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小说连载:《萨尔纳加之影》第3章

作者:Gabriel Mesta编辑:陈彤2009-07-14 11:58:30

返回《萨尔纳加之影》章节目录

第三章

  变化无常的天气很多时候看起来像是有意在戏弄殖民者,第二天,Bhekar Ro的黎明格外明朗。联邦测绘队当时利用照片把类似Octavia的祖父母这些的第一批绝望的移民者引诱到这个星球上,而现在眼前的景象让Octavia不禁想起来了那些照片。

  也许这一切并不全都是谎言……

  她和Lars打开了紧闭的房门,一股雨水从通道上滴下来,落在了柔软的地面上。头顶上,一只老鹰独自在滑翔,寻找着漂在水面上那些淹死的蜥蜴的尸体。

  Octavia越过满地的垃圾,来到机械收割机边上,甩了甩她褐色的短发,开始工作。她熟练地往机械收割机的顶上扫了一眼,发现冰雹把收割机顶砸出了一大堆坑洞,搞得收割机的外壳变成了水果糖模样。当然了,只要这些玩意儿还能工作,Bhekar Ro上没人会去重新给它们刷油漆。还好,风暴并没有给收割机带来什么严重的损坏,Octavia松了口气。

  镇上的街道挤满了喧闹的殖民者。他们刚刚起床便从屋里跑出来,像之前每一次风暴发生过后一样,去做一些修复的工作。在旁边的一间房子外面,Abdel和Shayna Bradshaw正看着他们的机械,沉重的修复工作搞的他们很沮丧。街那边,Kiernan和Kirsten Warner向Cyn McCarthy招着手。Cyn则跑向镇中间的市长的房子。她长满雀斑的脸上挂着微笑,仿佛什么坏事都没发生过。Cyn天性善良,长着铜色的头发。她总是会忘掉许诺要做的事情,却从来不吝啬自己对别人的帮助,哪怕并不需要。

  殖民者总是需要不断地修补自己的东西,因为Bhekar Ro上糟糕的天气向来毫无预兆地出现,况且这儿也没有“暴风雨季”这样的说法。也正是由于天气是这样的恶劣,殖民者只好一茬接一茬往农田里种谷子,先是whip-barley,然后是triticale-wheat,再是salad-moss,希望这样耕作可以得到更好的收成,以弥补损失。他们努力奋斗着,期待着能在倒退一步之前走出两步。

  在spore plague中遇难的人里有4名是殖民者最好的科学家。Cyn McCarthy的丈夫,第二代化学工程师Wyl,就是其中的一个。第一代的科学家的工作方向多数都是星球的资源和环境,致力于对动物和作物做出生物学上的改良,好让它们能在这个环境里更好的存活。于是Free Haven的环境稳定了一段时间,可以耕作的土地面积缓慢地增加着。

  幸存的殖民者不得不为了维生而终日奔波,失去了这些科学家以后,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去学习任何新的技术。这些殖民者一般是农民,机械工程师和矿工。他们白天通常要忙于各种紧迫的任务,根本没有精力探险或者扩张。由Mayor Nikolai代表的这一代人一致同意,去追求科技和发明实在是太过于奢侈,他们短期不打算考虑这样做。

  “有什么大问题吗?”Octavia刚刚检查完机械收割机,Lars就问了起来。

  Octavia弯起手指头敲了敲满目疮痍的舱门。“多了几条划痕而已,就当是装饰吧。”

  “真好看,挺有个性的。”Lars推开门,融化了的冰雹水从舱顶流出来,流过机械脚,一直淌到地上。“我们得去Back Forty看看地震仪和矿井。它们估计被地震弄的够呛。”

  Octavia轻轻笑了一下。她自然很了解自己的哥哥。“当然,到了那儿以后,你肯定还想去看看地震有没有震出啥玩意儿来。”

  他又一次冲着她咧嘴笑了起来:“那只是一部分罢了。我们不是已经登记了一些重型地震仪吗?肯定会很有用的。你也知道,没其他人愿意去看看。”

  十年前由科学家们建造在山谷周围的气象台和地震仪至今依然在工作,Lars偶尔也能下载一些数据。基本上,殖民者都会安分地呆在他们开垦过的安全的山谷里,收获足够维生的食物,采集足够修补工具的矿物,从来不做能力之外的扩张。

  在过去,有些殖民者尝试过在主山谷边上建立新的殖民地。有些人也离开了Free Haven去寻找更好的农田。不过那些遥远的农场一个接一个遭遇了枯死病,瘟疫,或者自然灾害,只有少数的幸存者最后回到了Free Haven。

  Lars发动了机械收割机的引擎,Octavia随后爬了上去。沉重的机械脚开始移动了,她关上了门。其他的殖民者也钻进了他们的收割机,做着最坏的打算,准备去检查各自的耕地。

  Octavia和Lars驾驶着机械收割机开向远处的丘陵。Lars的确是一个先锋,总是向往着发现新的晶矿、Vespene气矿或者肥沃的土壤。他总是乐于探险,而Octavia却只是希望实现她父母的愿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将Bhekar Ro改造成一个令人骄傲的理想居所。

  巨大的收割机在山谷的地上推进,她看到满地都是被风暴吹成碎片的谷物。冰雹和雷鸣把高大的茎杆砸倒在乱糟糟的地上,把光滑的水果砸到坑坑洼洼;激光波则把矮小的果树都点着了。

  一些农民正在尽力抢救他们的东西。Gandhi和Liberty Ryan,在他们的雇员Brutus Jensen和三个孩子的帮助下,全力在往秧苗上竖保护泡。那家人卖力地工作着,累得连话都没劲说一句。Brutus Jensen好像不想全力干活,Ryan家十分不高兴。

  又前进了几公里,道路已经变的很窄了,只比显示屏上标记的小径宽一点点。他们暂时在殖民地边缘停了下来。

  Lars让机械收割机的引擎保持运转,同时朝着外面一些仓库和小房间的方向喊到:“嘿,Rastin!赶快从你那破精练厂里跑出来,把我们吊上去,我们要给坦克(收割机)加点油。你是不是吸Vespene Gas吸得太多啦?”

  那位高而瘦的老矿工大步绕过建在一簇化能锅炉边上的气站。他养的大狗Old Blue也从褶皱的金属门廊下的窝里跑了出来。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