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小说连载:《黑暗降临之前》第1章

作者:Tracy.Hickman编辑:陈彤2009-07-15 13:14:57

返回《黑暗降临之前》章节目录

 

第一章 飞来横祸

  金色……

  一个恰如其分的词,配得上这个难得一见的美好日子,愉快的金色的光芒,照着人的灵魂,暖洋洋的。金色的日子里是一片平静。

  有些日子是灰色的,铅云低垂,阴雨连绵,伴随着刺目的闪电和隆隆的雷声。有些日子是鲜艳而冰冷的蓝色,在结霜的穹顶和屋棚上空延伸。有些日子甚至还是红色的——春风裹着尘土,把傍晚的天空漆成红色,这时的庄稼还没有在土里扎稳根。还有的日子甚至在天空铺上了一层天鹅绒般深蓝的毯子,一直延伸到夜幕里。

  他喜欢这样的秋夜,凝望深邃的星空,他会忘却自己的世界。他想像着,上帝为了让自己的光穿透夜幕,在夜的苍穹上刺出了一个个针孔。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喜欢看着星空,希望能一直看到最深处,看到这位造物主的影子。他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凝望,即使在他过了十九岁的生日,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不应再这样做。

  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有不同的色彩。所有的色彩他都经历过。每一种色彩在他心里都有一段记忆,一个不可取代的位置。然而,所有这一切都不能和金色的日子相媲美。金色是麦田的色彩,翻滚的麦浪从父亲的田里一直延伸,穿过低矮的山丘。金色是太阳照在他脸上的那种温暖。金色是他心中感觉到的那份激情。

  金色是她的头发和声音的色彩。

  “你又在做梦了,阿多,”她嬉戏着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快回到我身边。你离我太远了。”

  他睁开眼睛。她是金色的。

  “米兰妮,我就在这里啊。”阿多笑着说。

  “没有,你不在这里。”她的小嘴噘着——这是她达到自己目的的最强大的武器,“你又把我撇在一边,做自己的梦去了。”

  他翻身侧卧着,把头撑在胳膊肘上,以便更清楚地看着她。她只比他小一岁。阿多九岁的时候,她的家人就已来到这里,为躲避宗教迫害,她一家和许许多多其他避难者一起,从太空降落,加入到西拉曼镇其他圣徒的行列。

  那时,幸存的避难者们从几乎所有的联邦行星来到这里,聚集到一起——无可奈何地成了这些星球上的先驱。许多狂热的宗教团体成了同盟31年地球上第一批被联合权力同盟列为非法的组织。这对于圣徒和烈士们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纵观人类历史,那些不理解信徒的人们一直在驱赶他们,使信徒们背井离乡,流离失所。在他们的传统教育课上,开始痛苦地重复这么一个主题:他们理应受到驱逐,理应让他们在行星和星际间流浪。现在,这些信徒的家庭再一次被流放,零散地分布在阿特拉斯计划中命运多舛的流放者中间,当这一任务以惨败而告终时,这些家庭中的幸存者开始急切地找寻他们的兄弟姐妹。最终,各个世界间建立了联系,族长们选择了一个名叫旁特富的边缘地区作为他们的新的家园。不久,轨道运输船开始每天登陆扎拉西姆拉星际站。新到的家族往往会进入这些边缘聚居地。亚瑟和凯蒂·布莱德劳夫妇就是在那天带着他们大眼睛的女儿到达的,是那天到达的五个家庭中的一个。阿多和爸爸一起,随着全镇的人们出来欢迎这些新家庭,帮助他们安顿下来。

  阿多对当时的米兰妮没有太深的印象,不过他隐约还记得那个笨拙、孤独、腼腆的女孩,还有她竹竿一样瘦长的身体。他第一次真正地注意到她,是在她十四岁那年,她的身体发生了奇异的变化。那个“竹竿女孩”就像一只蝶蛹突然变成了美丽的蝴蝶一样,闯入了他的心扉。她就是自然美的化身——镇上的族长们向来反对身体彩绘和化妆。阿多能够成为第一个接近她的人,真是交了好运。他的心、他的灵魂全都融化在她那双明亮的蓝色大眼睛里。

  她闪亮的长发在吹过麦田的暖风中轻柔地飘舞着,产生了一层光晕:微风过处,飘来远处风车转动的“吱呀”声,还有面包房烤制面包的淡淡香味。

  金色。

  “我也许是在做梦,但我永远不会把你扔下不管的。”他微笑着对她说。他们躺在毯子上,周身的麦子沙沙作响。“告诉我你想去,哪儿,我带你去。”

  “就在现在吗?”她的笑声和阳光一样,“在你梦里?”

  “当然!”阿多起身跪在厚厚的毯子上,那是他特意为他们铺下的,“随便你去星球上任何地方。”

  “我哪儿也去不了。”她笑着说,“今天下午约翰逊修女的水栽课上有一个考试,我必须参加。而且,”她越说越激动,“我为什么要去其它地方呢?我需要的一切都在这里。”

  金色,在这么一个黄金的日子,谁又舍得离开呢?

  “那么我们哪儿都别去了,”他充满激情地说,“我们就在这儿……结婚。”

  “结婚?”她看着他,半是茫然,半是疑问,“我说过,我下午要上水栽课。”

  “我是说真的。”阿多为这一天已经筹划了很久了,“我已经毕业了,爸爸的农田也一直管理得很不错。他说他打算分给我四十英亩,就在农场的边缘。非常美丽的一块地方,离峡谷谷底很近,那里……那里……米兰妮?”

  长着金色头发的女孩没有听他说话。她坐了起来,蓝色的眼睛望着小镇的方向,“警报响了,阿多。”

  他也听见了。遥远的呼啸声,穿过田野,时起时落。

  阿多摇了摇头,“他们总是在中午拉响警笛……”

  “可是现在不是中午,阿多!”

  就在那一刻,太阳昏暗了。阿多跳起来,转过身来,面对暗下来的天空。随着阴影在金色的麦田上飞快地蔓延,阿多的嘴巴也越张越大。一阵恐惧袭来,阿多瞪大了眼睛。他的血液沸腾了。

  从山谷西侧而来的火球咆哮着冲向他这边,火球后面拖着浓浓的烟雾。阿多飞快地弯下腰,拉起米兰妮。他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他们必须要跑开,找一个藏身的地方……但是他们能去哪儿呢?米兰妮尖叫着,他意识到他们无处可去,没有任何安全的藏身之地。

  火球似乎就在他们身边,他们赶紧俯身躲避。火焰从他们头顶掠过,雷鸣般的声音很快淹没了远方的警笛声。火焰后面的阴影覆盖了整个山谷。五条巨大的烟柱在空中翻卷,如长长的手指越过阿多和米兰妮,伸向西拉曼镇的建筑群。接着,火球盘旋着合为一体,在城镇上空飞舞,在离西拉曼镇中心一英里的地方,翻卷的火焰落在西格德·约翰森家的田地里,立刻将田地化为焦土。

  阿多颤抖着——不知是由于恐惧还是紧张——但至少他已不再不知所措。他紧紧抓住米兰妮的胳膊,拉着她,“快点,我们必须要在城门关闭以前赶到城里。快!”

  她已不需要更多的催促。

  他们跑起来。

  他已经记不得他们是怎样进入城里的。

  金色的天空已经变成了混浊的土黄色,依旧笼罩在空中的浓烟又把它变成了灰色。这是令人压抑的颜色,青石板一样的颜色,冷冰冰的。看起来让人不舒服。

  “我们必须要找到达日叔叔,”他听到自己这样说道,“他在大院里开着一家店铺。快!快点!”

  阿多和米兰妮吃力地从镇中心穿过,街上这时挤满了难民。西拉曼最初只不过是旁特富边陲的一个哨所。它的镇中心以前是一个堡垒大院,周围有防御的城墙围着主要的建筑。从那时起,小镇就从这个中心堡垒向外发展开来。现在,有一万多人都把西拉曼称作自己的家乡——而现在几乎所有这些人都跑到这个安全的城堡大院里来了。

  在拥挤的中心广场对面,他刚好看到了“达日五金店”的招牌。

  突然,从周围的墙上传来了自动武器的“哒哒”的射击声。两声沉闷的爆炸声之后,机枪的“哒哒”声更加急促了。

  广场上,人群里发出一阵尖叫声。阿多听出了,确切地说是感受到了,混乱人群中的恐惧。人群中一片叫喊声,有的尖利刺耳,有的则显得平静。头顶的浓烟给躁动的人群蒙上了一层压抑的面纱。

  “阿多,”米兰妮喊道,“我……我们要去哪儿?该怎么办?”

  阿多向周围扫了一眼。他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恐慌。

  “我们只要能穿过广场就好了,”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她的眼神,“我们都曾经穿过好几百次了。”

  “可是,阿多――”

  “它还是和平常一样远。只不过拥挤了一点。”阿多看到那双美丽的蓝眼睛里涌出了泪水。他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别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然而,就在他们在广场上走到一半的时候,事情却发生了。

  一片火焰在城堡墙外升起。深红色的火光照亮了低垂在城镇上空的浓烟。血红的颜色笼罩着广场上恐慌的人群。尖叫声、呼喊声、嚎啕声响成一片,混乱刺耳,但一些不知是谁发出的喊声却清晰地传到了阿多的耳朵里。

  “联邦军队到哪儿去了?陆战队员呢?”

  “别和我争了。看好孩子!别走散了!”

  “不可能是泽格族!它们不可能人侵到这里,离它们那么远……”

  泽格族?阿多听到过关于它们的传言。都是些噩梦,他想,用来吓唬孩子的,或者用来防止过多的外来移民进入自己的领地的。

  人们低声议论的这些传说,他已不能一一记起,但是现在,噩梦就在眼前,如此的真实。

  又一个声音穿透了他的思绪。他转过头来,看着她。

  “阿多,我怕。”米兰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片湿润,“那是什么?出了什么事?”

  阿多张开嘴。他回答不了她的问题。他说不出话来。那一刻他有那么多的话要对她说——那么多没有说出来的话,而他为此在未来的无尽岁月中将为之遗憾。

  一道亮光闪了一下。他感到背上有灼热感。他转回身,抱住米兰妮。

  东边的墙已经出现了豁口。古老的壁垒从另一边倒下,坍塌在阿多的眼前。似乎有一股黑暗的浪潮袭向豁口,仿佛一个起伏不定的影子。这个影像在他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一个闪亮的紫色甲壳,鲜血淋淋的白色爪子从殖民地居民柔软的身体上划下,蛇一般弓起的身体扭曲着爬过破碎的石头。

  不可思议……噩梦来到了旁特富。

  广场上摩肩接踵的人群发出了一片惊恐的喊叫声,转回身从豁口跑开。但他们无路可逃。泽格族的海德拉刺蛇已经爬上了对面的城墙,像黑色的油污一样滴落到街道上。顷刻之间,它们刀片般锋利的魔爪上方露出了可怕的、眼镜蛇似的羽冠。它们的尾巴高高地弓起。锯齿般的肩关节窝里长满带甲壳的尖刺,以死亡般的速度冲向西边拥挤的人群。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新的威胁,人们转身想跑,却撞到了后面汹涌的人潮。

  阿多听到米兰妮在他身后气喘吁吁,“我不能……我不能……呼吸了……”

  狂暴的人群挤压着他们。阿多绝望地环顾四周,想找条路出去。

  头顶晃动的影子吸引了他的目光。一个鼓胀的圆球似的形体,似乎是一堆脱离了肉体的大脑,在殖民地城墙上飘浮着。它的卷须就像内脏似的挂在下面,有力地搏动着。它正伸向人群的中间。阿多曾经听说过,被泽格族抓去的人,没有一个好过的,都是生不如死。

  阿多泪如泉涌。他们无路可走,无处可逃。

  突然,那个在空中飘浮的泽格族领主身体颤栗着滑向一边。这个可怕的野兽旁边响起了几声爆炸。领主的身体在一个巨大的火球中化作碎片。进入了大院的泽格族海德拉刺蛇们突然犹豫起来。

  五驾联邦幻影战斗机划破了头顶的浓烟,它们引擎的轰鸣几乎淹没了下面人们恐惧的喊叫声。幻影战斗机在空中飞旋,25mm的脉冲激光不停地扫射着,狠狠地打击着远在崩溃的城墙边的目标。

  一架战斗机突然颤抖了一下,在狂怒的怪物发射的猛烈炮火中爆炸了。

  已经进入了大院的泽格族怪物们加紧了进攻,不分青红皂白地见人就杀,或者掠走。它们已经把人类团团围住了,现在它们所要做的,就是从拥挤的人群边开始,收割这些生命。

  又一队幻影战斗机撕破浓烟滚滚的天空。接着,一艘联邦运输船划破天空,迅速俯冲下来,停在广场上空。发动机的气流顿时在地面上刮起了一阵飓风。树木弯曲到几乎要折断。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几乎不可能听到任何声音。阿多周围的人全都伏在地上,以躲避这强烈的冲击。

  阿多透过尘土看去。运输船继续盘旋着,但是已经将舷梯放了下来,放到了广场上。他看到那位海军陆战队员在向他们招手。

  广场上的每个人都看到了那位陆战队员。他们毫无理智地拥向舷梯。一股人潮将阿多向前推去。

  他失去了米兰妮的手。

  “米兰妮!”他呼喊道。他试图抵抗住惊慌的人群的推挤。他的声音被发动机的轰鸣声淹没了,“米兰妮!”

  他在背后看到了她。愤怒的怪物们加紧了进攻,运输船眼看就要将它们的战利品夺走了。阿多惊恐地发现,怪物们在以惊人的速度把人们劈开,就像在麦田里收割血染的麦子。怪物们已经接近了米兰妮的身边。

  阿多拼命地踢打着人群。他喊叫着。

  三个海德拉刺蛇立刻抓住了米兰妮,把她从人群中拖开。

  “求你了,阿多!”她哭喊道,“不要离开我!”

  失去了理智的人们把他挤进了运输船。

  怪物们的利爪突然抓向飞船的船身。飞行员急忙拼命地起飞。飞船在他的操纵下立刻飞起来,带着阿多,离开了他的家乡,他的生活,还有他的爱人。

  “不要离开我!”这是她最后留给他的话,一直在敲打着他的头脑,他的灵魂,愈来愈响亮,似乎要把他的头颅震破……阿多的世界一片黑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那里将是漆黑一片。

暴雪星际争霸官方小说《黑暗降临之前》

  在遥远的未来,在离地球足有60,000光年之遥的地方,一群松散的人类联邦流亡者陷入了对抗神秘星灵和凶残异虫的战争之中,三方种族都在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奋力拼杀——在这场交织着悲壮史诗,人性光辉和血腥残忍的战争中拼杀。

  能在Bountiful的殖民世界平静的生活一直是阿尔多·梅尔尼科夫的梦想。但是当阿尔多眼睁睁看着异虫残忍的入侵了他的家园并且杀死了他所深爱的人后,阿尔多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这个星系已经是满目疮痍。现在他加入了联邦海军陆战队,带着那些痛苦的回忆,为保卫人类联邦的世界而拼死战斗。但是那未知的真相,却彻底改变了阿尔多的命运……

《黑暗降临之前》章节目录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