的声音和外界的声音听起来都是来自于听觉器。“整个联邦部队都在撤离这个星球。”

  “但殖民地的人怎么办?”阿多心想。“联邦军也要把他们扔在这里吗?”

  “在我们和其他弟兄们一起离开这个尘埃流星以前,我们必须要完成一件任务。”

  “用火烧死它们,长官!”卡特兴奋地插了一句,声音干脆,十足军事化。

  布莲娜笑得像一匹狼。“恐怕你那个小孩玩具还没有把它们烤完,我们就先完了,库拉—艾比先生。不过我倒是建议,我们先把目前的工作做完,离开这个星球,或许还能有一线生路。”

  “长官!是,长官!”卡特听起来有点扫兴。

  “你们一定想知道现在在哪儿。你们的新家,就是3847掩体群。

  几周前,这里是一个前哨基地。这里的人都叫它风景。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现在都属于我们了。尽量学会喜欢它吧,一旦完成任务,我可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待在这儿。

  “就在这里的东北方,有一个冲击火山口,火山口下方,有一个以前的抽水站。这是一个叫做‘绿洲’的破烂地方,在三十五度经向线上,命令发送器转动三个刻度①就是。把你们的导航收发器调到这些坐标上来。我们的马斯上尉,”飞行员眯缝着眼站在风沙中,勉强轻轻挥了挥手,以表明他就是马斯,“将会在空中掩护我们,给我们引路。”

  “在空中掩护?”塞亚科,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问道,“坐在运输船里吗?”

  “雌狐飞船上装备有一个特殊的接收器,塞亚科先生,来帮助我们寻找要找的东西。你觉得这样做有问题吗,先生?”

  ①美军俚语,指一公里,越战时流行开来。

  她的语气冷得足以让塞亚科的面罩从里面结冰,“没问题,长官!”

  “找到这个东西,我们就撤退,把它带走。干净利索。斯密斯—普恩下士率领一班的秃鹰摩托和鲍尔斯、福、辟奇斯,还有温德姆,利特尔菲尔德?”

  “在,长官!”老兵的声音在阿多的头盔里显得格外响亮。利特尔菲尔德就站在他的旁边。

  “你带领二班——包括艾利、伯奈利、迈尔尼科夫和项。卡特和埃卡特给你们强大的喷火兵支援。”

  阿多努力地把自己班的人员名字记住。伯奈利、项和埃卡特他不太熟悉。卡特仍然还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谜。不过,他们的班长利特尔菲尔德,倒是让他觉得有点希望,比别人当班长要让他安心。

  “长官!是,长官!”利特尔菲尔德精神抖擞、声音洪亮地答道。

  布莲娜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回答,“延森,你带领第三班,包括柯林斯、麦里士、艾森和姆布图。瓦博斯基给你们喷火兵支援。”

  “是,长官。”延森无精打采地回答。阿多希望这个人打起仗来能比说话有精神。他站在那儿就好像快要睡着了似的。

  “运输船将会在空中给我们掩护和遥感支持,直到找到我们的战利品为止。然后我们就迅速撤退,离开这个星球。有问题吗?”

  布莲娜问有没有问题,不是一种邀请,而是一种挑战。

  阿多忍不住了。他迈步向前,敬了一个礼,说道:“长官!我有问题,长官!”

  “好,迈尔……迈尔科夫……先生?”

  “迈尔尼科夫,长官。请原谅,长官!”

  “你要问什么,迈尔尼科夫?”

  “我们要找什么,长官?”

  布莲娜中尉的眼光从他身上移开,看着遥远的地方。

  “一个箱子,士兵,只是一个箱子。”

  阿多感到很开心。他喜欢穿着动力盔甲跑步。似乎毫不费力地就能在地上弹跳。棘爪在他下面滚动,他和和伙伴们身后扬起了一阵橙红色的灰尘。

  他把作战服的面罩目镜调整到导航模式。随着他的目光,目镜会展现周围的地形,以及显著地貌的标签。尽管中尉有点不以为然,但将这个地方称之为风景还是很恰当的。这个基地的主要任务是维护上方的抽水站,确保来自绿洲的水的供应。正因为如此,它坐落在盆地边缘的峭壁上——所谓盆地,就是冲击火山口遗迹在地表形成的一道壮观的狭长凹地。火山口遗迹的边缘已被岁月风化。

  目镜把他左边的陡峭的山峰标记为“石墙”,而把右边的山峰标记为“莫莉的奶头”,虽然有点难为情,却倒也恰如其分。火山口本身地形荒凉,就像马赛拉大部分地区一样,但是这里有一种纯粹的崎岖之美,令阿多大饱眼福。

  一条路弯弯曲曲地从火山口边缘陡峭的斜坡蜿蜒而下。想到当地的老百姓要沿着这条变幻莫测的路痛苦地绕来绕去才能到达谷底,阿多忍不住又笑了。陆战队员却不受这种局限。整个班都从陡峭的边缘弹跳而下,直接跳跃到山谷底部。战斗服的设计可以接受比这更严峻的考验,从悬崖上爬下来只是小意思。而穿着战斗服的陆战队员比战斗服还要能经得起折腾,阿多很俏皮地想道。

  “骄傲……”他爸爸的声音说道,“骄兵必败……”

  阿多皱了皱眉头。他的头疼突然又要复发。最好不要想这事,集中精力做好现在的工作。

  一班的人坐着四辆秃鹰摩托飘过他们的右边。通常,机动部队拥有攻城坦克或者歌利亚战斗机器人就能很好地为一个排提供支援。阿多心想,一班肯定是希望得到这些重型设备,把刚刚从地方游击队中“解放”出来的秃鹰摩托分给他们,他们注定要大失所望了。这些摩托虽然快速、轻便、机动性强,但对乘坐者的保护却和一顶纸糊的帽子没多大区别。他们的班长,一位名叫史密斯—普恩的下士,正吃力地控制着车速,以便和另外两个依靠步行穿过谷底的陆战队班保持平齐。

  阿多所在的二班正走在队列的前面,第三班从侧翼跑到了他的左边。他们全都排成一排跑步前进,倾斜的火山口底渐渐变得平坦。在他们上空,瓦尔基里雌狐盘旋着,角度向下的喷气装置在整排队员扬起的尘土后面,又激起了一道尘墙。

  布莲娜中尉跟在三班的后面跑着。阿多还以为她会高高在上地坐在运输船里,从空中指挥全局。他曾经在其他指挥官手下执行过任务,他们都喜欢从一个舒适、遥远的地方对队员进行遥控指挥。

  他对布莲娜的评价又增加了几分。

  阿多每迈一步,脚下的土地都微微震颤。战斗服里的氧气涌向他的身体,让他感到充满活力,随时等待着、盼望着为联邦效力。

  我们是顽强的。阿多想道。每个人都这样说……尽管他想不起谁这样说的,在哪儿听人这样说的。

  他只知道,绿洲的边缘很快就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很快就能向泽格族对他做的一切讨回公道。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