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小说连载:《Ghost:Nova》第八章

作者:Keith R. A. DeCandido编辑:陈彤2009-07-11 17:20:31
导读
  在五个荷枪实弹的大汉的“看护”下,诺瓦被带出了马库斯•纳连的小公寓。弄炸了比利的枪之后她就昏过去了,醒转时已经在那里了。她的第一个念头---我死了---很快就散淡了,愤怒的爆发中,她将屋中的家具搞得一塌糊涂,便又昏迷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已经是空空荡荡的了。

返回《Ghost:Nova》章节目录

第八章

  在五个荷枪实弹的大汉的“看护”下,诺瓦被带出了马库斯•纳连的小公寓。弄炸了比利的枪之后她就昏过去了,醒转时已经在那里了。她的第一个念头---我死了---很快就散淡了,愤怒的爆发中,她将屋中的家具搞得一塌糊涂,便又昏迷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已经是空空荡荡的了。

  她同时注意到,没有人在屋子里的时候,她可以更好得将其他人的想法屏蔽在外。那些声音依然存在,不过成了在人声吵杂的大体育场中一波不澜的背景噪音,仿佛筑起了一堵厚墙来抵抗缠绕脑中的杂音。

  只是一旦有人进入房间,不牢固的堤坝就有崩溃的危险。先是马库斯,他那被谋杀的父亲,生气的母亲,出卖身体的妹妹,对老板的无尽仇恨,还有其他很多很多。一触即发地,她随之听到了隔壁房间两人的心声,尽管老是在争吵,却深爱着彼此。门外的那个打手一直就喜欢跳舞,但是不敢告诉任何人,生怕自己的声誉因此而毁掉。楼下大厅里的那个女人在试着修理她的破悬浮机车,因为她既付不起修理费,也买不起新车。对门的那家子将他们仅剩的一点食物吃掉了,谁也不知道明天他们能否找到工作买到食物,还有许多种种...

  然后马库斯离开了,她终于有机会把那声音给关上了。

  只是一会儿!

  保镖进来的那段时间,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好在她想法将泰卢斯•法里特给吓了出去。马库斯再次进来的时候,她也如法炮制。

  而现在,她觉得自己快要被吞噬了一般,因为马库斯和其他四个守卫在她身边的人。

  这小妞长得(操的,最好马库斯没告诉)真不错呢。等费金(其他人说我的枪没有上膛。)盘问过她(我饿死了。)之后,不知道能(那样的话,我会惹上费金,那可是)不能占上点(个大麻烦。)便宜。真想不到,昨天晚上我们竟然(也许今天晚上我应该和妈妈一起去看看)坚持了下来。连他妈(那辆悬浮机车,我上个星期就答应过她了)一分钟的觉都没睡成,都是这小娘们闹得。(这票事情最好能换来点冰)最好费金(我必须得搞到些,不然今天晚上)能从她身上得(我饿了。)偿所愿,不然我(我一定会挂在街上。无论如何我一定)肯定会拿枪定着她的脑子,亲手把子(要搞到些)弹送进去。

  诺瓦闭上了她的眼睛(我要粉!),努力让自己的精神集中,(好赞的妞。)不去关注那些(我饿了)无休无(希望妈妈会记得)止冲向她脑中的(快到了)念头。

  她能意识到的下一件事是,那些念头都走了,不,不是全部的,其中的四个不见了,马库斯还在那儿,好像又来了一个。

  她睁开眼睛,看到了马库斯和另外一个人。他的身高不如马库斯,但看起来更高大些。诺瓦猜测,在这间屋子里他总是最高的那个。他看起来就像掌握着要将一切事情都掌控在手中的欲望。他只比诺瓦稍稍高了一点,有着黝黑的皮肤和短发,蓄着大把胡子。

  诺瓦还来不及去探知他的想法,只凭马库斯的念头就认出他来。“你的名字叫儒勒。”她说道。

  他闻言哈哈大笑,“干的不错,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这个名字。不过,我叫做...”

  “费金。”她当然知道,她什么都知道,“你给自己取的名字来源于一本叫做《奥立佛•推斯特》(1)的古老小说中的一个人物。你其实很讨厌这本小说,但是你喜欢里面的一个人物,那就是费金。而你最讨厌的就是,你真正的名字是裘力斯•安托万•戴尔。”

  马库斯一脸惊讶地望向费金,或者是儒勒。他也是直到现在才听说这名字的。

  现在,费金彻底的愤怒了:“马库斯说的一点都没错,你果然是个念能者。那么,我就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了,小妞。”

  “我只想死。”

  对方回以狡黠的微笑:“也许我能做到。不过首先,你要对我有所用处。听懂了没?”

  “除了利用人,你一无所长。”诺瓦小声地回嘴。

  “没错。”笑容更加狰狞:“现在,让我们从你的名字开始吧。我猜那会是很有意思的事---比如说能给我赚上一大笔钱---你看你身上的衣服可比我们这里所有人的都要好太多了。”

  在费金开始说话之前,她就知道接下来的话题了。想起父母被残忍的杀害,眼泪缓缓落下。

  她突然意识到,也许克拉拉还活着。她差点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姐姐。不过,她不会,也绝不敢让眼前的恶魔知道这件事,必须让他相信,泰拉家族的人都死了。

  幸运的是,要编造这样的谎言不是难事。

  “那就是说,你是个富家小姐。不错,太好了,那么肯定会有谁...”

  “没有谁!”她尖叫着:“他们都死了,是我杀了他们。”诺瓦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说这些,不过显然费金对她的回答有所反应。顺着他脑中的思路接下去,她说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躲到这里来的?我杀死了所有的家人,我不想被TPF找麻烦,所以跑来了贫民窟---条子们不会来这里,我是这么听说的。”事实上,她可没有兴趣打听这些事情,不过马库斯和费金的脑海里明明白白地透露着,只要他们不把手伸出贫民窟,TPF就会放任他们自生自灭。

  费金摸着扎满胡须的下巴:“听起来你是在说,你可以用想的就杀掉一个人。是么?”

  “没错,我当然可以。但我不为你杀人。”

  “哦,我想你会的,因为,如果你拒绝的话...”

  “朝我开上一枪?”诺瓦回敬道。她清楚地知道他脑中想的并非如此。他在想,她会因为饥饿而屈服的,多么荒唐的念头啊。

  “不,不。你说过,你是想死的人,用枪对付你根本是种仁慈的施舍。我会要你知道,死并不是像你这样一个有钱漂亮的小妞能遇到最糟糕的事情,最惨的是忍受折磨。我打赌像你这样的小妞从来没有经历过,不是么?”他掏出自己的枪---一把用钱能买到的最好的手枪,P220---对准了她的头,“现在,小妞,我要把你赶出这里,而且我保证没有人会帮助你。你不会得到任何食物,没有可以住的房子,也不会有药。听懂了没?”

  她感受到了马库斯的想法,他对事情突然的转变感到万分惊讶---他认为儒勒的决定不仅残酷而且没有意义,不过他也知道绝对不要去争论。

  “滚吧,小妞,滚出去。”

  诺瓦有些不敢相信她听到的。就在一分钟前,费金还认定自己将来会是他手中最犀利的一件武器,而现在,他却将她弃置一旁。他确信将自己收入帐下的唯一办法是让她在这里单独待上一段日子---之后,自己就会跑回来,乞求着加入。正如那本古老小说《雾都孤儿》中和他同名的老头对待奥立佛•推斯特时那样。

  当时当地,诺瓦决定要证明他是错的。

  “好吧,我会走的。但是我要留下一句话,裘力斯•安托万•戴尔你听着,你的妈妈永远不会真的爱你。你关在后屋里的那12个人也是一样,没人喜欢你,他们只是怕你。所有人都觉得你剃过头的样子像个傻子,因为那个发型十年前就过时了。还有,杀掉你的人会是你最亲信的那群人中的一个。”

  最后的那句话是编出来的,倒也不全是信口胡说。在马库斯的脑海中,杀死费金的念头清晰可见。

  说完之后,她转身,大刺刺地走了出去。

  她穿过那四个保镖(我饿了。啊,她竟然要走。我要冰啊。但愿妈妈没事。)和房间的其余人。在走出矩屋(Square)时(2)---这是住在此地的底层收入者对他们公寓的称呼,因为这些由联邦政府建造的居所大多是规整的矩形---从费金处感受到的最后一个念头说明,她的那些话没有激起一丝恼怒。对于费金来说,那不过是一些早就知道的事情罢了。包括他的亲信之一想干掉他,这些事根本吓不倒他,因为他正是凭借着同样的方式站到了权力的顶端,自然知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他的脑中只留着一个念头。

  她肯定会回来。然后,她就是我的了。

  诺瓦暗自发誓,宁死也绝不回到这里。

  玛尔独自来到了TPF的西南地区分局,他知道自己接下来作的事情会惹恼顶头上司。

  他早已向分局要来了所有的记录,不出所料的,他们给的信息一点用处都没有。那是因为,在西南区和南区街上发生的事情中,保存进记录的寥寥无几。

  如果要知道贫民窟里真正发生了什么,他就得找管理辖区的人谈。

  或者确切点的说,是和其中的一个人。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