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小说连载:《萨尔纳加之影》第7章

作者:Gabriel Mesta编辑:陈彤2009-07-14 12:04:18

返回《萨尔纳加之影》章节目录

第七章

  广袤的宇宙中,Executor Koronis正坐在旗舰Qel'Ha号Carrier上,四周都是Protoss远征军里最强大的舰队。只有在这里,Executor Koronis才能独自思考,才能为自己找到庇护。也只有在这里,他才能仔细思考他的任务,他的命运,甚至是整个种族的命运。

  通过神经上的附属物,他能感受到在他舰上的所有Protoss人的忠诚:不论是Khalai阶层的工业家、科学家和工人,还是所谓武士阶层的勇于献身的Zealot和其他叫做Templar的士兵。他甚至还感受到那些作为政教阶层的苛刻的Judicator。正是他们策划了这次行动,不过他们现在依然把注意力集中在Khala上。

  但是每当他想静下来沉思,Koronis却又能感觉到舰上所有人心中的那种痛苦和挫折感。Executor的肩头沉了下去,制服上有硬角的衬垫随即随着落了下来。Protoss的家园Aiur遭受了一场Zerg毁灭性的打击,已经近乎被摧毁,而Koronis的远征队却远在战场之外,远离着他们的亲人和家园。他们没法帮上一点忙。他们是失败者。现在,整个Protoss族都徘徊在灭亡的边缘。

  他们肩上的担子无比沉重。

  Koronis坐在他光滑的座椅上,手里拿着一小块破旧却依然闪光的水晶碎片。宝石商人告诉他,古老的先知Khas发现最终造就Khala的心灵感应术的时候,就用了这块碎片。Khala最后统一了Protoss,通过精神力把它们汇聚到一起,终于结束了长久以来让他们的文明四分五裂的Aeon of Strife。

  Koronis不知道关于这块Khaydarin水晶来源的神秘故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商人为了卖个更好的价钱而编造出来的。不过Executor还是很愿意相信它是真的。他朝水晶里望去,将自己的精神能量集中于它。他深邃的金色眼睛像小太阳一样发出强烈的光芒,眼神深深地刺入水晶的结构,进入宇宙遥远的角落。随着他集中的精神力,他布满纹理的灰色的脸不断抖动,眉骨泛起皱纹,满是花纹的肩膀开始拱起,只有不存在嘴的下巴还保持原样。

  几十年前,Protoss Conclave把Koronis和他的远征军送上了这趟长途旅程,远在Koprulu Sector的边缘之外。不过Protoss是长寿的生物,他们并不在乎几十年,甚至也不会在乎几个世纪。他们每个人都为被这个任务所选中而自豪。在出发之前,由于这个个任务非常重要,Koronis被指定为为数不多的Executor之一。

  他和他的远征军随即踏上了征程。他们的任务是搜寻那些曾经拒绝加入Khala,并且随即把自己和Protoss统一的心灵连接断开的异端——Dark Templar。Conclave中的Judicator无法容忍Protoss社会中存在这样一个影响不良的群体。他们下令,Dark Templar必须被带回来监禁起来,或者被处决。至于Koronis,他从来都不觉得Dark Templar是一个大威胁,相反,他更倾向于放任他们继续流浪。不过下命令的是那些狂热的Conclave政客,不是他。

  Koronis对这次任务的第二个部分的兴趣远远大于追捕Dark Templar:寻找创造了Protoss,并把他们当作自己特殊的孩子看的远古种族Xel'Naga的遗迹。

  最近的证据表明,Xel'Naga也是敌人Zerg的创造者,还可能计划用它们来代替这些First Born。Executor Koronis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好像那个决定导致了Protoss人接下来不断的失败和失望。

  随着他的沉思,Khaydarin水晶开始嗡嗡发响,接着开始发光。一开始,Koronis从水晶获得能量,直到这块水晶的力量将他的能力放大,使他能够感觉到流淌在舰上所有人心中的痛苦和绝望。

  他闭上了闪着微光的眼睛,把注意力从Khaydarin水晶上移开。到现在为止,虽然经过了几十年的搜索,Qel'Ha却没有发现任何Xel'Naga的遗迹。不仅如此,Dark Templar也是不见踪影。

  他的舰队具有强大的威力,本应可以在守护Aiur免受Zerg摧毁的战争中发挥出作用,但是相反的是,他们在这有人居住的宇宙的边缘浪费了好多年的时间。Koronis对此无话可说。他用只有三只手指的手抓着他色彩斑斓的厂肩带。这条肩带象征了他的阶级和职务,曾经是一个令人骄傲的象征,但是今天对他来说,却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

  进入他办公室的过道的门向上滑开, Judicator Amdor令人难忘的身影出现在走廊里。他的眼睛闪耀着明亮的桔红色光芒。他穿着深紫色的长袍,长袍上闪烁着的光芒好像是他精神力的反映。嵌满珠宝的肩垫和金属头饰让Amdor看起来令人印象深刻,甚至还有些不吉利的感觉。当然,只是看起来而已。

  作为代表Conclave的强有力的政客,Judicator Amdor并不觉得有必要向Koronis致礼。如果长官允许,他们两个之间或许还会发生一些摩擦。不过他依旧忠于整个种族,忠于这次任务,所以他并没有过多在意严厉的Judicator对他的大量批评。Amdor好像认为这次远征的失败是Executor的错。

  Protoss族人没有嘴可以说话,他们的交流都是经由紧密的心灵感应而完成的。Judicator把他的对话紧紧聚焦起来,这样偷听者便没法窃听到任何一个词。不过有时候,这种精神力的聚焦实在是太尖锐了,以至于Koronis几乎被刺痛弄晕。但是Koronis从来都没表现出来,只是简单转过身来,静静听Judicator的话。

  “这件丢人的事已经进行太久了,Executor。我们的远征部队必须回到Aiur。我们已经来不及帮助族人打赢对Zerg的伟大战争,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帮着做一些重建工作的。让Qel'Ha调过头来,我们要飞回家。我们必须去抢救我们能抢救的一切。”

  Zerg的Overmind已经被摧毁,Aiur最后还是得救了,虽然损失了相当大片的土地。Tassadar,被看作叛逆者的人,结合了Khala的能量和从Void学来的秘密。Judicator Amdor称Tassadar的举动是“Dark Templar教导的可耻的举动”,不过Koronis没法否认那位英雄的功绩。

  他希望自己能在那儿,能亲眼目睹最后的一切。那肯定会是震撼人心的场面……

  Executor不及不忙地放下了他的水晶碎片,从冥思椅上站了起来。他弄直了自己的肩带,又整理了一下全是尖角的肩垫。

  Koronis对精神力的控制没有Judicator来的精准,因此Amdor感受到了他思想中的一星半点。“Tassadar不是英雄!”他的心灵语言十分尖锐。“他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Khala,只不过是为了他自己的荣誉和短期的利益而已。”

  Executor大吃一惊,看着自己办公室外走廊上的Amdor。“但是他拯救了整个Protoss,并且牺牲了自己。我难以相信你如何能把Tassadar的所作所为归结成自私的行为。”

  “他最大的贡献,”Amdor毫不客气地回道,“就是通过根除Zerg同时也毁灭掉Aiur,彻底清理了Protoss族!这场灾难的后果就是我们得以有机会重建家园,并且扫除那些可恶的异端。他们会污染掉我们对Khala的贡献。我现在非常渴望能回去,这样就能帮Conclave去确保我们不会滑向这条黑暗而愚蠢的道路。”

  看起来没什么必要继续吵下去了,Koronis默许了Amdor的话。他也很想回家,即使没有Amdor这番话,也是这样。“我生而为Khala。”

  当他们两个走到桥上的时候,Executor坐上了Qel'Ha卵形的指挥椅。Judicator Amdor有如严酷的父母一般站在他旁边,好像害怕这位执行官不肯按他说的做一样。

  Koronis向他船上所有的Protoss人发送了一个精神波,告诉了他们这一消息。“我们要回家了。我们已经为了我们的家人、我们的城市还有我们的世界工作过了。我们无法在Aiur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帮助她,所以现在我们必须为她奉献出我们的生命和思想……作为我们不在她身旁的补偿。”

  借着神经附属物和他的精神连接,Koronis感觉到了船员们的痛苦骤然减轻了,同时还感受到一股狂热的浪潮,一种把他们从消沉中带出来的希望。舰队Carrier和侧翼飞船的引擎同时发动了。航行家们计算出了一条能把他们带回Protoss心脏地带的通路。

  但是就在他们准备登船回航的时候,他们的精神交流回路——编织在飞船外壳里的蜘蛛网状接收器——收到了一个强大的信息脉冲。一个遥远的,异族的信号。

  那奇异的音节颤动着穿过了Koronis的思想,穿过了飞船,穿过了所有船员的心。一声尖叫,一声高呼,一条无法理解的消息。

  脉冲信号依旧在彭湃,刺激着Executor的神经,使他脑海里浮现出似曾相识的感觉。Judicator Amdor呆呆地站在那儿,先是困惑,继而震惊。

  当那遥远的呼声最终停下来以后,所有的Protoss人依然呆若木鸡。Executor将他的心灵语言集中到Amdor身上,尽管周围的人也能感受到一点他兴奋的思想。“这是Xel'Naga的信号!我认出了它的符号和音调。你听到它了吗?这个信息……很紧急。”

  “而且非常强烈,”Amdor说。“但是哪种Xel'Naga的设备能发射这样强烈而又清晰的信号,能穿越这么远的距离?”Judicator转身向正在Qel'Ha桥上的通讯设备边工作的技术员Khalai。

  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返回了一个短暂的精神波。“我们已经追踪到了这个信号的发射源,是一颗小星球。就目前所知,无人居住。”

  Koronis检查了坐标,迅速计算出远征军到达那儿需要的时间。他把他的想法清晰地发给Amdor。“Judicator,这个信号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或许我们能带着一些光荣和成功返回Aiur——而不是彻底的失败。如果真的能找到那个重要的Xel'Naga设备,我们就能完成任务,带着新的发现,作为英雄回到Aiur。这能给人们带来希望。”

  Judicator点点头。“如果这个信号真的是Wanderers form Afar发出的,它肯定是一个好的预兆。我们是First Born,我们的目标就是重新找回Protoss族失去的辉煌。不论发射这个信号的是什么东西,找到它肯定会是通向这个目标之路上的一大步。”

  “En taro Adun。”Koronis说,并举手敬了一个礼。(意思是“向Adun致敬”,Adun是一位伟大的Protoss英雄。)

  “En taro Adun。”Judicator草草回道,好像正心烦意乱,又好像已经有了计划。

  自从收到了来自Aiur的噩耗以来,这还是Executer Koronis第一次感到自信。他招来了一艘机械Observer,命令它直接前往那个神秘的Xel'Naga信号的发射源。

官方小说连载:《萨尔纳加之影》第8章

暴雪星际争霸官方小说《萨尔纳加之影》

  《萨尔纳加之影》是第二部星际小说,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做Bhekar Ro的殖民行星,在上面有一个终日被恶劣的暴风笼罩的Xel'Naga遗产。这个神庙吸引来了Zerg和Protoss,殖民者向Terran皇朝寻求帮助。所有的一切使得原来平静的世界再也不会平静了。

《萨尔纳加之影》章节目录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