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小说连载:《Ghost:Nova》第七章

作者:Keith R. A. DeCandido编辑:陈彤2009-07-11 17:17:02
导读
  如果可以的话,马库斯•纳连(Markus Ralian)实在不想继续让那女孩待在自己身边了。可当时费金毫无理由的杀死了曼佛雷德,并在几分钟后用枪指着自己的胸口,马库斯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他可不是个笨蛋。

  所以,在费金那里上了一堂小小的辩驳课程之后,马库斯回到了他在派克巷的住宅,看看还能怎么处理那个女孩。

返回《Ghost:Nova》章节目录

第七章

  如果可以的话,马库斯•纳连(Markus Ralian)实在不想继续让那女孩待在自己身边了。可当时费金毫无理由的杀死了曼佛雷德,并在几分钟后用枪指着自己的胸口,马库斯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他可不是个笨蛋。

  所以,在费金那里上了一堂小小的辩驳课程之后,马库斯回到了他在派克巷的住宅,看看还能怎么处理那个女孩。

  马库斯在派克巷长大---整个街区都是以这条街来命名的---而且,他很早就明白自己将永久地沦陷在这里了,不管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他父亲是个失业的音乐家,母亲则在科索斯的一家餐厅当厨子,拿着很低的薪水。母亲一直期望着马库斯能够获得一笔奖学金,然后到塔索尼斯城的好学校里去上学,但是他们每次都拒掉他的申请。是直接拒绝,从来不给理由。

  马库斯很快就想明白了,并不再浪费时间申请。贫民窟之外的那个世界不在乎他,他同样没必要在乎他们。既然没有了踏足那个世界的可能,就在这个世界里做到最好。他眼前只有一条路---毒品。

  马库斯周围的人,包括他的父亲和兄弟姐妹,个个都迷足深陷,吃喝嫖赌,还沾染上了毒品。他却不是个笨蛋,他看清了放纵留在这些人身上的痕迹。他的爸爸本是个很棒的萨克斯风手---只在不抽毒品的时候。可问题在于,这样的时间少之又少,这也是他被特兰克俱乐部 (Trank Club)开除的原因。在这之后,他再也没有找到过稳定的工作。

  当然了,能往上爬的只是那些卖家,沾染上烟瘾的人只能是可悲的垫脚石。*

  和其他人一样,马库斯最开始是给一个本地拆家跑货。当时掌控着派克街的还是奥菲 琼斯(Orphy Jones)。后来,马库斯爬到了枪手(Barker)的位置,琼斯却被一个拆家对手一枪干掉了。大家都叫那个人“微笑”,因为他总是面带笑容。微笑手下的头号打手是个快枪手,名叫儒勒。

  又没过多久,马库斯听到了新的传闻,说儒勒才是背后下命令的人,微笑不过是个傀儡。再一段时间后,儒勒手中的T20---那时候P220还没有出现---在微笑的头骨添上了一颗子弹。接下来,儒勒开始称呼自己“费金”,大张旗鼓地攻城略地。

  如今,任何涉及毒品,性交易或者其他地下勾当的人都要向费金进贡,或者选择被干掉。

  对马库斯来说,他要做的不过是对现任当权者表示下忠诚而已。无论那个人是奥菲,微笑还是费金,如果那人命令说:“跳”,马库斯会问:“要多高?”

  这就是你的生存之道。

  这也是最奏效的方法。于是,现在他房子的起居室都比从小生活的地方更大。马库斯的弟弟和妹妹也开始为费金工作。而且,马库斯至少帮吉塔(Geeta)摆脱了毒瘾。至于格雷(Gray),他总是在嘴上说会尽力戒掉的,怀中却偷偷揣着烟枪。

  所以当费金说他明天才会见这个读心小妞的时候,马库斯能做的只有想尽一切办法安置好这个小娘们。换作平时,他甚至不会费心去请示费金,可这女人竟然描述了关于他父亲的一切.…

  那些不愿被提及的事情让马库斯浑身颤抖。那些发生在他自己还是个婴孩时的往事,吉塔和加里都没有出生。他本以为在之后的人生里不必再去回顾---直到被那个小妞一字一句地将伤口撕开...

  他回到家中,吉塔正坐在起居室里计算当天的收入。泰卢斯(Tyrus)站在她的身边,擦拭着他的P20。吉塔看起来和平时一样的漂亮,尤其是重做了鼻子之后,那是马库斯送给她的18岁生日礼物---他知道她向往很久了。这是个很简单的手术,然而要不是马库斯发迹了,纳连家永远负担不起哪怕这样一个简单的手术。

  至于泰卢斯,他应该在那个空着的卧室里,和那个读心小妞在一起的。操他妈的,这混蛋在这里搞什么!

  马库斯摇着头质问道:“泰,你他妈的在这里干什么?”泰卢斯是个比马库斯高大强壮上两倍的人,只消用那大号的拳头就能将他的头打暴。如果是一年前,马库斯决不敢向他这样大吼大叫。不过现在的马库斯是这条街的扛把子。他能对任何人气颐魄使,这样的感觉万分棒。

  泰卢斯耸了耸巨大的肩膀:“那姑娘什么都做不了,除了在那里不停地叽叽喳喳。”

  “我说过,要你好好看住她的!”

  吉塔将泰卢斯的话重复了一遍:“那姑娘什么也做不了,马库斯。她就是蜷缩在地板上,她不可能跑掉的。”

  “这我可不管,不能让她一个人待着。”

  “马库斯,她不可能从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跑走的...”

  “她是个会传送的念能者!她完全可能背着我们逃走。”

  泰卢斯也是一征,“还是把话说明白吧。”迎上马库斯盯着他的目光,他继续说道:“她不停地说我妹妹的事情。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跑了出来。”

  马库斯叹了一口气,泰卢斯的妹妹靠跳艳舞来赚些买粉的钱。有一次,她拒绝和一个常客出台,后者在恼怒中将她活活地打死了。费金总是喜欢对忠诚的人施以奖赏,泰卢斯就是这类对象。于是,那个杀人的客人在痛楚中慢慢地被虐待致死,只是这并不能将泰卢斯的妹妹带回人世。唯有他妹妹的死,才会让这个壮汉变得多愁善感。因此,马库斯对他无法和一个不断提起这悲伤往事的人待在同一间屋子里表示理解。

  不过现在,马库斯的理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望着吉塔,带着几分责备的意思说:“那样的话,你就应该找别人进去看着她才对。她很危险。而且费金明天要见她。”

  “干了,”泰卢斯插嘴道:“你是说我们要关她一整个晚上?你知道她对比利和佛雷迪做了什么吗?”

  “当然,所以费金才要见她,不过要等到明天早上。”马库斯转身对吉塔说:“再叫些人来,要保证一直有三个人和她在那房间里,门外也要布置两个人。她只要敢动一动,就开枪。知道没?”

  “你走之前就是这么吩咐的。”吉塔抓起手机,有些愤怒的回答道。

  “没错,那样做才保险。”马库斯微微晃了晃头,抽出了他的P220,那是费金把派克巷交给他打理时给的,走进了卧室。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因为她第一次情绪失控后差点把马库斯最心爱的椅子给打破了,于是所有的家具都被挪走了。这是间内屋,没有通向外面的窗户---事实上这个公寓只有一个房间有窗户,那是马库斯的房间。吉塔说的一点不错,这姑娘要想不惊动起居室里的人而逃走是不可能的,卧室外面就是起居室,也是唯一的通路。不过,他们面对的是个念能者,马库斯绝不敢冒任何险。

  他随手将门关上,吉塔对着电话喊人的声音也被关在了外面。马库斯知道她一定能找到人的。旁边的幽洛路(Yorod)下周要进行翻修,所以至少会有4个或更多在那里的混混变得无所事事。此外,他们还能顺手解决了关于药粉货源的小问题,甚至不用惊动费金。老板会很高兴的,他有些骄傲的想着---这样的话,泽利克(Zelik)和玛琳娜(Marina)也能空下来。

  马库斯花了好一会才发现那个女孩---在一个除了那女孩就空无一物,只有50平方英尺见方(1)的房间里。这让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她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屈着腿,膝盖紧紧顶在胸上,双手严严地捂着脸。

  “走开。”从她蒙住的脸下发出轻微的声音,马库斯很努力才能听清楚。

  “那可不行,小娘。”

  “如果你一直在这里,我就不能停下来。”她的声音带着呜咽,显得无比软弱。“如果你继续待在这里,我就会知道更多的事情。我知道你父亲做过的一切...”

  马库斯举起了P220“闭嘴,谁让你说这些东西的...”

  她突然坐了起来:“那就出去。”

  一张精致的脸蛋,很衬她。尽管眼睛又红又肿,泪痕还残留在脸上,遮掩不住她的美丽。那是一种自然美,使上天的恩赐,幽洛路的那些小姐们在手术激光下获得的艳丽与之远不能比。

  美丽的面庞才更能诱惑人心,做出些蠢事来,于是马库斯像要确认一下似的,紧握手中的P220,他可不是那些做蠢事的人。

  “没有人会离开这里,小妞。费金明天早上要见你,所以你...”

  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头:“你继续待在这里的话,我就停不下来。我知道你弟弟不停地抽那玩意把自己都抽傻了;我知道你妹妹出卖肉体过活;还有你的猫死了;叫奥菲(Orphy)的那个人因为不听你的话所以脑袋开了花;你还在萤火虫俱乐部唱过歌;我还看见你爸爸把你妈妈给杀了,还有...”

  “给我闭嘴!”马库斯狂吼,大拇指拨开了P220的保险。“如果你还不住嘴的话,我发誓我会用枪把你的脸打得稀烂!”

  “那就出去!”她歇斯底里地回敬道,“我知道你有多恨儒勒。你多么想要杀掉他,就好像你想要杀掉自己的父亲一样。而且…”

  马库斯朝她的头顶上方开了一枪。

  她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文字大小:  
内容推介